葫芦岛石春德被迫害生活不能自理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二日】2003年12月9日晚,自称是葫芦岛连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十多人突然闯进大法弟子石春德家,拿出两张白纸,分别写着“搜查”“传唤”字样,连公章都没有,叫石春德签字,遭到拒绝。这些人强行非法搜家并把石春德绑架到连山区分局。石春德据理力争,指出他们的行为是违法的,他们根本不听,还不允许讲理。刘士军蛮横的说;“你要想跟我讲理,我明天就送你到一个地方去,你到那儿讲理去吧。”接着,他们竟然在没有履行任何法律程序、手续的情况下,把石春德绑架到拘留所,七天以后,又把石绑架到劳教所,非法劳教3年。也没有履行任何法律手续。刘士军是此次违法行为以及后来非法将石春德拘留、劳教的策划、审批者。

在劳教院里,石春德依据法律写复议书,但信被刘国华(六大队长)、杨连元(管理科长)扣压,石春德多次找到刘、杨追问复议信的事,他们敷衍搪塞说:“上边没批,五六个月没回音。”刘国华说:“没人管你的事,人家上边一看法轮功的事,谁也不能管,共产党这一套你还不知道?它是打击法轮功的,你只要跟法轮功沾上点边,说判你几年,就判你几年,哪有你喊冤的地方?你就老老实实的在这儿呆着吧。“

从分局到教养院,法律这条道走不通,石春德被迫绝食抗议。2004年7月26日下午3时,恶警王永明(六大中队长)、范永杰(中队长)、宋云彬(教导员)三人在喝酒后把石春德拖进值班室,关上门,用两根电棍加拳同时打。轮番打半个小时,其中王永明打人最狠,他的拳左打,右打,上打,下打,他的脚左踢、右踢,前踹,后勾,每一拳脚都很重,致使石春德口流鲜血,牙齿松动,头、脸肿胀。后背被电击许多泡,头昏、耳鸣。他们强迫石春德“转化”、吃饭,均遭到拒绝,这一天是石春德绝食第十天了,并且拔掉了插管拒绝灌食。这三个警察原来打算下午带石春德到医院插管灌食,出门手续都办好了,中午会餐喝酒后,改变主意。打完石后说,累了,今天别去了。四天以后,又带石春德去医院插管。石春德把三个警察打人的情况反映给刘国华,刘矢口否认:“谁打你了?没人打你,我都来问过了,没有打你。”

2004年8月20日前后,刘国华加重迫害,他首先拿出所谓“中央文件”,省文件恐吓石:“上边说了,对绝食抗议者要加重处罚,异地教养,重者判刑等等。”但并没有吓住石。这招失灵,刘国华又出毒招,强迫石24小时不许睡觉,坐板、体罚,强迫读污蔑大法的书(同时遭迫害的还有大法弟子杜金才等人),即使这样也没有达到目的,刘国华气急败坏又出第三招,他布置几个普通教养人员(都是在社会上敢打敢骂、心黑手狠之人)殴打、体罚、侮辱石、杜等人。用拳脚、棍棒、竹管乱打,恐吓、逼迫“转化”、吃饭,石的腿被踢伤,从此走路困难,听力、视力下降。主要凶手有齐营(连山区虹螺岘小寺村)、裴小非(绥中人)、袁兵(化工厂电焊工),还有几个人因为不愿打法轮功学员,被恶警王永明臭骂乱打一顿。

为了让更多的人都打法轮功学员,刘国华、王永明还安排一些最能打人的人,喝令他们谁要不敢打法轮功学员,就揍他们,因此许多还有善念、正义和有人性的人,只因为不愿打法轮功而挨了不少骂。对于那些打人者,石对他们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讲真相,他们不听。齐营蛮横的说:“打别人违法,打法轮功有功。”袁兵说:“要没有上边的意思,我们敢打你吗?”石把他们打人的情况告诉刘国华,希望他制止。刘国华说:“打你活该,我管不了他们。”刘国华又说:“管你们这种人就得用他们,你知道他们都是什么人吗?和你这种人就得用人渣。”当石春德把这些情况反映给庞国栋(副院长)之后,庞国栋听了一声没吭(后来这三人都得到奖励,提前解教回家)。

到了8月25日,石春德已经绝食40多天了,而且几天来一直被体罚、暴力虐待,身体十分虚弱,头晕、走路困难。中午过后,齐营、袁兵、裴小非等人被刘国华、王永明叫到办公室去了一会。回来后,三个人突然破口大骂,威胁石、杜等人必须“转化”、吃饭,否则就要挨打,并炫耀他们打人的本事如何高、打人的手段如何狠。石春德拒绝他们并讲道理,劝他们。他们不但不听反而大打出手,拳脚相加,还有棍棒,打了一阵之后,他们被王永明叫到办公室去了。一会回来问石春德:“吃饭不吃饭?王队长把两根电棍早已充好了电,就等你一句话呢。”石春德说:“不吃!”他们又接着打。又过了一会,王永明问:“怎么样了?”齐营说:“他还是不吃饭。”王永明说:“把他整过来。”石春德被弄到值班室小屋内,扒光上衣,由袁兵按住双手,坐在地上。刘国华、齐志平(副大队长)坐在沙发上看着这一切,两根电棍还在充电,旁边放着一盆凉水,整个房间充满恐怖气氛。王永明阴沉着脸问:“吃饭不吃饭?”石春德回答说:“不吃。”王永明马上拿起两根电棍同时击打石春德的腋下,边打,一边恐吓,一边问:“吃饭不吃饭?”直到两根电棍都打没电了,接着又拿去充电。刘国华一边看着一边软硬兼施,石春德被迫吃饭,但拒绝“转化”。这一天杜金才曾被打昏过去,泼上凉水后醒过来,以后又被电击两次,他仍然拒绝吃饭。

长期迫害使石春德的身体出现了严重的病态,头晕、腿疼、经常摔跟头。到2005年5月已经不能走路,上厕所由人背着,使用坐便(一个破椅子),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医院检查出重度高血压,脑供血不足,腰腿疼,视力模糊,耳聋等多种症状。石春德的家人多次要求回家治病,刘国华、高桂荣(女医生)百般阻挠,庞国栋说:“‘转化’才能治病。”石春德拒绝“转化”,再次绝食。104天以后,石已经瘦得皮包骨,体重由153斤下降到93斤,失去60斤。恶人害怕石春德死在院里,在2005年9月8日放石春德回家。

四个多月过去了,石仍然走路困难,生活不能完全自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