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紧随师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三日】

一.找到属于自己的家

我今年已经77岁了,朝鲜族。没得法前,贫穷的生活折磨得我一身病。丈夫死后,就想随他而去不想再活了。94年我去承德避暑山庄小叔家散心,有缘喜得大法。在那里学会了动功,买了一本《中国法轮功》,但那时就是为了身体和分散一下精神。回到自己家后又学会了打坐。因为我不认汉字,有书也看不了。但和同修接触中,我知道这不是一般的功法,渐渐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是为了返本归真。这回好了,我要跟师尊回归到属于自己的家,心想我可不能再想死了。此时一生的辛苦、委屈与劳累一扫而光。心里憋不住的高兴,见谁都笑。所以我就对孩子们说这功我是学到底了,无论遇到什么事儿,谁也动摇不了我的决心,不长时间我身上积累的各种要命的病都好了,这就更增加了我炼功的决心。孩子们看到我身体的巨大变化,无比敬佩大法的神奇!

各地炼功点都成立学法小组,我不认识汉字,为了听同修读法,参加一个小组还嫌不够,就一天跑几个组。看到同修们个个都精進无比,我为不认汉字心里焦急万分。一次早上炼完功,向一个女辅导员打听有没有朝鲜语《转法轮》,他说还没听说有。回家后我心里真不是个滋味,我学法怎么这么难啊!如果没有书还不说什么,现在每天双手捧着大法却一个字不认识,心里别提多难受了。眼泪不知不觉从脸上淌下来。我抱着书不知道什么时候坐着睡着了。

我做了一个梦:我上了一个老高老高的地方看到一个大神仙,他那样子和画里的寿星老差不多。他问我上这么高干什么来了,我赶忙对他说:大神仙你教我认字吧,我好读大法呀,他看了看我就说:回去吧,我帮助你。就这么高,我也下不去呀!他说你闭上眼睛我把你送下去。当我闭上眼睛后,感觉我是在天上飘,舒服极了,从来没有过这么舒服。真想这样飘一会儿。醒来时,发现自己还在躺着呢。第二天早上一到炼功点,那个辅导员朝我摆手叫我过去,告诉我你要的书来了,我双手接过朝鲜语《转法轮》,心里激动万分。眼里含着泪水,双手合十,对着远处的天空,说:谢谢师父帮助,这下弟子能读大法啦!

这时,长春大法弟子又掀起学法热潮,我不认汉字成了障碍,这不是被人家远远拉下了吗?有一天,我突然悟到:自己也有眼睛和手,别人能读,我也能读,别人能抄,我也能抄。再说我都修二年了,也应该认识汉字了,一天认一个字,一个月还认30个字呢。这回我下决心,说什么也不能被同修拉下,我要双管齐下,一边认字,一边抄书。没進过校门的68岁老太太要抄书,做起来实在太难,不知字的笔划哪里开始下手,握笔的手不听使唤,字写出来大大的,歪歪斜斜连我自己看都不象,我心想不管我从哪下笔最后写出来都是一个完整大法字,我不断的鼓励着自己。

写了好几天才好看一点。后来一个同修告诉我用格纸写。《转法轮》的第一段“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听得次数多了就记住了,对照着字一边念一边抄,写到不认识的地方,随时问身边的家里人或街上的小孩。这样一边学字一边抄,就是走亲戚、看朋友,我也随身带着大法书、笔和方格本,走到哪,在哪抄,一本书用了一年时间才抄完。在抄法的过程中我悟到很多法理,感觉自己在飞快的升华着。这时《转法轮》上的字几乎我都认识了,儿子办的出国手续,我无意的拿起来一读,儿子惊讶的不得了。什么时间认识这么多字,妈,你真神了,以后我也学大法。等我抄第二遍,抄到第二讲时,7.20开始了,大法弟子走向了证实法阶段,再也没有时间坐下来抄下去,到今天还感到遗憾呢。

二.大法遭迫害坚持户外炼功

恶党头子出于妒嫉,仇恨大法,99年7.20开始迫害大法,那时正是全国掀起修炼大法高潮的时候,当时我就想师父和大法都是清白的,被他们说的乱七八糟,这怎么能行呢!但是干着急不知怎么去做。大法弟子们开始走出去证实法,向政府和世人讲清事实真相。随着恶党迫害大法的步步升级,旧势力操控着世间恶人,采用极端邪恶的破坏性的检验大法手段,给大法弟子证实法带来不可想象的困难,那段时间师父在国外看着弟子,虽然一句话也不说,却深信弟子能闯过来。因为大法早已在人们心中扎下了根。

大法弟子们不论男女老少个个不畏生死,有的风餐露宿,绕过围追堵截顶着巨大压力進京,本着一颗慈悲之心,利用各种形式讲真相证实法。为师父和大法鸣冤,不断的唤醒世人,这些事迹鼓舞了我。看到大量被抓回来的大法弟子,我的心痛到了极点,但我心里明白,不管怎么样我都要行动起来,不能被邪恶吓住。决定第一步先出去炼功。我们的炼功点环境幽雅,位于河边,国家不让白天炼,我就起早2点钟去炼。兜里装一个小录音机,这样我们三人坚持一冬天。

要过年的前一天,我去晚了点,炼完动功。刚开始炼第二套功法抱轮,当时天还没亮,突然来了一辆警车停在坝上,从车上下来三四个警察向我们扑来,我们一想大法的事还没做完呢,不能叫你们抓住啊。我们撒腿就跑,我这么大岁数哪能跑过他们呀,最后我们都被抓回来塞進警车。在车上跟随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拉到派出所后有一个恶警声嘶力竭冲我喊起来:国家都不让炼了,还炼,是不是反对国家?我真诚而平静的说:我们不反对国家,这么好的功法怎么就不让炼了呢?我心里纳闷,总想找个机会跟随你们唠唠。

下午,一付癞蛤蟆脸相的所长对我们破口大骂,骂够了,对身边的人说:给我狠狠的收拾他们,才“哼”的一声走了。他们又用车把我们三人拉到分局政保科。那个科长吹胡子瞪眼睛,不怀好意给我们整理材料准备送我们劳教。可能怕老太太家属来闹,不得不电话通知一声。儿子接到信儿后,马上赶到这里和他们交涉讲道理,按规定超过60岁不能劳教。他们知道自己理亏,最后说:看你这么大岁数就回去吧。另两个同修当天晚上被非法送到拘留所。就在我离开分局时,那个科长还死不甘心,恶狠狠的指着桌子上的材料对儿子说:看你妈还这么坚定,回家好好劝劝吧,下次可不行了。后来那两个同修,男的被非法拘留三个月,女的被非法劳教一年。

三.左手腕粉碎性骨折照常贴真相

在证实法的关键时刻,我过了一大关。4月28日晚上睡觉前,在卫生间洗脚时,不小心滑倒,左手插入马桶的流水孔中,别住了拔不出来,我喊来儿子,顺势拔出来。儿子扶我站起来后,一看左手抬不起来了,儿子和媳妇都吓坏了。我说没事,我是大法弟子。可是他们不由分说把我送到医院。经医生检查确诊为:左手腕粉碎性骨折。为了把骨头接好,一个医生把我抱住,不让我动,另两个医生抓住我的左手使劲的往出拉,因为筋缩回去了。当时把我疼的全身是汗,几乎休克过去了。接着打上了夹板,弄个带子把胳膊吊在脖子上。媳妇又开了一些活血药,把药方拿到手里后,随后手揣在兜里说,我不吃药就能好,家里人都知道我对大法的坚定之心,无可奈何的笑了笑,没说什么就打车回家了。

头一天把我疼的一夜没睡着觉,硬是挺过去了,第二天疼劲就轻多了。以前我几乎天天出去向众生讲真相和发材料,这下家里每个人都看着我,不让我出门半步,心里真着急。到第三天我可以挎着胳膊在地上来回溜达了,家里人看我没啥事都上班去了,我又可以出去发材料讲真相了。我去的第一个地方就是桥头公园,受伤的左手不听使,扒开不干胶很费力。贴一圈真相传单用了很长时间。后来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公园就有人看着了。第二天再去的时候,那人看我挎着胳膊,又是个老太太,没把我放在眼里,就走了。我一看机会不能错过,照常又贴了一圈。

这几年来,我凭着对大法坚定的信念,救度众生的一颗慈悲之心,不管外边邪恶风声松也好,紧也好,从没把资料放在家里不敢发出去,不管遇到多大困难,我都是尽快把这些资料送到他们手中,争取早日得救,救人要抢在时间的前头才行。

四.邪恶猖狂救度众生不停

2002年是大陆邪恶迫害大法发疯到极点的一年,但大法弟子不畏生死,在各个层次面以各种方式全力以赴讲真相。3月5日长春插播“天安门自焚”真相,引起邪恶十分恐慌,据说身在北京的魔头气的发了疯。一时间大量特务、610人员、街道办事处纷纷出动,那次长春有5000多大法弟子被绑架。大部份协调人都被非法抓進监狱等,取资料出现了困难。我知道后将生死置之度外,在关键时刻主动承担了接取真相资料的任务。每次来的材料很多,大包小包的。有时拎起来很费劲,邪恶对材料虎视眈眈。

记的一次接上头后拎起一兜刚走不远,就发现后边不远处有个穿警服的人跟踪我。当时我有点紧张也有点害怕,但是想起我是大法弟子时,很快就镇静下来了。心中默念师尊教我们的除恶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我稳住自己,依然不慌不忙的向前走着,正念也越来越强。我一定要把材料安全的带回家,这是救度众生的东西,谁也不配拿走。当我路过家门口时,又转了一个方向接着向前走,不能让特务阴谋得逞。一会儿,回头一瞅,不知什么时候特务不见了。心中一块大石头落了地。我知道是师尊保护了我。为了安全起见,后来取材料地点换地方,新地方离我家很近,街坊邻居看到我拎着大兜往家走问时,我只好临时找个理由搪塞一下,但我尽可能的避开他们。

取真相材料都是白天,家里人都上班去了,只剩下我一个人,到现在他们也不知道这件事。有时来的材料较多。这些材料都有经过叠好后才能往出发。白天家里有串门的,不方便,只好夜里做。晚上等家人都关灯睡觉时,我也随着关灯,因为他们是常人,尽量不让他们知道为好。听见他们睡着后,我就起来,为了隐蔽也不开灯,只是借着马路上的灯光,把材料拿来出来摆在床上,一张一张的叠好,每50个为一捆,用皮筋绑好,用时带着方便,材料多时叠到下半夜2、3点钟。和我一起发的一个老太太,手脚慢,家里不方便做。每次我都把她那份叠出来。大法工作谁能做谁做,我心里就想着众生,经常一天只睡一会儿觉,也不觉的困和累,走路还轻飘飘的。为救众生我有使不完的劲儿。

五.度过病业关证实大法

7.20以后,有一次消业,就象心脏病犯了。全家人都慌忙的围过来,并找来速效救心丸叫我吃,那阵势我要不应付一下,他们是不肯罢休的。没办法我把药接过来攥在手里说:先休息一会儿再吃,等没人了就把药扔了。我丈夫死后,好药有一箱子,自打炼功后再没吃过药,身上的动脉硬化、高血压、胆囊炎、肾炎等那些病全好了。事后儿子高兴的说:速效救心丸还真管用,我笑着说你当我真吃啦,你们一走我就把它扔了,不信你看看床头地上是什么。儿子看后默默的点点头,打那以后,不管我身上再有多大的反应,从没提过让我吃药和上医院的事,因为他相信大法是无所不能的。

六.“老妈不吃药就坐床上抄书,骨折就接的这么快”

有一次我去外地矿山,以70岁老朋友祝寿之名去讲真相。他们那里地方比较偏僻,大法真相材料很少,我每次去都带去一些材料给他们,并把正法的新形势讲给他们听,他们见到我高兴的不得了,我又组织他们一起学法,找不精進的同修切磋,让他们跟上来。后来在马路上一辆自行车从我身后撞过来,前轱辘从两腿中间出来,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一下子把我撞倒在马路牙上,那辆自行车也随着人倒在地上,我新买的一双皮鞋也划破了。

我起来坐在马路沿上一看,左脚方向错位了,脚尖朝后脚跟朝前。我一看这哪行啊,我硬是双手把它扭转过来,我是最伟大的法造就成的,这不算什么。想到这里我一猛劲起来,支撑着走了十几步,就痛的我再也走不了了。此时我身边一个亲人也没有,撞我的那人要扶我上医院,我说我是炼法轮大法的不怕,你走吧,那人一看老太太脚被撞成这样,也害怕了趁此机会赶紧走了。

路是走不了了,我只好打一辆出租车到了女儿家。一家人看到我这样子都吓坏了,说什么要马上送我上医院,我平静的对他们说,孩们别害怕,要上医院我早就去了,还用等现在呀?姑娘啊,妈现在和以前不一样,妈现在是大法弟子,什么样都不怕。他们知道我炼法轮功,无可奈何的只好依着我。脚伤了我不怕,走不了路,我也不怕,就怕不能和大家一起学法。因为我不认识几个汉字,自己读不下来,只能靠别人读,我听,女儿家的人白天都上班了,这可怎么办呢?大法弟子一时一刻都离不开法,我把大法书抱在胸前急哭了。后来想,这也不是办法,我就把随身带的笔和方格本从包里拿出来,开始接着抄大法,尽管绝大多数的字我不认识,只能照样子画道,但是我心想,反正是法,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我叫人把小炕桌放在床上,骨折的地方放低了就疼,我搬过来一个枕头把脚放在上面,这样我就抄起来,一个月后我的脚完全好了,这一切女儿一家很惊讶:老妈不吃药就坐床上抄书,骨折就接的这么快,大法太神奇了。

七.来自儿子的“考验”

师父说过在修炼的路上始终都有对你坚定不坚定的考验。我有一次参加法会回来晚了点,儿子就对我大发脾气(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国家早就不让炼了,你本身也是党员,这不是和国家对着干吗,将来全家不都得被打成反革命啊!当时还没有悟到这是背后旧势力干的,我没守住心性也来火了:别说那话,不让我炼,除非我死了。儿子一听真是气急了:那好,你炼吧,我不活了。说着用头对着暖气片撞去,我和他媳妇赶忙一人拽一只胳膊,儿子一看这时妈妈还坚持,就给舅舅和舅母打电话,找来了我妹妹和妹夫。我气的一头躺在床上不理他们,想到大法这么好,国家迫害我们,儿子也不理解,就伤心的哭了。他们一看明知道劝不了我,还说谁家有炼法轮功的都不消停。妹妹说:姐,为了孩子,就别炼了。我坚定的告诉他们:谁也阻止不了我炼,我身体原来啥样你们心里都清楚,成天打针吃药,身上没有不疼的地方,这一切不是师父给的吗?我怎么能不炼呢。他们不说什么了。第二天我又照常去炼功点炼功。从那以后家里人再也没有阻止我炼功了。

八.师父说了算

看着国家(中共)对大法的打压步步升级,当时我想上访也没用,接待我们的都是警察,不让我们说话,见面就抓,成天广播、报纸、电视给我们无中生有造谣,煽动不明真相的广大群众来仇视大法,我想得把真相告诉世人,不能叫他们上当。我们大伙研究之后,决定在星期日上午出去炼功证实法,让世人知道法轮功还存在。

到了那天,只有我和一个老太太,其他人有事没去,怎么办?还证不证实法,大法弟子对法的坚定之心是无所畏惧的。我们俩一合计,两个人也同样能证实法。在一个马路旁边宽敞的地面上开始炼功。炼完三套动功接着炼抱轮,时间不长就有人往下拽我的胳膊,并且说老太太别炼了。睁开眼一看,我们两个一边一个警察,他们强制的把我们带到附近的派出所后,凶巴巴的一面嘴里骂着脏话,一面又猛劲的打了我们俩一顿大嘴巴。只觉的脸上热热的发木,但不疼,因为星期天派出所其他人都休息,他们俩是值班的。打累了他们就坐在椅子上给所长打电话。说根据举报抓住两老太太炼法轮功的,一个60多岁,一个70多岁,应该怎么处理?所长说那么大岁数,放了吧,否则,百姓会指责我们的,以后不好开展工作。但是,这两个恶警还拖着不放,并打电话叫来了家属,我们俩的儿子来了以后,他们又留我们到晚上九点多才放。通过这次我更加体会到了法的威力:放不放其实全是师父说了算,就看你正念强不强。

九.警察骚扰正念清除背后的黑手烂鬼

2002年3月5日,长春在全国首次插播“天安门自焚真相”,约有30万众生观看了这一节目,邪恶发了疯,绑架了5000多大法弟子,凡是知道炼功的人,人人过筛子。晚上十点多钟,他们来到我家把我叫醒,我睁开眼睛一看有两警察,一是岁数大,一是年轻的。那个岁数大的张口就问:老太太还炼不炼?我非常干脆的说:炼哪,没有大法我活不成,我的命是大法给的,你说能不炼吗?两个警察一听生气了。我儿子在一旁用朝语说:对他们没人性的东西,他们说让你進去就進去。撒个谎吧,就说不炼了。我也用朝语和儿子说:我们是修炼真善忍的,不能说假话。当时面对邪恶我没动心。不知怎么的他们再没说什么,就气冲冲的走了。儿子真是害怕了,我一有时间就发正念。清除背后操控他们的黑手烂鬼。打那以后他们再也没有到我家干扰过。

有一次半夜,我正在打坐,来了三个人,一个是居委会主任,两个警察。進屋后不容分说,就开始抄家,和土匪没什么两样,屋里被翻的乱七八糟,后来在一个手提兜里找出一本《转法轮》,这么宝贵的大法书怎么能落到他们手中呢。我不顾一切上去抢:这是我的命根子,你们不能拿走!他们都是年轻力壮的人,最后还是被他们抢走了。我心里难受极了,眼泪几乎流了出来,我儿子跟随他们讲理:你们凭什么抄家,有搜查证吗?他们在恶党的授意下可以为所欲为,根本不听。这样午夜我被绑架了。我儿媳妇马上给我妹妹、妹夫打电话,告诉他们这里发生的一切。我妹夫骑摩托车跟随在警察后面来到派出所,那天直到下半夜,才把我放回来。出派出所前,我要求他们把大法书还给我,可是他们不但不还,还威胁我说:在这里还敢要书。没书的那几天,我真是感到没着没落的,后来我终于又请了一本《转法轮》,心才安静下来。

十。挂条幅、大法护身符、真相广播喇叭、贴大法真相标语救度众生

我几乎每天都出去发、贴真相材料,大多数都是晚上出去。有一年冬天的一个晚上,我发完材料后,灯光一晃,辨别不出方向了,在离家很远的一个立交桥附近转来转去。没办法,后来只好叫来一个出租车把我拉到了家。我从没因此而退却过。

2002年秋天,我妹妹家请我到饭店吃火锅,饭桌上还有一个外地的侄子,我嫂子也在场。因为我计划好天黑后,出去挂条幅,震慑邪恶,应付着吃了一会儿,就退出去了。急忙来到家后,正是晚上7点半钟,天黑黑的,我把六个条幅叠好放在身上,每个条幅两米长,红、黄、绿三种颜色,来到桥上一看,有人看着,没有机会。就转到临河公园,整个公园没有人,六个条幅分别挂在墙上、树上、凉亭柱子上摆正后,我就高兴的回家了。谁知第二天上午九点左右,两个警察在公园边上没好声的嚎叫起来。一连三天,警车和恶警不离公园,警车叫了三天,恶警也找了三天挂条幅的人。一个同修慌忙来到我家说出什么事了,这几天警车老是叫个不停。我告诉她事情经过后,她说:先不要出去发材料了,挺几天再说。我只是笑了笑说:我们是神在人中,邪恶什么也不是,该做什么就做,管它干什么。

每当要过农历年新年时,我都挨家挨户去挂大法护身符,等到第二天早上起来他们开门取,使与大法有缘之人保平安,同时感到法轮大法对众生的慈悲,有时正赶上开着门的人家,我就直接把护身符送到他们手中,大多数众生心里都很感激。

为了更广泛更有效的救度众生,把大法弟子受迫害的真相告诉他们,2002年冬天,长春大法弟子自发的决定在12月21日长春法轮大法日这天,放定时播放大法真相的广播喇叭。我当然不能落后,这天晚上有的功友将真相喇叭放在街道办事处的楼层顶上,有的放在人群聚集的地方。我把喇叭放在一个居民小区中的树丛中,后来觉的这个地方人少,效果不大,就把它又换到一个路的旁边。喇叭按时响了,声音很大,响了40多分钟,直到真相全部播完,也没人拿走它。我很高兴,心想:这东西这么好用,应该取回来再次利用。我去了同修家,把我的想法说了,开始那个同修同意了,下楼后,来了怕心,就回去了。我不放弃,决定一个人去到那,一看有人看着喇叭。可能是我的表面被那个人看出来了,他的眼神盯着我不放,当我发觉不对劲时,就返身往回走。那人一直跟随着我,我拐弯,他也拐弯,他始终不紧不慢和我保持一定的距离。怎么办呢?路过一个食品店时,我灵机一动,就大大方方的走進去,买了几个橘子用塑料袋装上,拎着出来。再一看那人没了,这样我顺利的回到了家,这是师父给我的智慧。后来听说那喇叭是一次性的,不能再用,但我不后悔,我觉着只要符合大法的要求就去争取,尽到自己应尽的责任。

中国北方的冬天腊月最冷,冰天雪地。满马路是冰,马路很滑。天黑后我和一个同修出去粘贴大法真相标语,马上要贴完眼睛只顾找地方贴,却忘了脚下,不慎掉進了下水井里去了。井里没有水一人多深,井沿上全是冰,光溜溜的,双手什么也抓不住,有劲使不上,想尽办法也无法上来,那个同修伸手往上拉我,可是因为她个子小地面又滑,不但没把我拉上来,反而她也被拐下井来,我们俩都上不去了。夜越来越深了,四周漆黑一片,借着远处的灯光,能辨别出家的方向,怎么办哪?那时,心中只想为大法做事,关键时刻,还不能用法来要求自己,但心里并不怕。后来我想了一个办法:我用双手十指尖放在井边冰上,过了一段时间冰被我的双手指溶化了,身体经过休息一会也有劲了,来了信心,就用双手抠住溶化的地方,那个同修从下边往上推我,这样费了好大劲,最后终于爬上来了。我松了一口气,把她拉上来,我们一边向家走一边又把剩下的大法真相材料贴完,才轻松的回家。

我发真相材料时,师父一直在帮我,使我没遇到任何意外情况,这其中有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记的走到一个楼的电控门时,看着大门紧闭着,无法進入,心想这里的众生不能不管啊,我得把材料给他们。这一念就听咔嚓一声,门开了。当时我想有人出来了,等了半天也没有人。我什么也没想就進去,从一楼到七楼把材料发完。后来和同修说起这事,同修说那不是师父给开的吗!这时我才悟然大悟。有的时候只要一想把真相贴在电线的高处以免别人撕去,等第二天一看,我昨天把它贴的那么高呀!不可思议。有的时候正贴真相时,警察过来看了半天,好象头脑麻木了,什么也不说就走了。这几年大法的真相材料经我手发出去上万张不止,从城市到农村,直至边远山区,从没感觉到累。

十一。劝三退

大纪元了表《九评共产党》以后,正法進程又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全世界大法弟子早已形成一个整体,充分利用各种有利条件讲《九评》、劝三退,清除众生身上的共产邪灵。我想劝三退要从家里开始,让儿子他们退出恶党实在不容易,不容易也要做。我是恶党党员,一个同修帮我把我的退党声明写好后,揣在兜里先不急着发出,得想办法说服儿子随我一起退。两个儿子,大儿子是一个外地大公司的副总经理,二儿子是一个很有名气的公司中层领导,他们两个从小就受恶党邪理教育,大儿子吃住在公司,轻易不回家,这几天正好回来了。我心中琢磨怎样开口,其实我为这事已三天没睡好觉了,二儿子也来看哥哥来了,我决不能错过机会。你看平时说点别的张口就来,劝孩子三退就有很多顾虑。我查找了一个原因就是自己有怕心,怕儿子不接受,反而当笑话。我没上过学,儿子他们都是大学毕业,自己被这种观念障碍住了,后来我归正了自己:我是大法弟子,是最伟大的法造就的,你就是美国大学毕业,当联合国主席仍然是常人。我也照样有能力救度你,我是为众生的生命负责任。于是我鼓起了勇气,在他们面前我严肃的讲了三退的事,儿子说哪有那个事啊,我把我的退党声明拿给他们看,说你看我都退了,又接着给他讲。儿子看我着急的样子就说:那我就退吧。我说那得写个声明才能表明是真心的,大儿子认真的写了一个退党书面声明,又让弟弟和自己的媳妇把名签上,交给了我。这下我的心才落地了,大儿子问:孩子们都退了吗?我说早就退了。

第二天,我找邻居一个老太太,我知道她老头不是一般人,后来才知道退休前是一个劳教所的中层管事的,我和这个老太太很熟,老太太很相信,就怕老头不相信,让我找她老头说说。我去她家進门招呼过后,坐下就讲《九评》。最后讲到国家迫害法轮功,他都听進去了,最后老头说:党一个月给我开2000多元钱,我没理由退啊,再说我儿子没有一个下岗的,他们生活有比我都好,家家有车,还有开药店的。我说退休工资是你以前每月工资扣除的,天经地义就得给你,那马路上捡破烂的国家咋不管呢,我今天是来救你的,咱们邻居一场,不能看到你有危险不管你。她老伴在一旁附和着,在我的劝说下老头把自己、儿子全家、姑娘全家都写上了,光党员就17个,加上团队一共退了30来个。

我的亲戚多,这都是和我有很大缘份的,我不能不救他们。我小姑子家三内弟是镇长,四内弟家人也很多,还有亲家退休前是个县长,他们都住在一个地方。我大老远的坐车跑到他们那呆了5天,开始时他们不听,我有时被他们带动了,和他们争辩起来,但最后我用大法、用师父的大慈大悲来切身实际的为他们着想,感动了他们,老少共退了一百多人。

2005年6月,我的嫂子过生日,我以祝寿为名去了她那里,来了很多人,机会难得,讲九评,劝三退带去的真相材料发给他们,分发给他们护身符,他们都明白恶党的所作所为,这次把我娘家人又退了一百多,其中有一个是清华大学要录取的学生,还有一个是律师和一个高级工程师。

前年秋天,是我二儿媳妇的舅舅,是个物资局长,他来到我儿子家后,我听着信儿,马上赶过去,这老头很固执。几年来的证实法,我的正念越来越强,讲九评劝三退针对什么样的人也有一定的经验,师父在《洪吟(二)》中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经过一番细致的揭露恶党成立以来对人民犯下的种种罪行,最后他终于认识到了共产恶党的邪恶,不但自己写了三退,还把儿子、女儿全家人都报上了名总共20多人。

想来想去我总觉的落下一个人,后来想起来了,是我二儿媳妇的侄儿,我急忙找到他,孩子当时就退了团,又一个生命摆脱了恶党邪灵,得救了。

这几年凡是能贴上点亲戚的,我都去接近,救度他们。每次出门坐车给司机讲,给路上的行人讲。在家给亲人讲。凡是能接触到的人,都给他们讲了九评和三退,用大法弟子的慈悲去唤醒他们,有些以前误解大法的都有改变了思想。就是我儿子带去深圳南方旅游,一路上遇见人,能讲几句就讲几句揭露恶党迫害大法,虐杀人民的滔天大罪。我就是要告诉身边的每一个众生尽快脱离恶党组织,不能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光有钱有地位、脸面上的风光保不了自己的平安,必须彻底认清恶党的真面目,三退保平安是头等大事。

为了证实法轮大法,几年来我从没懈怠过,在邪恶最猖狂的2001年我绕过围追堵截,到过北京天安门为大法伸冤,又曾多次不辞辛苦的去外地寻找与我有缘的人,讲真相、揭露恶党、劝三退。每当有危险时都是师尊为我化解了,做了与我同等年龄的人无法想象的事。尽管这样,我总觉的与大法的要求还差的很远,面对这么多众生和大法弟子身负的使命做的很不够。师尊在多次讲法中,对大法弟子都寄予了无限的期望,同时又给了至高无上的荣耀,我们做不好三件事,怎么能相配呢。在这里我劝那些至今还精進不起来的同修,不要被眼前的执著障碍住自己千万年的等待呀!师父把法讲的这么明了,时间不等人哪!赶快加入到正法的洪流来吧,不要让你的众生失望啊!

(根据大法弟子口述整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