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到了光明修炼之路

【明慧网2006年8月13日】我于98年正月有幸喜得大法宝书《转法轮》,我对着师父的法像说:“师父,我有救了。”我找到了往前走的光明修炼之路。我激动不已,泪水不断的流。

苦难人生

我小的时候就很苦很累,16岁时父亲去世,姐姐出嫁,小弟才12岁,我们母子三人苦苦度日。我那时在生产队里靠挣工分吃饭,我一个小女孩天天在地里干活,干慢了不行,干快了也不行。人家说我们吃别人的血汗,忍受了整整10年的痛苦。我26岁结婚后,家里特别穷,怎么干也不行。生活上又有不顺心的地方,加上妯娌之间又有矛盾,导致自己得了好几种病:心脏不好、胃痛、心慌、肝炎、半块身子麻木、腰痛,看医生、吃了很多药也治不好。各种苦难加在一块,使我心里产生不想活的念头。我含着泪不知问过多少次苍天,为什么来在世间这么苦,我对生活失去了信心。

得法破迷

得法后,通过看书我明白了许多不解之谜,知道了人得病和不幸都是自己以前做了不好的事,产生的业力造成的。从此以后我走入了修炼,我以法为师,以“真善忍”为标准;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好人,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做个道德高尚的人,有矛盾向内找自己的原因,不怨不恨。

在不断的学法炼功中,师父就给我清理身体,全身的病不治自愈。身体好了,人也精神了,干活也不累了,矛盾也解开了,也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完全变了一个人。

师尊看护

在大法的修炼过程中,时常感悟到,师父就在身边,看护着,保护着我。2002年7月,我到房上拿一根铝合金的门窗料,不小心碰在了380伏的高压线上,我被吸到了空中,电击全身,从房上掉下来,电烧的全身是伤。嘴里,鼻子里,耳朵里都是血,血流全身,当时好象身子和头分开似的,因为我的下颌和牙都碎了。瞬间,我就想到是师父的弟子,求师父救我。村里人看见了此时的情况,都说我活不了了,可我心中明白,要坚定正念,坚信师父。我说没事。家里人急忙把我送到县医院,医生不收,说伤的太重了治不了,又送到石家庄医院,拍片检查后说要做手术,两面脸割开,里面上下钢板,要押金8000元。当时我说不住院了,我有师有法没事,我凭着对大法对师父的坚信,毅然离开了医院回到家。因为我的头不能动,当时不能炼功,就是学法,默默的背法。夜里不能睡觉,不能躺倒,我痛的承受不了时,师父苦心点化我,给了我无量的勇气和坚信。

20天后奇迹出现了,我的下颌长好了,身上的伤完全恢复了,一个药粒也没吃。村里的人感到非常惊奇,我就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也亲自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而且他们都说我脸上没有伤疤,比原来还长好看了。我激动的泪水流个不止,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父的感激之心。而这一切都是慈悲伟大的师尊为我巨大的承受和无限付出还来的。感激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坚定修炼

99年720后,大法与大法弟子经历了人世间邪恶至极的疯狂残酷的迫害,毫无人性的邪恶铺天盖地的血腥迫害。我是大法身心受益者,大法蒙难了,我要以我的亲身经历证实大法,不管白天黑夜,为了证实法,讲清真相,揭露邪恶,救度世人,做好我应该做的一切,救度被谎言蒙蔽了的更多可贵善良众生。

2002年春,我和同修B到涞源县的亲戚那发真相传单,一夜步行了50里路,好几个村,3000多张传单挨家发完。电线杆上用红漆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标语。回家后第九天,同修B在家中被恶警绑架,劳教三年。这些恶警又三番五次到我家骚扰,抄家4次,使我有家不能回,只好流离在外。

一次半夜11点多,涞源县的罗东生、白树天、张方和阜平县的马宝忠等8名恶警闯入我家,他们抓住我丈夫说,只要交5000元钱,此事就算了结。我丈夫没有配合。家中10岁的孩子和85岁的老人精神上受到极大的打击。

2005年农历十月十五,县公安局、乡政府派出所恶警又一次疯狂绑架大法弟子,非法抄家,上午10点,恶警闯入我家抄走了《转法轮》和《新经文》。当时没见着我,以后又多次来我家骚扰、恐吓,我被迫流离失所5个月。

恶警不断到我家骚扰,不管白天黑夜,一天两次到家恐吓,一家人不得安宁,忍痛被恶警勒索9500元。本来我县就穷,山区农村挣钱更不容易,9500元得付出多少心血啊。

又一次,县公安局、乡政府派出所的王德军、李彦军等8个恶警、13辆警车,闯到家中抓捕我,没抓到,他们又到学校抓到我幼小的孩子做证人、非法抄家,家里没有他们抄不到的地方。我儿子说:“我妈妈没错,是好人。你们拿出搜检证来。”邪恶之徒不说话。恶警走后我儿子大哭一场。

修炼大法的人在社会上,在家庭中都是好人。可这几年来一直遭受着迫害,我要把邪恶曝光天下,解体旧势力干扰因素及邪灵烂鬼,对我们的干扰迫害,使自己更加精進,从而救度更多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