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为何无罪被抓,被折磨的生不如死?

大法学员王水勇的女儿为父亲的申诉

【明慧网2006年8月13日】2006年5月9日,河北沧州地区泊头市大法学员王水勇和崔占祥骑摩托车走在路上,偶遇西辛店派出所所长李国栋、警长赵勇利、恶警杨竹萍等5人,这些恶警将王水勇、崔占祥绑架到泊头市看守所。王水勇在恶警副所长仝宪龙的直接迫害下,现已被折磨的身患重症,生命危急。可泊头公安局和看守所不但不放人就医,还企图罗织罪名,对王水勇非法判刑。下面是王水勇的女儿揭露她父亲受迫害的详情。

我的养父王水勇,是河北省泊头市西辛店乡南鲁屯一位善良、忠厚老实的村民,于2006年5月9日被西辛店派出所恶警绑架并抄家,并被非法关押于泊头看守所,目前已被迫害的极其严重,而主要指使迫害的直接责任人,却是他的姑舅表哥、泊头市看守所副所长仝宪龙。仝宪龙是西辛店乡两合铺村人。

当我爸爸刚被关到看守所时,我和妈妈就找到仝宪龙,托他帮忙办理此事,他却出口便说:“我不能轻易放了他(指王水勇)。”“(我)得好好治治他”。我一直和善的对他讲我爸爸并没有犯罪的实情,他非但不答理我,还训斥我,不让我参与此事。

仝宪龙知道我妈妈没文化,好欺骗,表面答应以亲戚关系给帮忙,并以此为由开始向我家勒索钱财。背地里他却指使五个壮汉(犯人)毒打了我爸爸整整两宿,把我爸爸与死刑犯关在一起,用各种方法刁难,迫害折磨我爸爸。他们不让我爸爸睡觉,每天只给不到一两重的小馒头两个,凉水也不让喝,还让我爸爸从早到晚的干活,工作量是装8000-10000个火柴盒,干不完活一口也不让吃,还得接着受折磨。

我爸爸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我到看守所找仝宪龙,要求见我爸爸,他不同意,拒绝接见。当时听到和我爸爸关在一个监室的犯人说:“王水勇可被他们折腾惨了,人根本看不得了!”仝宪龙不但不帮忙,还到我们各个亲戚家造谣污蔑我爸爸如何不好,为自己的罪恶开脱。

前几年,我爸爸也曾被绑架到看守所一次,被仝宪龙勒索了六千块钱。这次我妹妹打电话给仝宪龙,求他这个表大爷给帮忙,仝宪龙便在电话里伪善的说:“闺女,你爸爸上次是咋出去的?(得拿钱哪!)你们回家开个大会(商量拿多少钱)。”

第二天一大早仝宪龙便给我妈妈打电话,让准备六千块钱,说给办理放人。可他拿到钱后却对我妈妈说,跟任何人都别说他收了钱的事,然后让我妈妈回家等着去。这期间我为了让他快些帮我爸爸洗清冤屈,被他勒索了将近一千元的礼品,可什么也没办。

事后,仝宪龙以检察院批捕了为由为自己开脱。我和妈妈托人到检察院去核实,发现检察院始终没接到案子。可仝宪龙就一直对我们说案子送到检察院了,此时他正伙同泊头市公安局的几个恶警私下里给我爸爸编织罪名,以达到长期迫害的阴谋。

我和妈妈为见我爸爸再三哀求仝宪龙,他推委不过让我们见。当我们见到我爸爸时他已经骨瘦如柴,精神恍惚,十分憔悴,肚子上长满了脓包。我见此景,非常着急的问仝宪龙什么时候能帮我们办下来呀?他说,他正在办,让我们回家等着。听他的话,我们等了80多天也没音讯。其实案子根本没到检察院,因为检察院一直没收到。

当我对仝宪龙提到假如我爸爸的案子真到检察院批了捕,我们早在一周前就应该接到检察院的通知了。此问话将近一周后,我妈妈收到由公安局7月12日发出的两个通知:一个是拘留通知,一个是逮捕通知,从信封上看都是7月 12日下发的。说我爸爸6月5日由检察院批捕,批准他们执行,可上面只有公安局的章,办理人签字也没有人名。还有注明“未在24小时内及时通知被逮捕人家属请注明原因”他们也没填写。我问仝宪龙这些原因,他一直搪塞我。

我们接到这两个通知后强烈要求见我爸爸,仝宪龙死活不肯。后来我又托人去求他,他实在无法推诿才让我们见了我爸爸。此时,我爸爸只剩下皮包着骨头(一点也不夸张),奄奄一息,都快饿死了,弯着腰强撑着走出来,我爸爸哭着对我们讲他在里面受到的迫害,现在他已浑身是病(原先王水勇没有任何病症),我妈妈给我爸爸在看守所存的六百块钱,我爸爸一口东西也没吃到,我们给我爸爸带的好吃的都被他们没收了,我爸爸流着泪说让我们快点救他出来。

我情急之下问仝宪龙:“大爷,你为啥把我爸爸饿成这样,人心都是肉长的,这么近的关系,难道你就一点也不心疼吗?”他吼着对我说:“甭跟我说这个,干不完活想吃饭呀?这是制度!我又没请他来。”(这是哪家的制度?中国法律明确规定,拘留所、看守所让在押人员在自愿的情况下劳动,并相应给予一定的劳动报酬。谁家的法律规定的干不完活不让吃饭?假如真触犯法律,自有法律制裁,可是泊头看守所直接就剥夺了人的生存权)他口气十分凶恶。

刚见过我爸爸第二天,就有好心人告诉我妈妈,我爸爸被迫害的非常严重,患有坏死性骨膜炎和高血糖等多种病症,有生命危险。当我们问仝宪龙时,他仍然欺骗说,给我爸爸开刀切了个小疖子,没事!并说也让吃饭来,也不让干活了。可手术前后他没通知我们任何人,直到我们托人调出病例单,他还在否认,经多次质问他才承认我爸爸患重病。

我和妈妈确定我爸爸的病情后,到公安局找相关人员去反映情况,要求无罪释放我爸爸。公安局一直派人监视、跟踪我们,而相关人员却避而不见。等到 12点,他们实在躲不开才露面,我们找到主管的副局长王海涛,他却以接电话为由把我们赶出来。我们再次找他反映我爸爸病重的实情和我爸爸在父老乡亲心中的为人和他无罪的事实,老百姓可以作证,请他听听民声。南鲁屯村委会曾开具证明信,大意是:王水勇是一个忠厚老实的村民,多少年来没干过任何坏事,尤其修炼法轮功以后。希望上级政府无条件放人!

王海涛拍着桌子大叫,让我滚出去,破口大骂我和妈妈,问我们知不知道自己在哪儿,懂不懂法律?我回答:“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他却指着我的鼻子说:“公安局说的就是法律。”在王海涛那里,公安局把人大、检察院、司法局、法院、公安局的职责全兼而执行了。他还说人死在里面也不许家人见。还要追究我们怎么知道我爸爸的病情,追究我们见亲人的责任,大骂着叫丁秀玲、宗宏峰等人威胁我和我妈妈,把我们赶出来。

我爸爸根本无罪已是事实,病危需住院就医也是事实,可泊头公安局和看守所不但不放人,也不让我爸爸去医院了,更不让家人接见,怕再次被曝光。

我爸爸的情况非常危急!

参与此次迫害的主要人员有看守所副所长仝宪龙,公安局副局长王海涛,国安大队队长赵东升,恶警宗宏峰,请善良的人们谴责这些恶人的罪行!

相关责任人如下:

泊头市看守所副所长 仝宪龙13603330528 (宅电)0317-8318818
仝宪龙的父亲 0317-8302699
泊头市公安局 0317-8182567
泊头市公安局局长 赵福增 (办)0317-8187709 (宅)0317-5566101
泊头市公安局副局长 王海涛(办) 0317-5566108 (宅)0317-8184778(手机)13803253309
国安大队队办公室 0317-5566152
国安大队队长 赵东升:(宅)0317-8191068(办)0317-5566150(手机)13932771656
国安大队队长 梁玉恒 (办)0317-5566151(宅)0317-8198066(手机)13703276038
国安大队打手 张子海:(宅)8297172
国安大队副大队长 周子平:(宅)8290361
国安大队打手 宗洪峰8180034转5740
泊头市看守所 0317-8222676 8221876
西辛店乡乡政府 办公室 0317-8342046 书记室 0317-8342188 乡长室 0317-8342168副书记室0317-8342176 8342865 副乡长 0317-8342862 8342868
西辛店乡派出所 0317-8342158
李国栋 13582751238 西辛店乡大付村人
杨竹萍 0317-8342099 西辛店乡西辛店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