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涿州市恶人迫害大法弟子部份案例(二)

【明慧网2006年8月13日】

1、李淑霞屡遭恶警绑架、关押、勒索

河北涿州市东城坊乡东城坊村大法弟子李淑霞,99年得法后,常年疼痛不翼而飞。

99年7月20日以后邪恶的江氏集团开始破坏大法,为了让人明白大法到底是怎么回事,李淑霞开始讲真相,向人们讲清大法是正法,修炼真善忍没错,而电视的宣传都是假的,是害人的。

2001年8月31日晚,李淑霞和一位60多岁的同修去北京挂大法条幅时,被双磨村的一个治安员非法抓住,恶人毒打她们,用电棍电,用脚踩……60多岁的老太太遭恶人打了20多个嘴巴。

恶人把她们连夜劫持到北京市房山区长沟派出所,铐在暖气管子上,第二天下午劫持到房山看守所。到第四天李淑霞开始绝食,恶警强行灌食。李淑霞在房山被非法关押了20多天,绝食16天。

9月20日,两位大法弟子被劫持到涿州市看守所,在那里李淑霞3、5天被非法提审一次,打骂更是家常便饭,一次李淑霞被恶警上了8天脚镣。李淑霞被涿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2个多月。

2001年12月5日,李淑霞又被劫持往涿州市南马洗脑班,天天晚上戴着手铐睡觉,上厕所都有人跟着,经常的连打带骂。12月23日晚7点钟,恶警把李淑霞叫到审讯室,用电棍电、用胶棒打,最后把她铐在院内的柱子上一直到第二天下午3点多。迫害李淑霞的有恶警杜勇禄、主任朱建华等。

李淑霞丈夫求人送礼,恶警才在2002年1月8日放李淑霞回家,历程4个多月。在这期间,李淑霞家被抄,经营的磨石板厂被封,工人被赶走,李淑霞的丈夫被逼得住了医院,孩子被迫停学。2001年的中秋节,李淑霞年迈的父亲与两个孩子抱着痛哭一场。

那年我们被村里、乡里、市里罚款加上封厂子共损失将近4万多元。后来每到农历新年、国庆等敏感日都要到李淑霞家查一遍。

2004年的6月8日早上,李淑霞正在家中,有4、5个恶警冲入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明慧周刊、磁带等,恶警强行把李淑霞按到车上拉到东城坊派出所,理由是李淑霞上网了,恶警宋晓斌、派出所所长李永生、柴玉桥等对李淑霞刑讯逼供,用电棍电她的脚趾,打她嘴巴,把她打晕后,又用针扎,整整打了她一上午。

恶警还把李淑霞的丈夫、孩子都叫到派出所,问谁给她上的网,并威胁说不让李淑霞的女儿教书,不让她儿子上重点大学。李淑霞的丈夫被迫又送礼又求人,恶人又勒索4000元,才放李淑霞回家。

2、郭旺被迫害含冤离世

大法学员郭旺,涿州市东城坊镇窑上村人,1998年正月初四开始学法炼功,没多久身体变化很大,脾气也改了,家庭也变得和睦了。

有一次郭旺上涿州市里买一碗盒饭,回家路上让汽车给撞了一个跟头,饭盒都撞变形了,人起来后什么也没事,就叫汽车司机走了,看热闹的人都说怎么叫他走了。郭旺说:“我是炼法轮功的,要不然我不会让他走的。”

99年7.20以后,邪恶开始迫害大法,涿州市东城坊镇紧跟江氏集团迫害大法,在东城坊办了半个月的洗脑班,郭旺被非法罚款170元。

2004年12月13号下午8点多,河北省涿州市东城坊镇政法委书记宋晓斌、610柴玉桥、派出所所长褚春水等七、八个人,四、五辆车直接闯入郭旺家,非法抄家,抢走大法师父的讲法带及录音机等。恶警把郭旺绑架到东城坊派出所非法审问,所长褚春水当时就把郭旺的帽子揪下来,左右抽脸十几下,郭旺说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褚春水又用郭旺的帽子猛抽郭旺的脸十多下,这时郭旺从褚春水的手中夺了过来帽子,褚春水老羞成怒,把郭旺从椅子上拽到地上一摁,把胳膊往背后一拧,让别人拽到别的屋里去了。后恶警逼其写保证书、勒索2000元才放他回家。

2005年4月28日,恶警再次从门上翻入郭旺家,把郭旺的儿媳妇吓得两天没有吃饭。从那天起郭旺的头脑开始不清楚,受到很大的精神刺激,神志不清,甚至炼功动作都想不起来了,于2005年5月3日去世,年龄63岁。

3、孟庆兰被恶徒非法拘留、勒索

孟庆兰,女,60岁,涿州市刁窝乡泗平庄村人,以前患严重气管炎,每天夜里要吃两次治喘药才能坚持到天亮。1997年1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后,所有疾病不治自愈。

99年11月,孟庆兰去北京证实法,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绑架,后来被转到涿州市公安局,刁窝乡派出所所长侯某在非法审讯时,打孟庆兰的嘴巴,孟庆兰后被非法关押在涿州市拘留所15天,之后刁窝乡司法所贾博把孟庆兰接回刁窝乡政府,恶徒王超打了孟庆兰两个嘴巴,晚上司法所的6、7个人围着孟庆兰拳打脚踢一个多小时。最后刁窝乡司法所勒索孟庆兰4500元后才把她放回家。

4、荆淑敏被绑架、勒索巨款 丈夫含冤离世

大法弟子荆淑敏是涿州物探局职工。99年4月26日单位保卫处,单位610,涿州610就开始了对法轮功的迫害,他们组成了所谓的联合调查组,在单位就开始了审讯,对她进行开始监控,以至后来把她调离单位,在其它单位劳动改造。

99年7月22日晚上11点左右,荆淑敏在家中被突来敲门的恶警强行带走。当时主管迫害法轮功的恶警谢玉宝,当晚非法审问,让荆淑敏交出各地联络人和其它事情。

由于荆淑敏不配合,7月23日晚10点左右,恶警将她关进拘留所,勒索3000元,没有任何手续。事后还经常对荆淑敏骚扰和通过单位对她爱人进行骚扰,致使她丈夫于2000年得重病在身。

2004年9月25日晚上,荆淑敏的丈夫跟她一块出去做真相,被蹲坑恶警跟踪、绑架,恶警还要把其重病在身得丈夫带走,后出示丈夫是胰腺癌的诊断证明才未敢带走。但张伟强不肯罢休伙同4、5个恶警对她丈夫恐吓、非法抄家,并监听电话。

荆淑敏被绑架到公安局后,恶警张伟强、杨玉刚、李保平,拿电棍对她进行残酷迫害,威逼资料来源,由于不配合恶警张伟强打她嘴巴不知多少个。

在荆淑敏被非法关押期间,她丈夫出现便血,病情加重,恶警勒索2万元,才放她回家照顾丈夫。在邪恶的迫害下,她丈夫病情急剧加重,于同年年底去世。

5、王春朴遭绑架、勒索

大法弟子王春朴,男,61岁,松林店镇夏辛店村人。2000年6月,松林店镇夏辛店村村委会的郭志新、国保大队的谢玉宝等6人,在没有出示任何证据情况下,对王春朴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和真相资料,并把王春朴绑架到南马洗脑班,铐在大树上8个小时,一姓何的恶徒打王春朴嘴巴。

非法关押二十天后,恶徒张建红、何某把王春朴劫持到南马第三警务区,恶警李福民和徐东生用竹棍抽王春朴的背部、拳打脚踢,打了两个多小时,打得王春朴浑身青紫,不能仰卧,一周时间不能沾炕。

洗脑班恶徒朱建华向王春朴家人勒索3300元后,于32天才放他回家。

2001年夏天,辛店村村委会张志利、张光东又将王春朴及本村大法弟子劫持到南马洗脑班,强逼保证书,才放回家。

6、恶警绑架赵春华只为勒索巨款

大法弟子赵春华,52岁,东城坊镇东城坊人。2002年8月一天,涿州市、镇政府、政法办一群人将赵春华住的村子包围起来,逢路口都有站岗,全村戒严。有人告诉赵春华是来抓你的,赵春华及时走脱了。5、6个壮汉闯进赵春华家,非法抄走大法书、资料、录音机。

过了五、六天,赵春华回家一看,自己的家门被封了,这时村里干部出来勒索钱,说不拿钱就送南马洗脑班。家人赶紧东拼西凑好不容易才凑到8000元,拿去后恶人还不干,又勒索了3000元,才让家人开门营业。

到了当年秋后,恶警又闯入赵春华家,非法抄家,将赵春华绑架到涿州拘留所,其实这回他们还是要钱,赵春华丈夫说,要钱没有,人我也不要了,你们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过了七天,恶警不得不把赵春华放回家。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