绥化劳教所的兽行——把嘴粘上用开水烫


【明慧网2006年8月13日】2004年大庆法轮功学员安森彪,在绥化劳教所拒绝“转化”,绝食抗议迫害六个月之久,在绝食期间受尽非人折磨:长时间被用手铐铐在死人床上;鼻子上长时间插着食管;被四个没人性的包夹恶奴昼夜不停的折磨等。这四个恶奴是李万龙,韩富江,马涛,王国孝。他们的迫害手段实在太残忍,灌盐水、不给水喝、把嘴粘上用开水烫、用脚后跟刨,最残忍的是用辣椒皮套在小便头上,使小便肿的不能排尿。人们经常可以听到他的那种嘴被封住后发出的惨叫声。

还有一次包夹恶奴李万龙折磨安森彪,就连他的同伙韩富江都害怕了,说这能行吗?李万龙说没事,把安森彪折磨的只剩一口气了。劳教所怕人死了有责任,声称将安森彪送医院治疗,后听说把他送回当地了。恶人李万龙却因为他对大法弟子的残暴而被劳教所记“大功”一次,减刑十五天。

七年来,绥化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始终没间断过。现把本人所经历的绥化劳教所恶人恶行揭露出来,将邪恶坏人恶行曝光。

2006年3月间,黑龙江劳教局把牡丹江劳教所、齐齐哈尔劳教所、大庆劳教所、鹤岗劳教所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先后都集中到绥化劳教所进行“转化”关押。绥化劳教所二大队是法轮功大队(所谓“教育转化”大队)分两个中队,从以上4个劳教所集中来的法轮功学员被这两个队监管,当时有六十人左右,进所后,人人被“洗脑”过关。

恶警先是对大法学员搞精神控制,每个学员都被“包夹”恶奴监控,上厕所,洗漱,喝水等都得报告,不准学员说话,不准谈论法轮功的事,学员之间不准问家庭住址和姓名。包夹恶奴可以随便打法轮功学员,狱方不但不给处分,还立功受奖。

一次法轮功学员廉涛喝水因干警不在没法报告,就被包夹恶奴一场毒打,一次在寝室说话也被包夹恶奴毒打,并且被告到了干警。干警与队长陈欣龙将廉涛叫到干警室,又一场殴打加电刑,当时廉涛的手脸全是伤痕,并且被加刑三个月,打人的包夹恶奴却一点事没有,更没有受任何处分。

2006年4月份,大庆法轮功学员曹景栋进所时因坚持自己信仰不接受“转化”,被关进小号残酷折磨,多次被队长陈欣龙,副队长曾某某,教导员高中海,同时用电棍电刑,曹景栋身受多处电伤,他被迫进行绝食抗议。

大庆学员李业泉,三十九岁,掌握先进射孔弹技术,大专文凭。为坚持自己的信仰不“转化”,从2005年9月份开始至今始终在绝食维护自身权利,现已绝食九个月,人瘦的皮包骨头。家属来看望要人,劳教所不但不放,狱警还说:劳教所有死亡指标(注:李业泉现已正念闯出劳教所)

李绍铁是富锦法轮功学员,2004年被关进绥化劳教所的。因不“转化”,被几个恶警一起殴打,被副队长刁雪松打掉门牙,满口鲜血染红他的半边衣衫。教导员高中海,用穿皮鞋的脚狠踩李绍铁的脚,把脚趾甲都给踩掉了。高中海还叫嚣说,如果不偿命就打死你。

闫树彬是七台河市壮兴农场学员,因拒绝“转化”,多次被队长陈欣龙用电棍电击。有一次因说劳动任务完不成就被副队长刘伟叫出,打的鼻口出血。今年四月份全所吃两顿饭,早九点开饭,晚十五点开饭,十五点到早九点,这段时间十八个小时,主食有大米饭没有什么菜,一直吃冬天储备的萝卜咸菜,所谓的“咸菜”就是咸盐根本不能吃。法轮功学员还得坚持每天十二个小时以上的劳动,简直不把法轮功学员当人看。

以上劳教所邪恶之人的种种罪行,只是我个人所见,或者说只是冰山一角,希望知情的大法弟子能把自己经历和了解的恶警罪行都揭露出来,也恳请所有有良知、有正义感的人士共同以各种方式制止绥化劳教所这种非人兽行的延续。今天这场对法轮功修炼人的迫害早让中共人心失尽,这场波及全国对千千万万人的迫害迟早也是要结束的。聪明的世人和恶党中明眼人早就心中有数了,所以才会有《九评》出世后掀起的退党大潮。如果此时仍有人在糊里糊涂的执行邪恶江泽民的命令去干那些丧尽天良的迫害行径,那可真是傻到头了。别忘了,到了清算的时候,谁干的恶事谁承担。人命关天,任何直接或间接参与迫害的人请都为自己选一条退路吧!言尽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