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美戏装背后的修炼故事(图)


【明慧网2006年8月13日】

一、缘起

太太会做衣服也不是偶然,结婚后孩子一个个的出世,虽然我是在政府单位工作,生活稳定有保障,但我身体状况一直不佳,动过几次大手术,经常急诊跑医院,生命随时朝不保夕,让家人不觉忧虑,一旦我先走了,孩子将靠谁来抚养。

在80年代,太太花了三年的时间正式進入了服装技艺学校,学成后开过女装订做店,通过政府的乙级女装技术师考试,过后且曾因進入中日合作的时装工厂就业,还被派送至日本受训两个月,学得一手好工夫。如今回想,原来都在为证实大法准备着。人生就是一出戏,扮演什么角色师父早就有序的安排着。


分工合作制作衣服

服装小组并不是一个有形的组织,刚开始,新唐人电视台筹办2004年全球华人新年晚会,为了发聋振聩、救度世人,首推雷霆万钧的旗鼓队节目。当时的服装旗帜就是在太太与同修们的一针一线中赶工完成。此后小组成员平时各忙大法其他事项,部份学员也因未能在法上交流,导致人力逐渐流失,只能应酷刑展需要而制作公安警察服饰,或晚会之前赶制表演同修所需的特殊款式唐装或仙女舞衣才找小组制作,不过能动员的学员已是不多。

太太能够体认到大法的洪大,在证实法中、在讲清真相中,大法需要什么,弟子们就配合做什么,只要走正自己的路,师父就在看管着。我申请提早退休之际,希望将住家搬离市区,寻找有个人工作室的乡间雅居,事情就这样安排的巧妙,才跑两趟就都欢喜成交,一切家当齐全,等待的只是手续与搬家,若无师父从中点化哪有这么的顺利,且未影响到大法的工作。

迁至桃园乡下,得知在2006年纽约全球华人新年晚会上演前夕,邪恶之徒竟然一度企图干扰民间国际交易事务,阻碍晚会向大陆订购的戏服出口。师父在《洛杉矶市讲法》中强调过晚会的重要性。师父说:“演出中也在起着证实法、救度众生的直接作用,所以影响也是比较大的,起到的作用也是比较好的。如果我们能够连续的、不断的这样,不像现在演几场就完了,演更多场,那会有多少众生被救度啊?你们知道吗?当看完这场晚会的人走出这个剧场的时候,他所有不好的思想都解体了,不好的念头都不存在了,所以人才会觉的有那么大的触动。”

二、学法


集体学法

很多学员心中总有那么个疑惑,做衣服跟讲清真相很难划上等号,将如何建立救度众生的威德?感觉与修炼前做衣服没什么不同。

我们认识到,服饰仍是未来新人类不可或缺的产物与行业,是美术创作的一环,亦将影响着人类道德的维系与堕落,师父2003年《在美术创作研究会上讲法》曾提到:“当然啦,现代社会的艺术不止是画与雕塑作品,还有工艺美术、广告、服装、舞台艺术、电视、电影、产品造型等,有方方面面与艺术有关的行业,也就是说都与美术有关系。可是无论是哪一行业,如果作者本人打下一个正的基础,你去创作什么作品,都是透着正的因素,都是美好的,都是善的,都会使人受益。一定是这样的。从大体上讲我看到的人类艺术就是这样。”在《2005年旧金山讲法》中,师父在答疑中也明确的回答说:“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利用自己的特长去证实法,这都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也可以说是利用自己的特长力所能及的做了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所以是大好事。其实每个人不都是这样吗?你们会电脑,突破网络封锁的,在网上讲真象的,当然还有其它技能的,都是一样。实在什么都不会的,在街头发资料,威德是一样的,谁都不会因为你做的那件事情在人类社会不是高科技而达不到那么高的修炼境界,这是不可能的。”师父说:“每个人不都是在利用着自己的能力找适合自己证实法的位置吗?不是都做一样事情。我不是刚才还在讲吗?大道无形,每个人都在主动的在自己不同的社会阶层、不同的工作中与自己具备不同的特长中在证实法吗?”

其实,大法弟子办的媒体在证实法讲清真相方面,越最后起到的效果是越宏大,不只平面媒体,电视媒体发挥的力量更是无可限量的,而其建立的威德是属于所有参与的同修,只要参与学员真能用心在做,是没有什么角色之分的。师父在《2005年旧金山讲法》答疑时就具体破除学员的疑惑:“有人说我讲真象可以直接去救人,我今天讲真象讲明白一个,这个人有救了我心里挺高兴。其实这个媒体在救度众生中所起的作用也有你一份。说这个媒体有一百个人参与这工作了,那么这个媒体一天救度一百个人一定有你救度的一个。报纸天天发,何止一百个人哪?是不是每天都有你度的一个人哪?一定是这个理,因为是大家共同维持了这个报纸,也就是大家在共同讲真象。”所以,现在学员中倘若尚有此疑虑是学法不深之故。

三、魔炼

为避免邪恶再度干扰,下年度的筹备工作提早作业,大部份的服饰改由海外弟子承做,就这样,太太接下了与北美对口的台湾服装小组窗口。自此她的工作室的工作量逐渐增加,在采买衣料饰品中,经常一、两天就得往台北的永乐及三重的碧华街跑,夜里则为了打样制版,捕捉设计者的原意而通宵达旦、废寝忘食,待样品确认后,又必须在限时内完成量产,一切的过程又都是学员们修炼中的考验。

今年7月8日(周六)晚,太太接到北美同修来电,称A舞衣已经确认,男装质料请改与女装相同。次日又接到要求,希望能赶在下周六的表演用。知情的学员们都傻了,哪有可能?只听太太回答对方:只要师父说行,那一定行。就这样承接下来,不过要求北美学员的尺码赶快传来。A舞衣总共男女34套,尺码到周一早才接到,实际工作日仅仅四天。此时参与小组的本地区成员除太太外,学员总共只6~7位:1位会打版、1位会裁剪车缝,其余均尚无经验,可帮忙缝补。势必动用外地会车缝的同修,也只那么3~4位可选,却都相距2~30里路之遥。

做样衣与量产是不同的,此时太太马上面临一大堆问题:买料、染布、在样品未及寄回下得再赶做一套或划简图以代说明(供缝制者参照)、在有限人力下生产流程与工作如何妥善分配、最后缝亮片的大批人手将从哪里来。

这是第一次让我们学员面临时间的紧迫,必须发挥群组力量与团队协调能力才能完成,还好事前在台湾桃园地区及桃竹苗地区大型学法交流中,同修曾与学员交流过服装小组在证实法中所具备的功能,也希望学员走出来支援;接着之前刚帮过北美学员完成一批仙笛舞衣,有过大量使用亮片的经验等,均发挥了不少作用,也获得区内整体强力支持。不过在整个作业过程中也暴露不少学员的不足与执著:如临行前更换布料却找不到同样色彩,必须得自行染色,经验不是一蹴可及,家中染缸毕竟容量也有限,太太几乎这四天时间都花在厨房染布及接电话指导,做出的衣服色泽又怎么会一致呢?会打版的在缩放版时,总觉得纸版还可以再修正得更好,结果也多花了半天的时间;会裁剪的学员总觉得在旁帮忙的学员经常帮倒忙,增加她的负担;刚走出来的学员对小孩家事的牵挂也难抛开;尤其学员尚将修炼与做事心搅在一块儿……结果可想而知,就差那么半天时间才能完成,临行前有点狼狈的打包上机,得感谢北美学员不分彼此连夜赶工补足。

整个过程也有太多的感动:上述所提的学员都有一颗要把事情尽量做得完美的心;部份学员虽在冷气房里可还是不断拭着汗珠忙碌着;外送车缝的冒着台风过境恶劣天气至午夜仍在高速公路上奔驰着;车缝与缝亮片的学员有好几位已超过24小时未合眼还在加紧的缝着……等等。同样的事又在隔周承做B舞衣上发生着,可当学员临行前赶工完成后,却发生携带服装出国的学员班机一延再延,最后我们终于明白了。当我们重温师父在《2006年加拿大讲法》及《在2005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中所讲过的话:“过去我跟大家讲过,我说修炼哪,过去任何一个修炼人都会有一个同样很难的修炼状态,就是艰苦的、长期的考验。尤其在常人现实的利益中修炼,这实在是太难了,方方面面的利益都在诱惑着修炼人,稍不注意,你的思想、你的认识、甚至于人心都会使人随波逐流,所以这种修炼方式就非常的难。因为难哪,也从另一方面体现出了今天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他也就能够修的高。环境不难哪,那对修炼者人的表面、这个人的生命主体直接考验就没有那么尖锐。”我们深深的感动着,是师父特地费尽苦心为我们这些在台湾过惯了安逸日子的弟子安排一个让大家早日提高的机会,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四、成长

在此,我们也愿意和大家分享同修们的修炼故事:

太太曾跟我讲,据她了解,有许多海外学员来自中国大陆,离乡背井,生活多很艰难,为了能走出来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有时连搭车的车费都很窘迫,若要再在海外额外增添舞衣是会给许多学员证实法带来困难。她了解做服饰贵在设计打版及工资,今天她有这个专长,可以帮同修证实大法省去一大笔开销。我听后很受感动与敬佩,也很高兴的认同与支持。

赵姓学员过去只是为表面维系与她修炼的先生的感情,走進大法来,她自己承认并没很认同大法。经过这一段时间,无论大家在学法组交流中,或实际观察同修们的投入与夫妻同修的和谐,深受感动,私下特地将家中一楼原是她投入做糕、粽的半自动化设备全部让售,腾空提供作为放置缝衣车台的工作间,以解目前夜间会干扰到楼下邻居安宁的困扰。从不曾拿过针线到现在会操作平车缝制衣服,一个多月的成长触动了多少学员的心。

游大姊心直口快,帮人裁制衣服已累积3~40年经验,一生未曾象做大法事这么累过,会说出不想修了的气话来,经过事后的交流,她知道自己的求好心切,暴露出自己的包容心不足,而忘了其他学员是未曾动过刀剪的初学者。现在了解到自己的使命,已全力投入并主动负起工作间带头指导学员缝制的责任。

我曾在24小时内因送件取件四次造访东湖林学员住处,当第三次约深夜11点半到达,在等待的时间内,与同修有过短暂的交流。听她讲,过去因为公公中风卧床,婆婆又出家,家庭负债累累,引起她先生极度的排斥宗教。她与先生必须共同面对难关,需要利用裁缝手艺在家不断承揽生意以补贴家用。庆幸透过小姑介绍得此大法,可以在家修炼,做衣服就能证实大法讲清真相,真是太好了,今后凡是有她可以出力之处,请尽管讲,并说时间已紧迫,第三批给她的衣服她可以赶制完成。果然次日一大早就打电话说可以取件,当我7点多到达,看她一夜未合眼,感动的跟她致谢,见她神采奕奕,她说“你才辛苦呢”!不用谢谢她。简短一句话就可感受到同修纯正的心。

还有其他太多的学员都有太多第一次的经验,清晨4点多就被电话叫起,不是炼功,而是赶到学法组场帮忙缝亮片;上了年纪的老学员穿针线来不及戴眼镜或使用穿针器,可是线一穿就过;学员也真太劳累了,针头刺到别的学员的脚吓的惊醒过来,可被刺的学员在茫然中只感觉象蚊子叮到一样。

在赶工中,安排集体学法确实有那么点困难,工作现场虽播放师父的讲法光碟,但感觉不能专心听法,事后我们赶快静下心来恢复每天下午的集体学法交流,特地拍下一张显示出三个法轮的珍贵照片,是师父在鼓励我们,是的,学法是一切的根本。

大家有过这次的经验,都能找到自己的差距与不足,今后有矛盾时,会懂得先找找自己,尚未放下的执著与包袱,得再放一放。经此考验不觉发现大家都成长了,也知道珍惜时间每天做好师父交待的三件事。感谢师尊!感谢大家能不吝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