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回忆


【明慧网2006年8月14日】我非常幸运能跟随师父听师父讲法,并且亲自见证了师父当年在大陆传法时的一些感人奇迹,真是每当回忆起师父传法时的日日夜夜,泪水啊再一次洒满胸前。师父为正大穹,当年传法时吃了很多苦,奔走于大江南北,也留下了许多神迹,把这个法留下来,让有缘者真正的修炼上去。

记得九三年五月份,师父结束在山东的办班到北京刚進屋,一位弟子赶来告诉师父,后天去贵州讲法的火车票已买到了,仅一天的时间,师父处理完许多事,顾不上休息,又要出发了。

在办班期间,师父的吃饭就成了一个大问题。北京十三期学习班,晚上六点开课,师父顾不上吃饭,每天讲法教功近两个小时,完后还要接见记者的采访,当时我在台后看到师父非常的忙。

我亲自体验到了师父的神通

一个原来和我认识几年的附体气功师,也参加了济南第一期学习班。她让我给师父传话,说师父很厉害,是个高人,想见师父。当我告诉师父时,师父说:“那个女的有附体。”当天开课时,我在台下离讲台不算近的座位上,而且台下灯光不亮,可师父在讲课中不时的在看着我,我听课时一直在流泪,整个一堂课都是那种状态,后来悟到是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上不好的东西。班没办完,那个女的就退出了班。

济南第二期讲法在皇亭体育馆,能容纳五千多人的体育馆,我坐在离师父较远的楼上,讲课时,楼上四周灯光不亮,而且是每天晚上开课,师父怎么能看到我呢?一天开课前,在大门口无意中见到了师父,我高兴的说:“李老师!”师父笑着说:“我看见你坐在那里了。”

每天师父讲课时,我都闭着眼睛在看。师父在一天讲课中说:“我知道你每天都在看哪看哪。”当时我就想:怎么师父什么都知道,什么都能看见呢?

九四年底,我又参加了广州第五期学习班。有一天快到开课的时间,大家都在门厅等师父,我看到很多学员都往前挤,我不忍心拥挤,为让师父走好,我撤到了旁边而且在人群的后边。师父来时,我一直站在那向师父合十。当师父经过我们时,我心里说:师父您好!奇怪的是师父根本就没有往两边看,而且走的很快,刚走过去,好象是谁在喊师父一样(其实根本没人喊),这时师父马上回头看到我,好象师父听到了我的声音一样,马上示意让我过去。这时我很激动,赶紧跟上师父,师父边走边微笑着问我:“某某也来了,你见了吗?”我说见了。我和师父一同大步流星的走進了讲法场,当时我就想师父真神通啊。

我听经常在师父身边的弟子讲:师父干什么什么行,而且什么都会,什么也难不住师父。后来我悟到:佛要什么有什么,想干什么干什么。

同修们,今日回忆起这些,更激励我们在回家的路上,跟随师父,珍惜机缘,抓紧救度更多的众生,不辜负师父和众生对我们的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