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儿一女被迫害致死,王连荣在流亡中离世(图)


【明慧网2006年8月15日】2006年8月4日上午11时,河北省怀来县北辛堡乡蚕房营村65岁的大法弟子王连荣在异地他乡,停止了微弱的呼吸、含冤离世。至此,王连荣一家六口已被恶党迫害死四口人。

陈家合影

陈洪平

陈爱忠

王连荣老人四个儿女,已被迫害致死三个:大儿子陈爱忠,2001年9月20日在唐山市荷花坑劳教所被摧残致死;小女儿陈洪平,双腿被打断后非法劳教,2003年3月5日被高阳劳教所迫害致死;二儿子陈爱立,在唐山丰南县冀东监狱被迫害的生命垂危,于2004年11月5日去世。大女儿陈淑兰还在监狱遭受着迫害。

王连荣老人离世之际,跟前没有一个儿女,只有同甘共苦、患难与共的老伴、大法弟子陈运川,默默的守候身边、欲哭无泪……。望着68岁的陈运川老人那已疲倦至极的身躯,清瘦的面容和满头白发,孤独一人守候在老伴跟前的身影,令人顿感凄凉、悲怆至极。

陈运川、王连荣老人遭受了长达七年的魔难,一家人无数次的被邪党人员骚扰、被关押毒打、被折磨迫害。王连荣老人亲眼看着丈夫、儿子被酷刑折磨,亲眼目睹被摧残的生命垂危的女儿死去。老俩口被迫颠沛流离、辗转他乡一年半多,王连荣老人在离世前一段时间身体已极度虚弱、卧床不起。

老人离世后的下午,天空突然阴云密布,飘起了蒙蒙细雨,天地苍生共为老人一家的苦难经历悲泣……

下面是陈运川、王连荣老人一家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遭受恶党人员迫害的悲惨经历。

一、一家人屡次遭受迫害

1997年7月,陈运川老人在家乡幸得法轮大法,修炼后多年的腰腿痛不治而愈。陈运川对儿女们说这就是祖父当年所说的大法。陈运川老人十几岁时,其父在离世时告诉他:“将来会有佛祖来传大法,你等五十年,到时候,一定不能错过啊!”

随后,陈家大儿子陈爱忠、二儿子陈爱立、二女儿陈洪平、大女儿陈淑兰和外孙女李颖也相继得法;99年老伴王连荣也得法修炼,几个月后30多年的关节炎、咳喘病奇迹般地好了,脾气也好多了。

1999年4.25,陈运川、王连荣夫妇俩和两个儿子一同去北京国务院信访办公室说明法轮功真相。两个女儿和外孙女从外地也一同去了国务院信访办,要求释放天津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希望政府能给予一个自由宽松的修炼环境。

99年7月20日,邪党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铺天盖地诽谤迫害大法。陈运川、王连荣老人和两个儿子陈爱忠、陈爱立等大法弟子进京上访,在半路上被怀来县北辛堡乡派出所所长刘玉峰等人拦截绑架、毒打后勒索2000元。

9月10日早晨,陈洪平在姐姐家所在地北京昌平的公园炼功,被当地派出所非法拘留15天后,被北辛堡乡派出所副所长韩建华、综治办姜慧军等人接回当地,勒索罚款2000元,并遭到原乡长张某、副乡长、书记王生怀三人毒打,脸被打的严重变形。

9月25日北辛堡乡派出所所长刘玉峰及综治办姜慧军找了20多个打手,将陈运川的二儿子陈爱立叫到乡派出所毒打,用筷子敲手指,用皮鞋踹,脸上抽,拳脚棍棒,从早上8点多一直打到晚上6点才放回。陈爱立满脸血迹,遍体伤痕,人不能动,胃痛不能进食。陈家又被勒索罚款3000元。

99年10月13日乡派出所刘卫峰、综治办姜慧军、乡王书记、原乡长张××等6、7人闯入陈家,当场抢走现金9000元,将陈运川及老伴王莲荣、大儿子陈爱忠劫持到派出所毒打。随后女儿陈洪平也被劫持,恶党书记王生怀抢走其身上现金3100多元。邪党人员追问二儿子陈爱立下落:打母亲让父子看着,打父亲让母子看着,打儿子让父母看着,残忍至极。

99年12月底,陈家进京上访被抓,之后被转送怀来县看守所治安拘留15天,却被无限期延长,非法关押长达10个月,于2000年10月14日放出。大女儿陈淑兰在昌平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

二、全家北京上访遭折磨

10天后,于2000年10月24日,陈家全家再次进京上访。为了避开重重的封锁,他们翻山越岭,长途跋涉,越过八达岭。60多岁的王连荣因在监中绝食双腿浮肿,只能在两个儿子的搀扶下行走。一路风餐露宿,走了三天,于27日凌晨到达北京。

在天安门广场,武警拉住陈洪平的胳膊问: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全家人齐声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被武警强行拽上警车,后被送到宣武区看守所,遭受了残酷的迫害。

在宣武区看守所,陈爱忠被查问姓名,换了三拨警察都没有得逞,每拨都对他实施了残忍的手段,看他实在不说,就用扫帚在他脸上来回的扫,警察用木棍照他腿上打,把他摔倒在地再进行折磨。陈爱立被折磨得不成样子。一个恶警说:这小子太难对付,我实在是没有招了,怎么打都不说;另一个警察说:我就不信制服不了他,交给我;随后更残酷的折磨他。陈洪平抵制迫害,不照相,被两个犯人拉衣领在地上拖,鞋被拖掉,脚被磨破,出血,裤腿被磨出一个大洞,浑身是泥土,头发散乱。

同去北京上访的57岁大法弟子杨桂宝在死刑犯的折磨下,说出了姓名,结果晚上就被送回怀来看守所(2001年1月14日被毒打致死)。陈家一家人也被劫持回怀来看守所继续遭受迫害。13天后,二女儿陈洪平开始尿血,吐血,呼吸短促,无血压脉搏,被送往医院抢救。二儿子陈爱立被折磨的无血压、脉搏,生命垂危。老父亲陈运川也只剩一口气。当局怕他们死在监狱将他们放回。

2000年11月28日早上9点左右,县公安局副局长陈江带着看守所的女警辛芳、实习大夫赵扬、政法委的一个女干部、5名武警,还有乡政府及派出所的十四五个人,围住陈家,一边砸门一边喊叫。武警翻墙而过,立即一群人闯入大院,说是要抓走两个去劳教。

陈家找来扩音喇叭,向围观的群众讲明真相,揭露邪党江泽民帮凶们的违法行为!全家人齐声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围观的群众无不落泪:“躲在家里也犯法,没地方讲理去,把人家逼成这样。”这些邪党打手作恶心虚,仓皇溜走。

三、陈爱忠被酷刑致残、野蛮灌食致死

2001年元月,陈家全家六口和9岁的外孙女儿李颖,再一次到北京上访申诉。陈运川老人先被关在北京某派出所的不足二平米的地下室内4天,看看人快不行了,又转到海淀区看守所。恶警指使犯人将陈运川老人衣服全部剥光,数九寒天,令其站在地上用排风扇吹冷气两个多小时。已经绝食五天的老人浑身颤抖、哆嗦不已,一下子栽倒在地上。三个犯人将老人拽起来一齐拳打脚踢,打了足有半个多小时。

1月2日,二女儿陈洪平被带到怀柔看守所,拒绝报名,被男犯人扒衣服,泼冷水,光着脚在雪地上冻。为抗议迫害,绝水绝食11天,堂堂正正走出看守所。

大儿子陈爱忠,先被绑架在北京东北旺看守所七天。恶警为逼其说出姓名、地址,将其衣服全部剥光,铐在院内一棵树上,双脚深深插入雪中,冰天雪地就这样在院中被冰冻了一个多小时。恶警用尽酷刑残酷迫害他整整七天四夜,用警棍抽、电棍击、扇耳光、拳打脚踢、不许睡觉。恶警就用高达30万伏高压电棍残忍的电击陈爱忠的头部,脸部、双臂、大腿内侧,及阴部,身体的敏感部位长时间来回电击。陈爱忠被电击的几次昏死过去,上身、大腿内侧、脸上、胳膊上大片水泡连在一起。

几天后一无所获的恶警只得把陈爱忠转交北京市海淀区看守所。面对伤痕累累的陈爱忠,海淀区看守所恶警毫无人性,继续对他严刑逼供,恶警又唆使犯人将陈爱忠衣服全部剥光,拖到放风场内,用院中的积雪将陈爱忠全部埋在雪里冰冻。又指使几个犯人给陈爱忠上一种叫“开锁”的酷刑,一犯人一手将他两手指使劲抓紧,另一犯人把一把带方楞的牙刷头插入陈爱忠两手指中来回转动,手指间顿时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2001年1月9日,陈家及其他大法弟子被劫持回当地河北省怀来县看守所,陈爱忠遭到恶警佟玉福电击。1月14日,大法弟子杨桂宝被毒打致死。

2001年8月27日陈运川和二儿子陈爱立一起被非法判刑二年,陈运川被劫持往石家庄四监狱继续迫害。陈爱立在邪党法庭上最后陈述时,只说了一句话:“善恶有报,这是宇宙中绝对的真理。”

同年9月12日,大儿子陈爱忠被非法劳教三年,秘密送往荷花坑劳教所第六大队。在六队里恶警后来又用各种酷刑企图强行逼迫他放弃信仰自由的权利。为此遭恶警王玉林、犯人刘仲华等人的轮番毒打、用电棍电击、用绳子捆绑。陈爱忠为抗议这种残酷的迫害而绝食。2001年9月20日在劳教所恶徒的野蛮强行灌食中死亡。

他的母亲是这样叙述的:“我最后见到大儿子是2001年1月1日那天,我们全家去天安门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在天安门全家遭到了绑架后,我就再也没见到大儿子。唉!我大儿子受老罪了。他曾被北京、河北省多个地方关押、迫害、酷刑折磨过,他们采取最卑鄙、最流氓的手段逼迫他放弃信仰,可是到死,我儿子都没有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最后他们把他关进河北唐山荷花坑第一劳教所,去的第8天就被他们给迫害死了。2001年9月20日,我的大儿子陈爱忠永远的离开了我们,他死的很惨啊!受尽了折磨,死那年才33岁……”

四、二女儿陈洪平被当地派出所和高阳劳教所折磨致死

2001年6月9日,陈洪平和大姐陈淑兰在讲真相时,被怀来县东花园派出所恶警抓捕,分别被反铐在“老虎凳”上,不能动。下午,在非法审问姓名与地址时,恶警软硬招都用上了,没有得逞。下午6点左右,陈洪平双手脱铐,扔下铐子就跑,被9个恶警追上抓回,双手反铐,用绳子绑着胳膊吊在门头上,有恶警还不断地抖动铐子。

陈洪平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陈淑兰也跟着喊。不一会儿,陈洪平被吊昏死了过去。陈淑兰在旁边目睹了这一切。

晚上11点,陈家姐妹被送往怀来看守所。妹妹陈洪平的手都肿起来了,全身都是伤,头上还有一把头发被拽掉了,露出白白的头皮,口吐鲜血。

6月11日上午,陈洪平被劫持到河北高阳劳教所。陈淑兰被迫害的奄奄一息,通知所在地昌平派出所接,昌平派出所见她生命垂危,不收。邪恶之徒害怕了,为了逃避罪责,释放了她,就这样陈淑兰东摇西晃地的走出了看守所。

在劳教所中,陈洪平被恶警犯人毒打、威逼、恐吓、整日被几十人昼夜24小时不间断的轮番洗脑。经历了一年半的非人折磨,体重由110斤降到了50多斤,骨瘦如柴,生命垂危。2003年元月29日高阳劳教所才将其送到当地医院,医院不敢留。高阳劳教所为推卸责任,连衣服都没来的及给陈洪平穿,就派一警察匆匆连夜送回家。2003年3月5日,陈洪平在她二哥的怀里永远的闭上了双眼,弥留之际仍不忘一再叮嘱家人要坚持自己的信仰。

王莲荣老人说:“2003年1月31日下午6点多,天已经黑了,北辛堡乡一个姓杨的敲开我家的门说陈洪平回来了……女儿见到我后目光呆滞,毫无表情,已经不认识我们了,一直不说话,一有什么动静就特别害怕。有时两眼直勾勾的盯着我的脸,就这么长时间的看着,而且无论白天还是黑夜都不敢一个人在屋里呆着,总得有人陪着。晚上睡觉像小孩一样让我搂着,不敢一个人睡。当时她二哥看到妹妹这个样子,都哭了……怀疑他们给我小女儿下了什么药,就问她:‘他们给你吃过什么药吗?’小女儿说:‘吃过,黄药片,大的,还给我打过针。’唉!我是亲眼看着她死去的,她死得很惨,2003年3月5日凌晨,我最疼爱的才32岁的小女儿在她二哥的怀里永远的闭上了双眼,一个母亲亲眼看着自己的孩子在痛苦中死去,却无能为力,那个滋味不好受啊。”

五、二儿子陈爱立被迫害致死

二儿子陈爱立2001年8月27日被非法判刑后,在唐山市冀东监狱五支队七中队受到了非人的迫害,他为了抗议这种残酷的迫害而绝食。他们把陈爱立绑在椅子上整整40多天,管子插在肚子上40多天,等拔出来时管子都黑了。陈爱立从狱中回到家时,家中什么都没有了,东西丢的丢,抢的被抢了。哥哥、妹妹先后被迫害致死了。

就这样父母和他三口人过日子,陈爱立为了告诉世人真相,又一次被当地派出所恶警非法抓走。

高精度图片
陈爱立

2004年2月28日,怀来县公安局刑警队和北辛堡乡派出所恶警突然闯入陈家,将王连荣和儿子陈爱立非法绑架,又将回家路上的老伴陈运川也绑架到北辛堡乡政府。

据王连荣老人生前说:“父子俩都被绑在长条椅上,手在后边铐着,儿子头上蒙着一个黄色塑料袋,用胶带缠着嘴。老伴头上蒙一个毛线帽,像蒙面人一样,嘴用毛巾勒住,用胶带紧紧的缠绕着。我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整个头上也被套上一个毛线帽子,再从外面把我们嘴和鼻子用胶带紧紧的缠住,使我无法呼吸,憋得难受极了。双手铐住,捆在长条椅上。天快黑了,他们才给我们三人松开绑,但嘴还是被封着,手铐在车座子底下,拉到张家口沙岭子。当时我担心陈爱立这么长时间了是不是憋死了,真是个奇迹,憋了4个多小时他还活着,打开塑料袋第一句就喊‘法轮大法好!’,而且声音洪亮。”

随后,陈家三人被劫持到河北省张家口市沙岭子片地“法制学校”(实为非法洗脑班)遭受法西斯式的迫害。在洗脑班,三人绝食绝水抗议非法关押和迫害。两个多月后,陈爱立的体重只剩下了50多斤,身体已非常虚弱,生命危在旦夕,才被放回,同时洗脑班将陈运川也放回。他们却被反锁在家中,并且北辛堡乡派出所派人日夜看守。

王连荣老人讲:“当时我们三人被绑架到沙岭子洗脑班后,我们为了抗议这种暴行,一直绝食绝水到4月27日,儿子生命垂危,他们就给放了,让我老伴回去侍候他。儿子觉得不能在家等待着身体好了再被他们绑架,7月10日从院墙跳出去,流离失所了。随后,老伴又再次被乡政府绑架,送回沙岭子洗脑班。我在洗脑班被关押了半年多后身体出现了发烧、咳嗽、头晕等症状,他们把我拉到张家口市传染病医院,在那里住了一个多月,不但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后来就昏迷不醒。10月19日他们看我快不行了,把我放了,因家里没人,把我老伴也放了。”

陈爱立虽然摆脱了恶人的监控,但是身体一直呈现病业状态,而且越来越严重,2004年11月5日在流离失所四个月后离开了人世。母亲王连荣说:“2004年11月5日晚上,有两个陌生人用车把我儿子陈爱立的遗体送了回来,当时我就懵了,我无法接受这种残酷的现实啊!”陈爱立被迫害死了,当时年仅35岁。

六、大女儿陈淑兰仍被非法关押,幼女被送敬老院

陈家大女儿陈淑兰,今年40岁,和其女儿李颖一同修炼,1999年4.25和全家一起去北京证实法,2001年元旦和全家人一起到天安门证实法,2002年9月16日和妈妈一起在北京昌平区被恶警非法绑架。后陈淑兰被转到北京公安局七处,后被非法判刑七年半,现仍在北京天堂河女子监狱遭受着迫害。

陈淑兰的女儿李颖也同样遭遇了许多苦难。在母亲、外公外婆相继被非法关押、两位舅舅一位小姨被迫害致死后,小颖被北京昌平“610”送入敬老院,在敬老院中已生活了两年多。

2002年9月17日上午,年仅10岁的李颖正在北京昌平城北中心六街小学上课,被老师叫出去,骗她说:“你去学习学习”。之后将她劫持到了昌平朝凤庵的一个度假村(实际是迫害法轮功的洗脑班)。在那里她见了妈妈一面,李颖说:“他们要将妈妈带走,我死活不同意,紧紧抓住妈妈的胳膊不放,不许任何人靠近妈妈,谁过来我就连踢带踹的跟他们拼,绝不允许他们把妈妈带走。”后来他们骗她以后一个星期看一回,把妈妈强行带走了。

小李颖2005年对明慧特约记者说:“在洗脑班里,当天晚上,他们就轮流对我灌输诬蔑法轮功的东西,并威胁我说‘不转化就不让上学’。这些人太坏了,把妈妈带走了,也不知道给带到哪里,还不让我上学,不让回家,还强迫我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他们不让我睡觉,到半夜一两点钟还不让睡觉,我走到哪儿都有二三个人跟着。8天后,为了能回去上学,我被迫签了字,可是签了字他们也没放我回家,还是把我留在了朝凤庵住,每天学校用车接送我上学,不让有自由。

2003年1月9日上午,他们(610)没经过我同意就把我强行送到了昌平敬老院,那地方很偏僻,离学校很远(约5-6里),每天步行上学,我很害怕……

他们说一星期见一次妈妈,他们完全是骗人的,两年多我才见一次妈妈,而且还是我小舅活着的时候带我去见过一次。他们这些人坏透了,他们净说些骗人的鬼话。

那是2004年2月16日,在北京天堂河女子监狱,妈妈被他们判了七年半,折磨得不成样子了,妈妈的头发白了一半,老了很多,昔日的那个年轻漂亮的妈妈不见了,我只想哭,但我又怕妈妈难过,只好强忍着泪水。

会见只有30分钟,而且是隔着大玻璃通过电话说话,好多心里话一点也说不出来,旁边还有警察盯着,我多么想让妈妈拥抱一下……”

小李颖说:“我很想念妈妈,希望早日结束这场对好人的迫害,我怕妈妈也像小姨和两个舅舅那样,被他们给杀害了。”

七、王连荣含冤离世,苍天含悲

至2004年11月5日,王连荣老人四个儿女,已被邪党不法人员迫害致死三人,大女儿被关押在监狱遭受迫害。

2005年1月份为避免再次被绑架,王连荣和老伴陈运川也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一年半以来,二位老人颠沛流离、辗转他乡五处,经历了许许多多的甜酸苦辣。

2006年8月4日上午11时,经历了长达七年魔难的王连荣,在异地他乡,停止了微弱的呼吸、含冤离世,终年65岁。

68岁的陈运川老人那已疲倦至极的身躯,清瘦的面容和满头华发,孤独一人守候在老伴跟前……下午,天空突然阴云密布,飘起了蒙蒙细雨……

陈家的悲惨遭遇,是千万个法轮功修炼者七年来惨遭中共邪党迫害的一个缩影。目前还有成千上万的大法弟子,象陈家大女儿陈淑兰一样,被非法关押在中共的邪恶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和秘密集中营等地,遭受着残酷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