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坚定实修


【明慧网2006年8月17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在96年的夏天通过姑姑一家人的修炼而走入大法的,而当时11、12岁的我根本就不知道法轮大法到底是什么,因为从小就是一个很听话的孩子,姑姑从小对我也很好,所以看着姑姑一家人炼,那我也就跟着炼了。就在我修炼大法一段时间以后,每当我放学骑着自行车去姑姑家参加集体学法的路上,总是感到有人在背后推着我,一路上轻轻松松的,一点也不觉的累,一会就到姑姑家了。我就把我在路上的感受讲给同修听,之后我才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在帮我,鼓励我,让我坚修大法。

随后就升入了中学,由于课程的繁重,加上对法的理解不深,不能保证每天的学法和炼功,就这样半修不修的状态持续了很长时间。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后,我就放弃了这部宇宙大法。但在2004年,当我来到爱尔兰之后,我又从新返回到了修炼的路上。起初每天都能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但就在我找到工作之后,由于还钱心切,拼命的工作,每天几乎根本就没有时间去做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就这样又荒废了一年的时间,回想起来,真是辜负了师父的慈悲救度。

就在2004年底九评刚刚问世,看着其他的同修纷纷上网发表声明退出那个邪党组织,我也就出于形式上网发表了声明,退出那个邪党组织,但内心却没能理解其中的含义。抱着这样的心态,我开始了向家人讲真相的历程。一开始由于自己的心不纯,根本就没有抱着救度众生的心态而是走形式,再加上对亲情的执著和急切的那颗心,得到的效果不是很好。但随后通过学法,同修之间的交流和上网看其他同修写的相关文章,以及对九评再一次的认真阅读,对退党这件事又有了新的认识和理解。

当我再一次劝家人退出那邪党组织的时候,再也没有了上一次不好的心态,觉得自己的心很纯净,念也很正,而且掌握了一定的方法,并没有直接开门见山的讲,而是从当今社会的现状切入话题,然后转到了我父母的身上。因为我母亲下岗7年没收到1分钱的补助,而我父亲被原单位买断工龄,虽然拿到了一些补助,但从此失去了工作和退休养老金。之后,我切入正题开始讲那个邪党的历史,在这过程当中,我试图打开他们尘封多年的记忆,毕竟他们都是过来人,同时也感受到另外空间那个邪党的因素在加深他们的恐惧心理,来企图干扰我讲真相。在我持续发正念的同时,我告诉他们神看的是人心,退党可以用笔名,何况中国有13亿的人口,那个邪党根本就找不到你们,但他们还是有所顾忌,随后我就讲了关于“海啸”和“黑暗与光明”的故事,他们由起初不愿意听,后来能够静静听我讲,这个过程的转变我悟到是干扰他们的那个邪党因素越来越少,越来越少,最终他们退出了那个邪党组织,给自己选择了一个美好的未来。

在这以后,通过持续的向他们讲真相以及对我母亲的鼓励,最终母亲答应我到所有的亲戚家去讲真相,劝他们早日退出邪党的组织。当我母亲第一次去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什么效果,之后她有些打退堂鼓,随后我意识到母亲毕竟是常人,我就给姑姑打电话,希望她能和我母亲一起去,姑姑欣然的答应了。当我一次在网上见到母亲时,她满脸的笑容对着我说:“拿好笔和纸记好了”,这时我真切的感受到母亲和姑姑已经成功的劝退了我的所有亲戚。

一周过后,又一惊人的消息传来,母亲带着我84岁的姥姥去医院做每周的例行检查。当检查结果出来之后,母亲被震惊了,姥姥的糖尿病竟然神奇般的不见了。姥姥的病好了,这一喜讯震惊了我全家人,起初父亲说是他的饮食搭配的合理,所以姥姥的病才会好,之后在我和父亲的交谈中,父亲也意识到了自己所说的话是多么的可笑。从此之后,我的家人每天开始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 好”。

感谢伟大的师尊!

谢谢大家!

(2006年爱尔兰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