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航机长避难与“告密文化”


【明慧网2006年8月18日】很久以前读到过一个笑话,说的是几个来自不同国家的人谈论什么是最幸福的时刻。使我至今不忘的是一个来自斯大林肃反时期的苏联人的话。他说,当你早晨被一阵敲门声惊醒,打开门发现秘密警察站在门口说,“伊凡·伊凡诺维奇,你被捕了”,你却能对警察说,“对不起,伊凡·伊凡诺维奇住在隔壁”,这才是“最幸福的时刻”。

说是一个笑话,其实故事中透露出的那种生活在恐惧之中的感受,却让人笑不出来。这种恐惧,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共产专制之下特有的人与人不能互相信任的“告密文化”。

告密之风,盛行大陆

上海东方航空公司资深飞行员袁胜,在飞往洛杉矶前给一地勤人员讲《九评共产党》和退党潮时,被该人告密,险遭警察拘捕。由于300多位乘客已经登机,警察只好留话:回来再算账。袁胜为避免回国以后被中共迫害,不得不在美国寻求政治庇护。

袁胜被迫出逃,源于被人告密。告密之风,不但在文革时代,就是在今天的大陆实际也很普遍。

笔者本人在10多年前就读中科院研究生时,曾到北戴河实习,带队老师多才多艺,能说能唱,晚上在招待所组织学生搞了个聚会。也许是该教授唱了什么不合党的主旋律的歌(我没有觉得),回校不久,随队的助教就跟我们打听是谁到院里告了教授一状,大伙一听都挺生气的,什么时代了,还真就是有这样的人。

2005年吉林艺术学院戏剧文学教研室的一名年轻教师卢雪松,因在课堂上及课后与同学探讨历史文化问题,被学生中的积极分子告发,说其在课堂散布不利于党的言论,故而被学校停课。

据一位大学教师披露,他们学校在2005年下学期启用了学生特务制度,监督教师课堂言论。这种学生特务有个专用的称谓,叫做“信息员”。就是学校当局从学生里面选调一些非常听话的学生,作为“入党积极份子”培养,安排到不同的院系,听各科老师的课,成为党掌控师生动态的耳目。

“告密文化”是如何形成的

“告密文化”离不开专制独裁。“洗脑体系”和“整人机制”是中共“告密文化”形成的温床。

通过“洗脑体系”,中共不仅剥夺对方辩护的机会,也把人洗脑成认为告密合理,告了别人,会更好的保护自己。中共最大限度的丑化被害群体,煽动民众仇恨,操纵人们去告密。但是,如果告密没有后效应,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告密者了。这就需要中共那一套邪恶的对被告之人想怎么整就怎么整的 “整人机制”,这样告密之风才会盛行。这套整人机制是中共独裁者维持统治不可或缺的工具。过去是“政治挂帅”的赤裸裸的整人,现在是披上“法律”外衣的更流氓的整人。“反革命罪”、“颠覆国家政权罪”、“破坏法律实施罪”、“泄露国家机密罪”、“危害国家安全罪”等不一而足,这些罪名大多数是用在因言论、信仰获罪的无辜的百姓身上。同时,中共还会施以小恩小惠来鼓励告密,另一方面,告密造成的人人自危的恐惧,也会激发人去主动告密以免受牵连,更有一些人养成了喜欢看到他人被整的阴暗心理,而乐于告密。

每一次中共的运动,其重要组成部份就是发动告密。就在人们说现在大陆言论多么自由,在饭桌上也能说说领导人的笑话时,他们却相当自律的去回避有关法轮功的话题。在敏感问题上,“言论自由”不在了,因为他们都怕有人去告密,给自己惹麻烦。

中共统治人民的所谓一大法宝就是所谓的“群众路线”,其重要功用就是让老百姓互相揭发告密。中共连最基层的街道居委会都大加利用,人称“小脚侦缉队”,让告密的气氛弥漫在整个社会中,造成人人自危,从而不敢越党的言论雷池半步。告密成为中共能够维持害人运动的重要手段之一。

告密并不一定都是匿名的,当告密者有恃无恐的时候,他会公开告密。通常在中共的运动高潮时,被中共打击的对象不受任何法律的保障,他们的权利处于社会的最底层,这时,告密者们就会肆无忌惮。出卖袁胜的告密者,就是这样,凸现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严酷背景。

如何区分专制社会的告密和民主社会的举报

有人会说,在西方民主国家,不也是有投诉、举报吗?你要是后院的草长得太高了还没割,说不定有邻居到社区管理委员会去投诉你;你养了狗哪次忘了系绳子,也有可能被投诉;就是虐待自己的妻子和孩子,都会被人报警;特别是现在的反恐时期,政府更是鼓励群众去举报任何可疑的行为。

可是,日常生活中,就算是习惯于用“告密”一词的大陆移民,也很少把民主社会的这种匿名“投诉”跟 “告密” 联想到一起。而在大陆,就算你是“公开揭发”,如同那个把公安引来抓袁胜的机场地勤人员,人们也很容易就把他的“公开”行为当作“告密”。为什么呢?这是因为专制社会的“告密”和民主社会的“举报”有着根本的区别。

民主社会民众举报的内容是为维持社会良性环境的,很正常的,并不夹杂害人的成份;而专制社会告密的内容大多是政治性的,同党的运动和言论钳制有关,比如什么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啦,什么收听敌台啦,什么散布反党言论啦等等,最明显的就是同党的整人害人运动有关的东西。在中共正在搞的运动中,比如,当年的六四开枪,现在的镇压法轮功,如果有谁言论同党不一致,就很容易遭人告发。

什么是反政府?什么是恐怖主义?什么是国家安全?专制社会同民主社会有完全不同的定义。在中共专制社会里,同党不一致,就是反政府;维护宪法赋予的言论自由信仰自由的权利,就是搞恐怖主义;揭露共产党的害人历史,就是危害国家安全。所以,清醒的人,很容易区分什么是共产党的“告密文化”,什么是正常社会的民众举报。

更明显的是,正常社会也不存在象共产党那样的一个动用国家机器、并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整人机制。

如何结束“告密文化”

同其它共产国家一样,经历各种运动的中国大陆人民,对于这种“告密文化”可谓是深恶痛绝。“告密文化”是共产党统治的必然产物,因此,只有解体了共产党,彻底破除了党文化,人心才可能恢复正常;人重新良心发现、重新认识伦理道德的价值,才能真正杜绝“告密文化”,社会也才能步入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