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丽霞被哈尔滨万家劳教所迫害致死的详细情况


【明慧网2006年8月18日】白丽霞(Bai, Lixia),女,1955年生人,文化:中专,工作:鸡西矿务局机电厂电机车间试验员,家庭原住址:鸡西市鸡冠区跃进委机电厂住宅楼。迫害致死时间:2002年2月28日,时年:47岁。

白丽霞

鸡西大法学员白丽霞,1997年患乳腺癌曾两次住院,做过乳腺切除手术,生活不能自理。在对生命的绝望的最后时刻,没想到法轮大法在1998年5月救活了她,使她成为健康人,在生命的长河中开始了新的进程。她指望着后半生好好修炼,好好工作,可万万没想到的是,中共恶党又把她推向了死亡,她的最终愿望是揭露邪恶,讲清真相,证实大法。这个愿望在她被迫害致死4年后的今天终得实现,但愿白丽霞的在天之灵会有些许的安慰!

1997年,白丽霞身患癌症,这对她来讲犹如当头一棒。难道自己只有在痛苦中了此余生?此时她觉得精神上的打击远比身体上的病痛要大得多。她对自己能否继续生存下去产生了绝望的念头。

白丽霞是幸运的,1998年5月,她毅然把医学判了“死刑”的自己交给了法轮大法。得法修炼后,身体得到了迅速的改变。她全身开始有了活力,愁眉不展的她整天乐呵呵的,她迅速康复的身体验证了今天的实证科学以外还有超常的科学。同修们出远门去洪法,照顾她逐渐康复的身体,不让她去,她却一定要去,因为她知道自己是个最有说服力的人。她想到还有很多的人被疾病折磨着,她有责任把法轮大法告诉更多的人。一次同修们去十多里外的商干校(乌拉草沟)洪法,来回近20里的路程她都是徒步走下来的。

白丽霞能上班了,她身体的迅速变化使一些对功法效果半信半疑的人走了进来,其中有一对是患癌症的母女俩。

1999年7月20日中共恶党对法轮功开始了邪恶的迫害,修炼人暂时失去了炼功的环境,在地方政府没有人接待上访的情况下,她毅然在7月21日到省城哈尔滨上访,被警察劫持到黑龙江省体育馆,她向警察现身说法,那些警察们听了很受感动,告诉她:这个事我们也管不了,你们上北京找江泽民吧,是他不让炼的。

7月23日白丽霞从哈尔滨回到鸡西,8月份她组织了很多同修看了电影录像――《耶稣传》,坚定了好多同修在邪恶环境中的正信,几天时间走了一大批学员进京上访。8月底白丽霞与其他十多名同修一起去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功对亿万人民、国家、社会和家庭的好处。

白丽霞走后,她的住宅楼附近布满了盯梢的岗哨,白天由鸡冠区跃进委的社区主任孟秀敏带领多人在楼周围盯着,晚间换上派出所的片警们继续蹲坑,欲等白丽霞一回来就立即抓捕。

1999年9月白丽霞在北京证实法轮大法期间和其他同修一同被抓,恶警们把她们12个人用绳子一个个连成串绑在一起,当路过天安门的时候,白丽霞和同修们向非法押解她们的警察说:你们抓我们这些好人,让我们这样走过天安门广场,国际友人们在看着,是谁败坏了国家的形象?你们不觉得丢尽了中国人的脸吗?

1999年9月30日,鸡西市鸡冠区向阳派出所所长刘铁夫指派片警李笑迁与机电厂“610”办公室主任崔万义去北京于10月3日将白丽霞劫持回鸡西,她身上带的2400元钱被鸡西公安的恶警搜走,家人多次索要至今仍未归还。并将其关押到第二看守所11号监室,恶警逼迫写悔过书,白丽霞不写,恶警们扬言不写就把你“劳教”。之后又转到第一看守所9号监室继续迫害。

在监室里,白丽霞流着眼泪对身边的同修和其他嫌犯讲诉着:学法前我病的什么活都不能干。我在房间里看到对面楼上的家庭主妇们进进出出做家务,我羡慕极了,心想我什么时候能象她们那样轻松愉快的做家务该多好啊。想不到的是炼功后我的愿望实现了,我怎么能放弃修炼呢?“真、善、忍”哪里有错呢?我去北京就是为了让更多的人都有这样的炼功机会,有个好的身体和心境。

1999年12月26日白丽霞被公安机关非法劳教二年送黑龙江省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鸡西一同非法劳教28人),遭受了极其惨烈的迫害。刚去时她们睡在水泥地上,铺在身底下的塑料布早晨起来时下面是一层水珠。因当时万家劳教所实行大面积“转化”,对新送进去的炼功人互相不让见面,单独包夹,欲达到逐个转化的邪恶目的。

2000年10月,哈尔滨万家劳教所追随恶党的邪令,动用酷刑想以此提高转化率捞取政治资本。 10月23日,恶警成立了所谓的尖刀班,把白丽霞等7名大法弟子集中起来进行迫害,恶警们亲自与普通劳教人员把白丽霞从楼上拖到楼下暴力殴打。女恶警孟祥芝还在白丽霞起了满身的脓包疥的痛苦之时强迫她超负荷劳动。

2001年1月份,白丽霞被分到十二队,那里更加邪恶,正月初八那天带着电警棍、全副武装的男女恶警们把他们认为能起鼓动作用的20多名大法弟子都集中到的大操场上,它们让大法弟子迎着寒风站在冰天雪地上很长时间,这些大法弟子被送进了特管班,恶警叫嚣,谁不转化也不行。她们被强行带到食堂去单独过筛子迫害;在监室的100多人也照样实施邪恶的手段强行转化,恶警队长张波叫白丽霞出来(到监室外面),白丽霞没有动,当天晚上它们继续整治大法弟子,一男恶警把白丽霞打了,问白丽霞还炼不炼?白丽霞说:炼!恶警们就又打她,疯狂的无理智的恶警们把坚定不放弃自己信仰的修炼人通通用手铐铐上绑暖气管、蹲厕所,悬空吊在窗棂上方的铁管上,对身体已经很虚弱的白丽霞也不放过。终于,白丽霞被恶警折磨的倒下了,但是她仍然和大家一起绝食反迫害。正月十五元宵节在冒着热气的一碗碗煮元宵面前,大法弟子们忍饥挨饿没有一个吃的。十五刚过恶警们把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的白丽霞送到了万家医院。这时白丽霞已经吃不下任何东西,浑身疼痛,常处于昏迷状态,而且便黑水,1米70高矮的她瘦的不成样子,当时她已被非法关押一年多。这期间,万家劳教所有的恶警听说白丽霞炼功前得过乳腺癌,他们不信,特意到鸡西调查。当看到白丽霞的生命已经垂危,怕担责任慌忙通知白丽霞单位接人。

2001年2月9日由鸡西市机电厂保卫科科长高弘和司机吴德和把白丽霞接回鸡西,千里之遥一路上白丽霞没吃一口食物,只喝了半杯水。

由于恶党的迫害不断的升级,鸡西的形势照样非常邪恶。白丽霞回到家中,没过上一天消停日子,部份家人对恶党的恐惧导致对白丽霞在生命垂危时仍不放弃信仰不理解、机电厂的上级单位鸡西矿务局“610”办公室对已经卧床的白丽霞再度施计迫害,矿务局政法委副书记、公安处副处长、“610”办公室主任乔云额(音)带领多人到白丽霞住处搞电视录像,诱导其按照他们教的说――法轮功不让吃药打针才造成身体这样的。

对于恶人欲借机栽赃陷害法轮功的邪恶伎俩白丽霞当场进行了揭露,痛斥了他们的不法行为,白丽霞一五一十的证实了大法在自己身上的神奇效果,并严肃的告诉他们,如果没有这场浩劫,不失去炼功的环境,劳教所不迫害炼功人,我的身体不会这样的。

恶人对这次录像进行了精心的后期制作,上电视后做了语音等方面的篡改后,在鸡西地区进行了邪恶的造假宣传,毒害了众多的鸡西百姓,他们在炼功人中也大肆宣传,说什么“看看白丽霞都转化上电视批判了……”白丽霞向家人和看望她的同修揭露了恶党的一贯欺骗手段和造假宣传。

2002年2月28日,白丽霞这个从生命的绝望中走向光明,却万万想不到的是在鸡西公安和万家劳教所恶警的共同迫害下将一个只为做好人、炼就个好身体的人残害致死,恸问苍冥:天理何在?

在那次录像中,鸡西矿务局“610”办公室的恶人向她的家人进行了邪恶的欺骗宣传,致使一直为白丽霞跑前跑后并深爱着姐姐的胞妹白丽琴相信了恶人的话,在录像中为姐姐做了反面宣传。姐姐致死后的不长时间,白丽琴患了心肌梗塞,2006年7月10日早4点多突发大面积心肌梗塞,死在家门前的马路边;受到株连迫害的还有白丽霞80岁的老母亲。

鸡西地区区间号:0467.鸡西市鸡冠区邮编:158100

参与迫害的相关单位及责任人:(以●为追究法律责任的标记、请知情同修对待查人员的年龄、文化、家庭住址、电话号码进一步查实,发到网上,并向以下单位及个人讲清法轮功遭受迫害的真相,救度更多的世人)

●鸡西市劳动教养委员会(待查)
鸡西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地址:鸡西市鸡冠区中心大街37号,
总经理室:2669270。
党委副书记室:2659850。
纪委书记室:2669285。
●刘处长:鸡西矿业集团保卫处
●乔云额(音):鸡西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政法委副书记、“610”办公室主任,拟筹建的鸡西煤业(集团)有限责任
公司归口南山公安分局副局长(其它待查)
现单位地址:鸡西市红旗路向阳街,向阳派出所对面一楼,鸡西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右侧。

●鸡西矿业集团有线电视台:2359807.(红旗路10号)
●鸡西市电视台:电台路11号、电话:2357518。
鸡西市广播电视局总机:2328154、2328123、2328192、2328865。
鸡西广电网络公司:2328111。
微波站:2678906。
刘铁夫 :鸡西市鸡冠区公安分局 向阳派出所(待查)
孟秀敏:鸡西市鸡冠区跃进委社区主任现已退休(机电家属住宅61号楼2单元)
鸡西市鸡冠区跃进委社区电话:2386458
高凤山:鸡西市机电厂党委书记,手机:13704680552。
●崔万义:鸡西市机电厂610办公室主任已退休,宅电:2354406
●孙文宪:鸡西市机电厂610办公室。保卫科书记已退休,宅电:2367986。
李振义:鸡西市机电厂610办公室已退休(待查)
●鸡西市第一看守所电话:2313110、2314110。
●鸡西市第二看守所所长:董(待查)看守所电话:2324308、2325053。
●黑龙江省哈尔滨万家劳教所所长:卢振山,(待查)
●副所长:史英白,现在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任所长(待查)
●管理科科长:刘伦,现在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副任所长(待查)
●七队队长:武金英现已调离在司法局纪检科(待查)
●七队副队长:林顺英、齐桂芝(待查)
●十二队队长:张波(待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