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着对大法坚信 闯过三年非法囚禁


【明慧网2006年8月19日】我因坚修大法,被非法关押三年多,在一千多个日日夜夜里,我从没动过所谓“转化”的念头。

2001年,我到北京上访被邪恶非法关押在北京宣武区看守所,当时有个矮个子恶警对我胸部猛击十多下。随后没几天我就被送到江西非法关押。当时正值所谓的天安门“自焚”事件发生,凭着对大法的坚信,我没有动摇,没有被假相所迷惑,之后我又被转到湖南省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在这一年我先后在三个省(市),七个监管单位被非法关押。

2003年上半年,我在送真相资料时被邪恶绑架,被非法关押在长沙铁路看守所,我绝食47天,抵制邪恶对我的迫害。我多次高呼“法轮大法好”,恶警多次将我打倒在地上,用皮鞭抽打我,并恶狠狠的说要消灭我。我虽然被它们打倒,却并没有被它们打败。

2003年下半年,我被邪恶非法送到长沙新开铺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在劳教所非法关押期间,恶警先后伙同一百多个犯人看管我,这些犯人有坐过三十多年牢的老头,也有判过死缓的重刑犯,还有吸毒犯,恶警妄想利用这些人来迫使我“转化”,但是它们的目的都没有得逞。

由于我坚决不向邪恶妥协写所谓的“三书”,恶警曾多次扬言要打死我,有的恶警威胁我说,不“转化”的要想走出新开铺劳教所只有两条路:一是被压迫成精神分裂;二是身体被整残废;还狂妄叫嚣说就要与神赌。

在劳教所我多次听到过“法轮大法好”的呼声,至少不下数十次,有时耳边都有声音对我说“法轮大法好”。有一次开餐时候,一人与我擦肩而过时对我说:“法轮大法好,你一定要坚持!”这个人并非大法弟子,这使我很感动。

有一次,恶警为了逼我“转化”,两天两夜不让我睡觉,逼我站着,脚都站肿了。2005年9月底,我的双脚突然没有什么知觉了,走路都要人扶着。这时有警察说我的脚要是再这样不好,就可能会保外就医。当时我想我根本就没有病,我也不需要保外就医,我就要靠正念站起来,也好让那些警察能明白大法好,从而醒悟过来。

我每天蹒跚而行的时候,我就默念师父的经文:“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后来奇迹出现了,有一天我感觉到我的腿有点痛,然后就有知觉,我的双脚就又恢复正常了。

在新开铺劳教所,我还亲眼看见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郴州大法弟子余绍其上厕所时,连手都被恶人用绳子、带子绑着;衡阳大法弟子聂飞跃被捆在床上,连脚都被捆着;为逼迫郴州嘉禾大法弟子肖四谦“转化”,恶警及犯人用他妻子来威胁他,后来我一打听,他妻子也是大法弟子,在湖南省株洲白马垅劳教所被迫害致死(我不知是否真实,请同修核对一下),显然是威胁肖四谦要将他迫害致死。

我在劳教所有一点很感触,就是有的同修在那特殊的情况下,对师父讲的法没有记住,有的同修连一首《洪吟》的诗都背不下来,从而被邪恶钻了空子。有些同修认为在劳教所就不能学法炼功了,其实不然,在劳教所的三年中我亲眼见证了在24小时不间断有人看守的情况下,分分秒秒有人盯着的情况下,有的同修照样把五套功法炼完了,而监视他的哪些犯人却象木头似的什么也没看见。并且师父的《洪吟》、新经文,我自己就是在劳教所背下来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