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党对我和家人的迫害


【明慧网2006年8月2日】自1995年底修炼法轮大法以后,身心都很健康,全家人也受益匪浅,正如师父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我丈夫虽然不炼功,但对法轮大法的功理非常敬佩,原来他身体不太好,气管炎、末梢神经炎、心脏病等都好了。我按着真、善、忍、大法修炼,使我们全家人生活的格外的幸福。

99年7.20以后,中国江氏流氓集团 ,开始迫害法轮功,在它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株连政策下,我们全家人承受了严酷的魔难。

一.工作单位领导的迫害

法轮功是我的信仰,为大法讨还公道,为师父讨还清白,我曾不止一次去北京上访。我原单位医院院长李贺明非常恼火,他紧跟江氏后尘,先后三次非法关押我及本单位同修。其用心之卑鄙,手段之恶劣,致使我们单位年轻的法轮功学员郑颖在百般无奈之下,从四楼跳下,造成严重骨折损伤,尚未痊愈被迫流离失所,至今杳无音信(编者注:自残,包括跳楼,都不符合大法的教导。)

二.经济勒索

恶人在行为上的虐待、歧视,人格上的侮辱,都未能让我动心。在经济上,非法扣发我一年工资,公安恶警勒索人民币五千元,那一年经济损失多达两万元。

接着我的女儿又被院长李贺明开除公职。善恶有报是天理,如今的李贺明已连遭恶报丢官罢职,且祸及亲人,其妻子宋某某已遭车祸身亡。

三. 被看守所、开平劳教所非法关押迫害

我曾三次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后有两次被转到臭名昭著的开平劳教所非法关押,最长的一次达6个月之久。在那人间地狱里,大法弟子普遍承受打骂、欺凌、侮辱、各种姿势的体罚,不让睡觉等。迁安大法弟子裴翠荣因坚持信仰,长期遭受恶警电棍电击,全身青紫,以至于大小便失禁,她离开开平劳教所没有一个月,便含冤离世。

四.精神重压迫害

在大法惨遭迫害的七年中,出了看守所、劳教所的日子也没有安稳过,单位、当地派出所,610经常登门骚扰,恶语相加,尤其是节假日、“敏感期”,轻则电话威胁、恐吓,重则扣留、不让回家。

这种长期的恶党的压力致使全家人承受着莫大的精神负担,特别是我丈夫精神受到巨大刺激,真的是度日如年。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身体状态每况愈下,原来膀大腰圆,如今瘦的皮包骨。几年来,我的丈夫因为我的修炼承受莫大的屈辱,常年照顾我,如今身体也垮下来了。我们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如今沦落到双双病魔缠身、苦不堪言……。这是从精神到肉体双重迫害的结果。

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如此残酷的迫害手无寸铁的大法修炼者,天理不容啊!我相信善恶报应的一天已经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