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高碑店公安局掠夺大法弟子财物


【明慧网2006年8月2日】今年6月7日,五名大法学员在高碑店地区被非法绑架,同时被掠走了很多钱物等。不久前,大法学员的家属前去高碑店公安局要求归还钱物等,结果高碑店公安局左推右推,最后要求家属列出所欠物品单据,态度蛮横强硬;而另一家属去要东西,高碑店公安局拒不承认有6000元钱和一串钥匙,其它的东西则说已被没收。

《九评共产党》里总结共产邪党有九大特征,对九大特征之一的“痞”有一段精彩描述:毛泽东说“流氓地痞之向来为社会所唾弃之辈,实为农村革命之最勇敢、最彻底、最坚决者”。流氓无产者加持了中共的暴烈,建立了早期农村苏维埃政权。“革命”,这个被共产党的话语系统灌注了正面意义的辞语,实在是所有善良人的恐惧和灾难,是取“命”来的。文革时讨论流氓无产者,共产党认为自己被叫做“流氓”不好听,缩写为“无产者”。

“痞”的另一个表现是耍无赖。

看看高碑店公安局实实在在的是共产邪党制造出来的痞子流氓本性的见证,拿走了人家东西不当场给列清单,人家要时,却让被拿走者拉单子,这不是在耍无赖吗?拿了人家的钱和物,却不承认,这不就是共产邪党“无产者”的口号吗?

当初,拿资本家的工厂,要人家跳楼;拿了地主的土地,还要把地主批斗甚至打死;当今占了农民的地,农民依法上访,被称为乱民,被打死,有的被入狱。无产者,实质上就是不生产的人用暴力和耍无赖掠夺生产者的劳动果实。

据初步统计,高碑店市公安局及610法轮大法弟子非法罚款高达106万元之多。这还不包括在以后绑架关押拘留所、看守所的罚款。初步统计数字:北城办事处罚款76500元;东盛办事处38000元;和平办事处101300元;城镇198400元;方官134270元;军城85000元;高桥33300元;义和庄122376元;东马营128500元;新城48408;梁家营28200.这笔罚款大多都是610头目赵克军、施加培、赵军,马颖所收,而且任何收据、字据全部不给,实属抢劫。

痞子惯用的是暴力。《九评共产党》讲“斗争成为共产党获得政权以及维持生存的主要“信仰”。毛泽东的名言“八亿人口,不斗行吗”正是这种生存逻辑的表白。和这个表白同样闻名的,是毛泽东的另一句话:文化大革命,要“七、八年再来一次”。重复使用暴力,是共产党政权维持统治的重要手段。暴力的目的,是制造恐惧。每一次斗争运动,都是共产党的一次恐惧训练,让人民内心颤抖着屈服,以至成为恐惧的奴隶。”

在这次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中,经保定二五二医院诊断证明:大法弟子王小轮被迫害至颈椎、腰椎骨折,脑部有淤血,双下肢截瘫;大法弟子钱劲松,被高桥派出所民警邱涛和一姓张年轻民警,带进一间办公室刑讯逼供,被以扇耳光等方式殴打,导致心脏病、胃病。在钱劲松非常痛苦的情况下,仍然被用各种方式折磨:用烟头烫胳膊;用带毛刺的特制铁棍在他身上划,在他腿上划出了10公分左右的伤痕;用铁棍敲击踝骨、膝盖等骨头突出处,用由此带来的强烈疼痛来折磨他;用打塑料子弹的玩具枪,打他睾丸、耳垂、嘴唇等所有他们认为痛感强烈的地方,以此来取乐……6月26日,连化验的血都抽不出来了,钱劲松吐血,大小便失禁,脸色青紫。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说全身器官衰竭,随时有生命危险!高碑店公安局、看守所派人急匆匆的,走了一下手续,将奄奄一息的钱劲松丢给家人就跑了。

大法弟子是知道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的修炼人,是为真理舍命而不足惜的。大法弟子是以真善忍为修炼的指导原则,以教人向善、回归人的自然本性为出发点,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何罪之有?所以奉劝共产党“假恶斗”的追随者们,好好看看《九评共产党》,冷静的分析分析自己的行为。俗话说的好,不怕你现在闹的欢,就怕秋后拉清单。共产邪党的暴政已为世界人民所唾弃,希望高碑店公安局所有人员不要成为共产邪党的牺牲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