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传单与面对面劝“三退”要结合起来


【明慧网2006年8月20日】有一部份大法弟子发了很多大法真相资料与“三退”传单,却很少面对面在民众中劝“三退”,其实二者应结合起来,尤其是对收到过“三退”传单的民众,很有必要面对面再劝一劝“三退”,这是我从部份民众中反馈得到的结论。

两个月前,我专门针对本单位一些职工,查到他们的家庭住址后发了一次传单,同时对外地一些亲朋好友、同学邮寄了传单。那么,他们收到传单后,是否有人会主动上网“三退”或张贴“三退声明”呢?从我随意调查的这几个亲友、同学、同事来看,还没有一个主动的自个儿去声明“三退”的。但是我们的传单也没有白发,他们都对中共邪党本质与退党大趋势有了大概的了解。接着我和他们面对面讲“三退”,一半以上的人立即同意“三退”,剩下的说:“还要考虑”。如果我这次不是亲自上门去劝三退,那这一半多的人就很难得救。我问他们为什么收到传单后不自个儿声明“三退”。他们说:“嫌麻烦”,而且他们还以为这些传单是搞民主运动的人士寄的,没想到“三退”会与自己的生死有这么密切的关系。他们还说我这次面对面一讲,他心里才踏实。面对面的劝他退党,那跟看一看传单是不同的。当然,他们以前看过传单,已有了一个独立的思考分析过程,在他的意识里已经有了一个“退党”的倾向,如果没有这些传单作基础,上来就面对面讲“三退”就要费劲得多。(大意)

通过这些反馈信息,我建议同修们面对面劝“三退”与发传单要结合起来,同时提出以下建议供参考:

1、在《九评》后面可以建议民众可以将“三退”声明写在钱币上用出去,(这个师父在讲法中已经肯定了的),这个比“张贴”更加方便于民众的“三退”;

2、已经超龄了的团员、少先队员和多年不交党费了的党员也应声明“三退”,才能抹去兽记,免遭天灭大瘟疫。我们在面对面劝“三退”中,许多中青年或老年人说:“我小时候入过少先队,中学时入了团的组织,现在早已自动退出了,不用再声明了。”那些看过传单的人也这么误以为自己不用“三退”了。这问题已非常严重,有必要在《九评》书后特别说明;

3、《九评》书后还应特别说明一下:凡是已经用化名声明“三退”的大陆人士,迫不得已时仍可交纳党团费、戴红领巾。上面那些收到传单的人没有自个儿声明“三退”,他们讲的“嫌麻烦”之一就是担心自己用化名退掉后,不交党费了,从而被中共邪教发现他退了党,找他的麻烦;

4、建议在每一期《明慧周报》的页边上印上短语:心念“法轮大法好”、“天赐洪福保平安”、“天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平安”等等。因为这两件事都关系到众生的得救,但是并不是每一期《明慧周报》会专门针对这两件事来编排,所以印上短语就非常必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