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家庭最难忘的一天


【明慧网2006年8月23日】今年8月2日,是我们这个普通家庭最难忘的一天,因为在这一天里,我家小孩经历了一场生与死的考验,是伟大的法轮大法师父将孩子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

事情是这样的,2006年8月1日清晨,我家小孩随同旅游团到四川名胜古迹玩耍,在到达四姑娘山时,已经是晚上11点多钟,他下车后不久就突然感到身体不适,左边脸颊疼痛(腮腺炎),急忙打电话叫来了村医的车,然后坐车到村医诊所输消炎的药。输了1个多小时的药水后,小孩感到越来越不舒服,村医急忙检查,发现小孩心跳忽快忽慢,心跳没有规律,建议立即转院到急救中心。

小孩被转到四姑娘山急救中心后,由于当地医疗设备简陋,而且已是深夜2点多钟,只有一个值班医生。当时小孩已经感到呼吸困难,左边脸颊已经变形,医生很快给他检查完毕并输上了药水,但在输液的过程中,小孩的病情一直没有得到缓解,反而病情在恶化中,医生看见小孩脸色在发红和变形,人开始进入到迷迷糊糊的状态。

当班医生这时拿来了温度计,一量,高烧39.8度,急忙告诉小孩身边的舅妈:“这小孩得赶快送成都大医院,我们这不能保证医好小孩,得立即坐急救中心的车,送到成都市中心医院去,就是送去了能不能医好都是问题”。

小孩舅妈和身边的亲人见此情况,在深夜3点多钟,立即打电话将小孩的病情和医嘱情况通知了在重庆的我们。

小孩的母亲接到电话后,思想一片混乱,电话拿在手上有点微微发抖,嘴在不停的说:“怎么办?怎么办?”还不停的在埋怨小孩不该去旅游。

我在一边看着小孩的母亲,安慰她不要焦急,小孩不会有问题的,因为我心中明白,小孩早就三退了,他的身边会有师父的法身和护法神在看护他,不会有任何危险。

我向前几步走到小孩母亲面前说:“别这么紧张,没什么值得慌张的,小孩明天早晨就会很快好的。”她接过话说:“怎么可能呢?那边说的这么严重,人都快不行了,医生说得赶快送大医院,马上就拿救护车送人,说是要先拿1500元车费。就是今天晚上不送小孩走,明天旅游团一大早也要上路呀,到另外一个景点去了,说是必须得把病人留在医院,那不连累了其他的亲人吗?这可怎么办!”

我接过话题说:“这样吧,你把电话拿给我打,只要小孩听话,一定明天早晨会好的”,我非常肯定的对小孩的母亲说。小孩母亲抱着希望半信半疑的把电话递给了我,我接过电话,对那边接电话的小孩舅妈说:“请把电话拿给我家小孩接听,好吗?我有话给他说。”舅妈依言把电话拿给了小孩,我对着电话说:“东东,我是爸爸,你听到了吗?”小孩有气无力的说:“哦!”我说:“别怕!相信爸爸,你只要心中一直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明天早晨你就会好的。”我接着说,“你们不是明天还要跟旅游团走另外一个地方吗?身体好了,你就可以去呀!”他声音微弱的说:“我不行了,我想回家。”我告诉小孩:“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想,想多了也没用,就听爸爸的,好吗?”他“嗯”了一声,我就把电话挂断了。

接下来,小孩母亲在屋里走来走去,一会儿急的去卫生间,一会儿拿起电话通知其他亲属想办法,但就是没有想到其它任何办法。

我见她这样焦急,就对她说:“这样吧,我马上坐车到成都去,叫小孩就留在四姑娘山急救中心医院,让其他的亲人明天都跟旅游团走,别耽误了他们的行程,扫了他们的游兴。”

她对我点点头,表示同意。我在8月2日凌晨4点多钟,立即打车赶到了重庆火车站,购买了当天凌晨5点15分的汽车票。当汽车就要启动发往成都时,我的手机响了,是小孩母亲打来的,她问我现在在哪里?我说,就快启程了,她说:“把票退了,不用去了。”我问:“为什么?”她说:“小孩好些了,不用去了。”

在返回家的路上,我仍然有些不放心,怕小孩如果稍微好点就把那两句话给忘了,我急忙拿起手机给小孩母亲打去电话,让她打电话去跟她舅妈说,监督小孩坚持默念,不能放弃。

小孩在亲人们的监督下,一直没忘记默念那两句话。第二天早晨,小孩的体温和呼吸都恢复了正常,医生和小孩身边的亲人都感到神奇。

当天,小孩母亲和我给他发去了手机短信,祝贺他身体恢复了健康!并祝福他第二天17岁生日快乐!还一并祝福所有照顾小孩的亲人玩的开心!

我真不敢想象,如果没有师父的呵护,我家小孩将会怎么样。希望大家从我家的经历中,认识到“法轮大法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