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否定”和“承认”之所悟


【明慧网2006年8月23日】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的。怎样做才是从根本上全盘否定呢?如果真正认识到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旧势力根本就不应该存在,在内心深处从根本上否定它的存在,否定它的一切安排,那么就不会有怕心了,但是我们许多大法弟子(我自己也同样)却不同成度的存在怕心,当然怕心在不同成度的在减弱。害怕自己被迫害,其实怕的前提就已经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存在了,不然的话怕什么呢?“害怕也是一种执著心。”(《转法轮》) 怕就是求了,旧势力钻空子借口帮助去掉执著心,就会带来麻烦和魔难。

如有的学员被邪恶控制的人或恶警审问:还炼不炼法轮功了?有的人就回答说不炼了。这不但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存在了,害怕旧势力的迫害,而且也没有经的住旧势力的所谓考验,无疑在这个时候是掉下去了。也有的学员面对邪恶坚定的回答说:炼。这好象是经受住了考验,没有怕心。从表面上看,好象是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很了不起的,很可贵的。但从实质上再往深悟一悟来看,这样回答不也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存在和它的非法审问吗?不然还回答它的问题干什么?我们助师正法是全宇宙最大的好事,最正的事,一切生命包括旧势力,只有按照宇宙大法归正的份儿,谁也无权干预。更无权迫害和所谓的考验,根本就无权抓捕审问大法弟子。谁这样干了它就是宇宙中最大的非法行动,最邪恶的行为,它就不能存在于宇宙中,就必须毁灭。那么面对被邪恶控制这样的人,大法弟子还需回答它的问题吗?还有必要回答吗?师父说“我这个人我不愿说的话,我可以不说,但是我说出来的就得是真话。”(《转法轮》)我们如果按照大法的标准去做,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就会避免许多的麻烦。

记得前几年有一位大法弟子讲她自己的一件事给我印象很深。有一次恶警和一帮人非法闯進她家,再三逼问她还炼不炼法轮功了,她就是一声不吭,根本就不理睬它们。坐在那里就是发正念,解体控制恶警的乱法烂鬼。心里没有怕、没有恨,只有为被邪恶控制的人的生命感到可悲。僵持了很长时间,恶警没有办法,只好灰溜溜的走了。这位大法弟子的做法显然是符合了大法的要求,所以就避免了麻烦和魔难。

前几年有位学员从监牢出来后对我说:我在里面受不了了,写了三书出来,出来后好做证实法的事。他这样做显然是不愿意说的话他也说了,说出来的还是假话,显然完全不符合大法的要求,在前几年还有个大法弟子被恶警抓捕后搜身,搜出电话本放在桌子上,这位大法弟子趁恶警不在屋时,把电话本撕碎扔到厕所里冲走了。他为了保护同修这样做无疑是对的,可是恶警回来见电话本没有了,就问哪去了,他却如实的告诉了恶警,当时恶警气急败坏,狠毒的打这位大法弟子,把他耳朵都打聋了。他撕电话本是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可是又如实告诉了恶警,又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存在,没有做到全盘否定,所以又加大了魔难。旧势力的存在我们都不承认,那么还有必要回答它的问话吗?完全可以不理睬嘛。正法修炼的坚定和常人中的英雄气概是两回事。正法修炼完全是超常的,大法弟子“比常人中的模范人物可高的多。”(《转法轮》)

师父说:“宇宙中都在看着呢,你走偏就不行。”(《转法轮》)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要以师父讲的法为标准,这是唯一的标准。稍有偏差,就要马上修正过来。“法度众生师导航” ,“坚修大法紧随师”。(《心自明》)从2000年得到师父《心自明》这篇经文之后,我每次给师父法像上香时都念这两句经文,一直用这两句经文要求自己。思想中一冒出不好的念头,我就默念这两句经文,很快就感觉到不好的念头被清除了。当然在修炼过程中,有的时候做的好,有的时候做的不好。这七年来小麻烦有一些,但没有出现大的麻烦,有几次也都能在师父保护下化险为夷。按照这两句经文来要求自己,就能真正从根本上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今后我还要一直用这两句经文来要求自己,把许多没做好的方面做好。

有一位大法弟子前几年被病业迫害的很厉害,我们有几位同修经常到他家一起发正念,一起切磋。他当时说:除非我昏过去了自己作不了主,否则决不去医院。后来他真的昏过去了,家人把他送到医院并做了手术。但是他一直学法不间断,疼的挺不住的时候,他从内心深处大喊:师父救我。从此出现了转机,一天天好起来。到现在一直坚持做正法三件事。这说明只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就没有闯不过去的鬼门关。如果偏离了法,有漏洞,邪恶就会钻空子。

2004年,有一位同修被病业迫害的很重,在和她切磋时,她说她要把病业返回到邪恶烂鬼身上去。三件事她也做的很好,修炼很坚定,我也认为她不会出现大的问题,所以她不修炼的女儿回来后,我们怕不方便就再也没有去她家一起发正念和切磋。我也在农历新年前回了老家,节后回来得知她在农历新年那天就离开了人世。少了一位救度众生的大法弟子,损失太大了。我们这些和她接触的同修心性都有漏,受常人观念的影响,没有完全把她的事当成我的事,许多应该做的事没有做到位,抓的不紧,没有在法上悟,造成这么大损失,我自己是有责任的。这种沉痛的教训在今年五月份又发生了。一位老年同修被病业迫害的到医院做了手术,走了常人的路,不到半个月就去世了。我也因为有人的观念,认为她原来是辅导员,悟性挺好的,又看她太难受了,就没有和她更深入的切磋,到她家发正念就更少了。许多该做的事没有抓紧做。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她的事,就是我的事,这个观念建立的不牢,在同修有难时,未能发挥整体的作用帮助同修闯关,被旧势力钻了空子,造成重大损失。

师父讲的法是宇宙之大法,就是宇宙天体最大的天象。全宇宙都应该那样去演变,也必然那样去变,新的宇宙必须那样去形成,“天象变化下面要是没有人去动,还不能给常人社会带来一种状态,也就不能称其为天象的变化了。”(《转法轮》)我们每次看到师父的经文和讲法,心里都能在法上去认识、坚信不移,并且积极主动按师父的要求去行动,那么天象和常人社会状态就会很快随师父的讲法要求去变化。这样就否定了旧势力的存在和安排,就走了师父安排的路。如果看了师父的讲法和经文后,心中半信半疑:对吗? 能行吗?等一等,看一看吧,这样的心态,观望等待,依赖国外大法弟子去动,自己怕危险,消极等待,甚至反悟反向动,这样就会拖后天象和常人社会的变化,这就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正法修炼中的每一步,不是走师父安排的路,就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就这两条路,没有中间道路可走。

有些人因为有怕心不修大法了,但修炼的心尚存,就去修其它什么宗教去了,而且还说:“修这个也一样修得高”云云,很难听的進大法弟子的劝告。宗教只是旧势力留下来的修炼文化,根本度不了人的主元神,这不明摆着是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吗?再说带着怕心修什么教不都是白修吗?能修上去吗?真希望这样的人尽早回到大法修炼中来,为自己的生命和自己天国里的众生负责任。再不回来,机缘一过,悔之晚矣。

中共恶党把持国家机器,非法逮捕、关押、残害大法弟子,妨碍救度众生,罪大恶极。是反人类、反宇宙、最大的非法行为。我们大法弟子做正法的三件事,这是为了救度众生免于毁灭的大善之举,是最伟大的合法行为。“我们作为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应该在很高层次上看问题,不能用常人的观点去看问题。”(《转法轮》)常人由于受中共恶党的蒙蔽和共产邪党文化的流毒,认为国家不让炼就别炼了,说什么要炼就在家炼,别出去参与政治。言外之意就是走出去炼功、证实大法就是“非法”,劝三退就是参与政治。我自己和一些同修虽然不是那样认识,但或多或少也受到那些常人观点的影响。前些年做证实大法的三件事时,偷偷摸摸的,心里胆胆突突的,感到好象是非法的。做证实大法的事注意安全是必要的,也是必须的,但这种心态是不对的,是对正法修炼认识不深。

这种情况近两年虽大有好转,但仍然还有残余,如前几个月发正念加上“彻底销毁非法逮捕、关押、残害大法弟子的一切恶魔、集中营、劳教所、监狱、医院等”时,对其中的“非法”二字总感觉底气不足,不那么理直气壮。后来看到明慧周刊一篇文章后,认识才跟上来了。再如对自己的家庭成员讲清真相也因其反对而没有大胆的、反复的去做。在本单位的讲清真相做的也不广泛等等表现说明,对师父的经文和讲法学的不够深,悟的不够高,正念不够强,威力不够大,没有做到从根本上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存在和安排。这两年我几次出差、回老家探亲,发现到正法的最后阶段了还有那么多人没有明白真相,说明我们大法弟子还有很多正法的事需要做。“如果人类能从新认识一下自己和宇宙,改变一下僵化了的观念,人类就会有一个飞跃。”(《论语》)中共恶党和其所讲之理,是逆天叛道邪恶的、十恶俱全的歪理。正法中当然要彻底销毁它,这是救度宇宙众生之需,是顺天意之举。“法正,乾坤正,生机勃勃,天地固,法长存。”(《法正》)正法大势,谁顺应,谁归正,谁得救,谁有未来。谁反对,谁镇压,谁被淘汰,没有未来。我们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希望大家在最后越做越好,千万不要懈怠,千万不要放松,千万不要麻木。”(《洛杉矶市讲法》)对正法认识提高再提高,做正法三件事多做再多做。我悟到现在最大的天象变化就是师父最近讲的:

开启世间门

大法开传惊天地
邪理歪说遁无迹
恶党乱教一朝散
法轮旋出新世纪

我们要按师父讲的加强正念,抓紧除恶和救度世人,师父给我们大法弟子安排的正法修炼之路,我们要坚定不移,坚持不懈的走到底。

自己近期所悟,感到事关紧急,加急写出共勉。不当之处难免,愿闻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