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大法救了我们全家


【明慧网2006年8月23日】我是97年得大法的弟子,当时是带着祛病健身的心理走进大法的,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修炼,也不参加集体学法炼功,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更谈不上精进实修。因为我从记事到得法前,就是一个多病缠身的小老人,家人也很着急,到处求医,如果一个星期不发病,我就觉得很幸福。得法后,所有的病不翼而飞,家人感到很神奇,就连同事都吃惊。我想我应该参加集体学法炼功。

可好景不长,参加集体学法炼功不到半月,单位邪恶人员把我们几十个大法弟子的名字上报,并且要求写一份书面认识。由于当时学法不深,在各种压力下,说了对大法不敬的话,也不和任何同修来往,一个人悄悄学法,想学几页就学几页,也不炼功,更不想吃苦和严格要求自己。接下来家里一连串的事情发生了,在十几年前母亲已得了脑血栓,再加上近年父亲得了糖尿病,接着爱人又得了肠梗阻(不修炼人),医生说可能需要开刀。

我当时想不对呀,怎么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我凭着自身修炼大法后身体受益,对着师尊的像说:“师尊,请您帮助我爱人度过这一关”,同时叫爱人赶紧听师尊的讲法录音和学法。结果在入院二天后奇迹出现了,爱人的病好了。医生觉得很奇怪,说:“没有一个人不开刀就出院”。事后想想大法真的太神奇,但我觉得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爱人受益,在邪恶的干扰下,爱人没实修下去,他现在只是听法。

弟媳(修炼人)在一次车祸中把腿砸了一个坑,当时父亲和亲属叫她到医院检查,父亲说:“家里老的老,小的小,就只靠你”,弟媳说:“没事!我是修大法的”。结果第二天就能下地走路。事后回忆起来,她当时翻车后第一念就想我是修炼人没事,自己站起来回家了,上床休息听师尊的讲法,不知不觉中全身轻松了。其中也动了人的一念,让侄女扶她下床,就站不起来了;后来一想,我一定要自己站起来,结果才出现了第二天站起来。

通过弟媳和爱人的这件事,父母开始半信半疑的学大法。就在这时单位A同修被邪恶非法关押一年,单位邪党人员还安排了所谓“一帮一”对我们十几个大法弟子“谈话”所谓的“帮转化”,其实就是强制洗脑。各种压力袭击而来,我对自己又放松了。

慈悲的师尊不落下每个弟子,在师尊的安排下,同修大姐送来了师尊的新经文和同修的心得,使我们又看到了光明,在同修大姐的安排下几次参加了小型法会,听精进的同修交流交谈,对自己的启发很大,在自己的身上找出了差距和执著,慢慢的去掉怕心,学着讲真相,发资料。记得第一次发真相资料,怕得心都要跳出来。

2002年某月,单位保卫科送来了四份保证书,叫我和同修填写,当时我对保卫科的人说:“我不填,如果我说真话,你们说我跟政府作对,如果我说假话,我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对不起我的良心”,保卫科那人说:“那我就向领导汇报”,我说:“随你”。随后我又找到了分管领导,顺着他们的执著和他讲真相,讲我修炼后身体受益等,后来这事就不了了之,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

2006年2月的一天傍晚,弟弟突然打电话给我,叫我赶紧到某诊所。我到诊所一看,父亲在吊点滴,但父亲的脸色血压都正常。我问父亲怎么回事,他说:“当时我只感头晕,马上念了三遍‘法轮大法好’就没事了,叫你弟弟接我回家,结果到半路突然想到到诊所看病,所以才出现上述事,并且我已好长时间没学法炼功了。”我已发现父亲迷于常人生活,而且还在抽烟,我叫父亲赶紧发正念,同时我请师尊加持父亲。

一个小时后父亲让人扶着下地,准备坐车回家,同时医生告诉弟弟说父亲很可能是轻微的脑血栓,最好到大医院作检查。上车后父亲说:“我怎么感觉手脚不听使唤,我不行了”,我说:“现在有两条路,一条路是回家,一条是到大医院”,父亲同意回家,到家后父亲说:“我没事了,你们各自回家吧,我要休息了”。父亲一直迷迷糊糊睡着了,我们几个同修正点发正念。第二天父亲说叫你侄子来看看我是怎么回事(侄子是医生不是修炼人),结果侄子给父亲量血压,高压190,低压140,父亲服下了一片降压药。

第三天亲属和侄子坚持要求送父亲到大医院作检查,并且还说,如果不去医院,就和你们没完。当时我没和他们争辩,我没去医院,听他们说从CT上看医生们惊讶的说这个病人太幸运了,太奇怪了,怎么脑干出血还能自己走进来医院,并且脑子还清醒,按医生说只有10%的人生存,而且手脚肯定是不会动。

侄子这才相信大法,并且对亲属说:“真是你们的法轮大法保护着,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加上以前的糖尿病、高血压、高血脂等,医院要求马上住院治疗,告诉家人对病人要特殊护理,绝对不能起床,危险期为7天。当时亲属们又紧张起来,而且当地好多人传父亲病得有多严重等,我告诉父亲赶快抓紧每个正点发正念,要信师要信法,不负师尊慈悲苦度,要不然你和母亲怎么两年多都没有需要用药,常人都不相信糖尿病人敢停药;特别是母亲,血栓复发后不能走路,是大法让她重新能走路,而且还来例假。

父亲回想起来,马上意识到,就说:“对呀!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出院”。医生说:“不可能,你知道吗?你除了脑以外,其它各种指标都不正常。”在住院期间,每次医生查房时,对护士们说:“这个人是个特殊病人,不准他下床”。可他从来都不听,不到7天也就是医生说的危险期,在师尊的加持下,父亲出院了。院方要求家属签字,医院不负任何责任,由于自己怕心重,没有和医生讲真相,只对医生说:“你们说他是特殊病人,那就特殊对待”。

出院第二天早晨,父亲开始炼功。侄子说:“我相信大法好,但你们知道吗,我行医二十多年了,但从没遇到象你这样的病人,不用说你这么快恢复,就连手脚都这么灵活,脸和嘴都不歪,真是少见。”

我们全家又一次感到了大法的神奇,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对师尊的感激。如果没有大法,我真的不知怎么生活,在农村没有经济来源,更谈不上医疗保障,真是无法想象。是师尊时时看护着弟子,点化弟子才度过了一道道难关,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在我修炼前,女儿的学习成绩在中等,自我修炼后告诉女儿要按真、善、忍做好人,对待身边的每位同学时时念“法轮大法好”,结果女儿的成绩越来越好,特别是到高中成绩排列班上前5名,就在去年邪党要求女儿写入邪党的申请,而且还告诉女儿说:“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对你上大学可从优录取”,女儿说:“我只信佛”,并且我和女儿一起发正念铲除其身后空间的邪恶。我们的一生都由师尊安排,随其自然,考什么就什么。在高考前不管作业多少,女儿总是抽出时间学法发正念,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装在心上。在师尊的加持下,女儿在高考中发挥超常,如愿考上了她想去的大学。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尊的安排,现在女儿坚修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