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伯的传奇故事


【明慧网2006年8月23日】我父亲在老家有一个经历颇为传奇的朋友,这里姑且称他为老友伯吧。

大约是30年前吧,老友伯还很年轻。初冬的时候,他步行去一个很偏远的山区办事,走到一半路时,天下起了雪,飘飘扬扬的。这一程路,村与村之间隔的很远,老友伯见此天景,不由的加快了脚步。

又是走出了4~5里路,才见一个大的村落,他看见有一间房子的外面用漆写着“小卖点”,又冷又饿又累,恰好有个歇脚地,于是高兴的急步走进。

小卖点里面没有什么东西,他要了一斤桃酥,再来上二两白酒。主人热情,要给他温酒,他才注意到这个房子的中间有一个炉子,有个穿着袖口露棉花的满是污垢的棉袄的老头儿正在炉子上烤白薯,为了让它快点熟,他用手来回拨拉着。

老友伯见了一阵心酸,忙说:“大叔,别烤白薯了,我再要二两酒,咱爷俩喝口?”

老人看了看老友伯,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之后从他的破棉袄袖里抽出了一本书,说:“你这个年轻人行。来,这本书送给你。学了之后,你可就有望出人头地了!”

老友伯看也没看那书,说:“大叔,我也不想什么出人头地,我就想着有个营生,够吃够喝,别让老婆孩子饿着,就行了。”

那老人围着老友伯看了一圈,赞叹道:“好人,好人呀!”

老友伯温好了酒,找那老人一起喝时,不见了老人,有人说出门了,他到门口一看,没有人影。当时地上下了一层雪,可雪上一个脚印却都没有。老友伯非常惊讶,问及小卖点的主人,他说不认识此人。

等到老友伯办好了事情,返回家,妻子问他此行可否顺利,下了雪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吧?他说危险倒是没有,奇事倒是经历了一件。等他说了这件事,妻子也很惊奇。

当天的晚上,睡到半夜,老友伯突然抱着头,大声喊一声什么,妻子被吓醒了,看他似做噩梦,就推醒他。

老友伯吓的口中直喘大气,平静一会儿才说:“我刚才又看见那个老头儿了!可是不是穿的破烂,穿着很华丽的长袍。他说他想收我做徒弟,我不想做,他说你不要推辞,就从袖口掏出那本书,向我的头砸过来。我当时觉的我的头被劈开了两瓣,那书就进到了我的头里!”

妻子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老友伯刚一想起那书,书中的内容就不断的展现、展现,从此老友伯有了一种本事,就是能掐会算,很灵,十里八村的人都来找他。

那时候的我,正看《西游记》看的入迷,听妈妈说起这个事,当是神话故事听,缠着非要见见老友伯,可是一直没有实现。

几年前的新年,老友伯来到了我的家,我已经修炼了,虽然不象儿时那样觉的这事情神奇,依然很好奇,想听老友伯说故事。

老友伯说,他有了这个本事的时候,他心里就想,我得真正用它帮帮人,不能用它害人、挣钱。乡里乡亲的,凡是丢了东西、夫妻打架跑了人都找他看看,其它的象是求钱治病他不干。

我说您给算过了,就没有人感谢您吗?

他说有过一次,那时他刚刚会算,村里一对结婚不足两年的小夫妻打架了,小媳妇扔下几个月的小孩,向村东而去。男的开始还很硬,一会儿孩子哭,一会儿又到了晌午没有饭,急的团团转,让别人看着小孩儿,自己去了丈母娘家,去了知道没回娘家,这时娘家也急了,他更急,不知道媳妇去了哪里。

村里人支招说找老友伯,老友伯说:“不要急,没有事的,晚上前就能回来,从村西而来。”村里人问:“她明明是向村东走了,村东是她娘家,怎么从村西回来?”老友伯说:“她是想回娘家,可又怕家人担心,转头又去了村西那边的表姐家。”村人又说:“不用接,打架了自己就回来?不太可信。”老友伯说她回来时,你们问她,她一定说这样的话。有人又说:“老友的话灵了,可得给他买包烟,我们都看着呢!”

傍晚时候,那媳妇果然从村西回来了,有人问她:“嫂子,你上哪儿去了,急坏了我哥了,以为你去了娘家,明明看你是向村东走了吗?怎么没回家呢?”那媳妇说:“我要到家了,一想,别让我妈担心,所以一转身就上别处了。”又有人问:“行了,回来就好!我们就知道你不能扔下孩子不管。”那媳妇说:“孩子没事,我惦念我的那两小羊没人会伺候。”此话一出,众人大笑,那媳妇以为是笑自己,不好意思起来。她哪里知道,这句话和老友伯说的丝毫不差呢!这样那男的就在众人的怂恿下买了包烟,不顾老友伯再三推辞,扔下就走了。

从此相信老友伯的人就更多了。

老友伯说现在人都不信神了,为了自己得利,不管别人如何,这样带来的后果是很严重的。

老友伯家做小生意,台面的邻居卖货每天卖的都很多,可是却总是听他抱怨说没有钱,今天他老婆生病,明天孩子打架把人打伤,怎么挣钱也看不见钱,日子过的紧巴巴的。

有一天他听说老友伯会算,就求老友伯,老友伯说:“要是四年前,还有转机,现在呀,我没有办法了。”

那小老板再三追问,老友伯才说:“你的母亲是不是两年前过世了?”他点头。“这得从你母亲说起,你们夫妻俩受恩太多于你母亲呀,她老了,身体不好,本来是给你们一个机会,还她债,可是你们不但没有把握,还做了许多对不起她的事情。她四年前瘫在炕上,没有人照顾,没有人花钱给她治,让她遭了很多罪。这个世界上做什么事情都是给自己做呀,看着孝顺她是为她好,实际上是自己在还债、在积福。以后你要想改变状态,就只有尽量做好事了,善恶都是必报的呀。”

老友伯的经历真的是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呀。他平日里并不是个多言的人,可是到了我家却说个不停,因为我家里人都修炼,他说的话我们都相信,而且这里谈的一些见解,他都认为很高,所以他在的时候,我们就一直聊个不停。

我们谈的最多的还是法轮功,老友伯知道了法轮功学员遭受的残酷迫害后,很伤心,他说:“人做了什么都要还呀,难怪现在天灾人祸不断,原来都是在警醒世人呀。”

他看了法轮功的书《转法轮》,感叹很久:“这真是一本天书呀!”

后来,我听说他常常会和找他的人讲法轮功的真相,人们问:“炼法轮功比你还灵吗?”他说:“这怎么能比呢,我这点小能小术怎么能和法轮功比呢!那是真正的佛法呀,大家可别跟着恶人起哄,说法轮功不好的话,办对法轮功不利的事,都要遭报应的呀!”

相信了大法的老友伯又经历了更多的传奇事,有空的时候我一定讲给你们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