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大法弟子王冬娇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6年8月23日】大法弟子王冬娇是江西省瑞昌市桂林乡大塘村21组村民,因修炼法轮大法,几年来被当地恶警迫害,多次遭绑架,被非法劳教,其父因不堪女儿遭迫害之打击,悲愤离世。

王冬娇的母亲于1992年双目失明,父亲于1993年中风行走不便,二老生活不能自理,靠王冬娇夫妻俩赡养和护理,还有三个小孩,大儿子才12岁,生活艰难。

然而偏偏祸不单行,这年王冬娇又得了肾病综合症,全身浮肿、皮肤蜡黄、呼吸困难,经过瑞昌市中医院及九江中医院的两次住院治疗,病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更重,水肿严重时体重130多斤,水消下去只有90斤,水消下去又肿起来,肝也肿大。因没有钱,只得回家,找民间医师治,也没有用。

1995年,王冬娇的丈夫(上门女婿)终于不堪家庭重负,带着二个小儿子回老家去了。王冬娇体弱多病,身边还有残疾的二老和一个未成年的孩子,生活艰难

1996年11月,王冬娇有幸喜得法轮大法。通过修炼大法,不久她全身浮肿消去,饭量增多,肾病、肝病不翼而飞,人也精神起来了,能下地干活了。第二年春,她扛犁扛耙,犁田犁地、插秧,精神头十足。村上的人从她的变化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1999年7月20日,江氏政治流氓集团非法取缔法轮功,电视里、报纸上对大法的栽赃、诽谤铺天盖地。在这种情况下,王冬娇于2000年3月31日和三位同修一起去北京信访局上访,为大法和师父说句公道话,用亲身经历证实大法是正的、是好的。没想到北京信访局变成抓人局,王冬娇被非法关押在瑞昌驻京办,后被瑞昌市公安局警察范毓方、徐尤池带回非法关押在瑞昌市看守所。她父亲听说女儿被关在牢里,承受不起这个打击,服农药身亡。王冬娇要求回家办理丧事,可公安局副局长周佐林不许,直到关押64天才放她回家。

从此当地警察就不停的骚扰王冬娇一家。2000年10月5日,赛湖派出所恶警到王家抄家,恶警张绪勇等竟将王冬娇和她双目失明的80岁高龄母亲都抓到赛湖派出所。

2001年5月8日下午,赛湖派出所恶警陈小明和公安局一科科长范康又把王冬娇和她双目失明的80岁高龄母亲带到市公安局,晚上放了她母亲,王冬娇被非法关押在瑞昌市宾馆,恶警范康、徐尤池对她非法审讯,王冬娇不配合,拒不回答。恶警范康用拳头猛打王冬娇的太阳穴一拳,又脱下皮鞋用皮鞋跟使劲打王冬娇的大腿,她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

2001年9月21日,公安局一科恶警郑某、丰文辉把王冬娇劫持到九江劳教所劳教,女子四大队恶警逼她放弃对大法的信仰,王冬娇坚决不配合。后来恶警竟在饭里放不明药物,摧残她的身体,王冬娇变得经常在饭后头晕、呕吐、心发慌、尿频、身体发冷、发热、发痒,头发天天往下掉。王冬娇向宋文刚(教导员)、奚辉、潘清明(大队长)反映情况,恶警干脆把王冬娇劫持到九江市精神病院,检查结果一切正常。王冬娇还向医生讲述着法轮大法的美好和被迫害的真相。恶警没有办法,胡说王冬娇疯了,于11月底将她放回家。王冬娇回家时人骨瘦如柴。

2001年农历十二月二十二日,瑞昌市公安局恶警徐尤池、郎雅冰、李小玲、郑某某、赛湖派出所恶警陈小明和桂林乡政府等人又绑架王冬娇,将她非法拘留一个月。

2002年9月29日,九江劳教所恶警奚辉、林某某、赵某某、赛湖派出所恶警陈小明和大塘村邓水平再次将王冬娇绑架到九江劳教所,指使吸毒犯对她进行各种迫害,把她迫害的皮包骨头,姐姐到劳教所探望她时看她瘦得可怕,担心她会死掉,可她坚信师父,决不动摇,提醒自己更加理智。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于2003年4月7日释放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