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


【明慧网2006年8月24日】当从师父手中接过长笛时,心里是胆怯的。为什么呢?在音乐圈里呆了几十年,知道掌握一门乐器不是简单的事,是要有童子功夫的。必须从儿时天天练,年年练,严格的练,即使倾其一生也不一定能有多大的成就,何况自己已是60开外的人,牙也不整齐,撒气漏风的,别说吹好,能不能吹响都难说。但是跟着师父修炼了十多年,心里早就明白了一个理:师父无论做什么事,都是为了宇宙众生、为了我们。师父要我们成立乐团,一定是师父为正法需要而安排的,跟着走没错。吹吧!就这样带着胆怯的心,参加了天国乐团。当然吹的过程和大家一样,有很多困难。

我讲的不是如何克服困难的部份。而是师父为度我给我展现并让我从中体悟大法神奇的两件事情。

第一件事:第一次录三首曲子时,我没选上,就和没参加录音的同修在另一地点练习。我静不下心来练,不是对没选上心里不得劲,因为我知道自己吹的不行,但觉得会有什么事要发生,于是决定收好笛子不吹了。刚走出门,就听到远处传来的音乐声,我几乎是被推着几步就走到了大厅前,定在那儿一动不动的静静的听着,听着……。周围的天、地、山、水、大殿、树木都和我一样静静的听着,连风也一动不动的在那儿听着。万籁无声,全都定住了,都在倾听着。我无法用人间语言描述,只能说我听到了天上的仙乐,因为在人世间没有听到过这么圣洁、纯净的音乐。

当音乐停下来时,我悄悄的進了大厅,在离师父不远的地方坐下来接着听下一首曲。大厅里充满慈悲祥和的场,那个密度用手都可以触摸的。音乐响起来了,我看到所有人熔在一起,那么透明,纯净,分不清谁是谁,一个整体共同柔和、舒展的吹奏出的是辉煌绚丽的光芒,乐队指挥透明的身体,动作优美的舞出一条淡粉色的彩带,我也熔化在一起了。

音乐停下来,师父转过头看了我一眼,我立刻觉得在离我心灵很远的深处,轰的一声炸开了,出现了一个张开手臂欢呼的小孩子,大声喊着:师父伟大!伟大的师父!我的眼泪涌了出来。我一下子明白了,为什么安排了我聆听这神圣的音乐,师父不仅给我炸开了锁着我不能精進的执著,也让我再一次见证了大法的威严、殊胜。对正法有了深一步的认识和理解,更明白了对师父坚定的正信是多么重要。我再一次深深感受到师父为度我苦心的安排。(这样的安排已不知有多少次啦!)谢谢师父!谢谢我们伟大的师父!!从那天起我吹出的笛声发生了质的变化,尽管技术还不娴熟,声音纯净多了。

还有一件震撼的事。参加西弗吉尼亚州“草莓节”游行那天,夜里在巴士上颠簸了十几个小时,加上拉肚子,没怎么吃东西,自己又执著年纪大,有些担心游行能不能坚持下来,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游行开始不久嗓子就痒痒,接着不停的咳嗽。我的位置是在队列边上,和观众离的很近。我想不能让观众看到我这样,给乐团抹黑,就不停的发正念,慢慢不咳嗽了。谁知刚停下来一会儿,肚子开始难受,人觉得没力气,腿沉,走不动,眼睛不由自主的向前望去。当看到长长的街道上望不到头的各国乐队,知道离终点还差远去了,在一种泄气感刚要出来的同时我一下子看到了在人群中的师父!也几乎在同时我心里高喊:“师父啊!”(在过去无数次魔难中师父都会出现在我眼前。)也几乎就在同时,我感到腰一提,身一松,脚就离地起空了,瞬间我比前面的同修高出半头。“要飞!”我一想这不行,不能飞起来,刚一想脚就下来了,但没有碰到地上,而是悬在地上,飘着走,谁也看不到我脚没在地上走。我知道是师父在带着我走哪!就这样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一边愉快的吹着笛子,一边轻松的走完了剩下的路程。

我和同修们一样,在随师正法,返回家园路上有很多修炼的故事。这些故事中有好听的有差劲儿的,有升上去的有掉下来的。每当我升上来时,会看到师父的法身在笑,当掉下去时,会看到师父在流泪,当我再跟上来时,又看到师父眼里含着泪在笑。每次看到师父我眼睛舍不得移开,心中幸福无比又羞愧难当,有多少话说,又无言以对,只是默默的和师父说:弟子一定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的跟着师父走完正法的路,等着师父送我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