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警察”对我们老俩口的毒刑迫害


【明慧网2006年8月24日】我们老俩口有缘自98年底和99年初先后得法,幸运地做了师父的弟子,师父给我们“净化身体”,很快的一身医治不好的病就好了,因此就坚定了我们“坚修大法心不动”的坚强信念。

刚刚步入美好的集体修炼环境,享受着人生从未有过的慈悲友善喜悦境界。99年7.20这场史无前例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就席卷中华大地。我们虽年逾花甲,也同在煎熬中饱受摧残与魔难。为了不放弃神圣的宇宙大法,为了向迷中的世人讲清真相,我七次、我老伴四次被绑架、拘留、劳教,非法抄家七次,家里被糟蹋的一片狼藉。

2001年2月,我们被强制到机瓦厂洗脑转化。由于邪悟学员的供出,派出所所长江仁武等三人将我绑架去一招待所,动毒刑逼供:他们迫我趴墙成大字形,两脚一字扒开,岳阳君山区恶警赵文华用膝头顶着我的腰,揪住我的头发往墙上撞,血凝结着头发,有人双脚踩在我大腿上,并用手枪顶我后脑,用黑胶棍将我左眼打坏,流血不止,立刻双眼肿大,视觉全无。他们还穿着皮鞋在我两脚踝上辗踩令我踝骨破裂,大腿骨变形,盆骨错位……当我被折腾得晕死后醒来,他们又威胁我,“你要说我们打了你,我们就把你送劳教,你要不说,就只拘留你。”

这就是我们人民用血汗供养的所谓“人民警察”!由于我遍体鳞伤,只好将我送去岳阳湖滨拘留所拘留一个多月,再转到洗脑班,我只能躺在地铺上,是慈悲的师父看护调理,我又慢慢的由拖着腿到又能行走。

02年9月3日-11日,我们家连续被抄了两次家,家里电器和现金2000元存折被洗劫一空(电视机一台,价值1500元,VCD一台,价值850元,小型单放机6个近200元,收音机一台,收录机一台,塔香一件计80元,最后连一个微型电源器都没有放过)。真是警察与流氓画上了等号!尽管他们楼上楼下翻箱倒柜,也找不到想要的,可笑的是他们竟把我孙子们的儿童歌曲当大法资料带走,真乃草木皆兵。

最后赵文华使出了卑劣的栽赃陷害手段,自己手拿一个光盘硬说“这就是证据”。并将我老俩口强行带到层山派出所三楼,分别连晚私设刑堂逼供。赵文华、沈文欣坐堂。我没有什么交待的,他们说我不配合就要我趴作大字形,蹲十字架。赵文华不满意要换地方,并叫沈文欣准备电炉子,铁钳子,绳子等刑具。因电炉子坏了,就把我转去楼下小泥平房里,那里有吊打人的横梁,用尼龙绳将我双手吊住,悬空吊着,即时全身乌紫,我痛得惨叫,如此40多分钟,后将我送岳阳湖滨拘留所拘留半月。而我老伴由他们重演一遍刚对我用过的毒刑(双耳打聋),后送岳阳湖滨拘留所拘留。

04年9月中旬,我去娘家处讲真相,告诉人“真善忍”好,送人“护身符”保平安,却被可怜的迷中人举报,就这样9月16日邪恶把我由层山押往君山公安分局,先后有恶警段德良用拳头打我两肩、两臂后全身毒打,把我打成内伤后送湖南省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迫害一年。我在那里拉了好长一阵子血。期间的所谓“春风化雨”我却身临其恶境,惨遭魔窟中的犹大,包夹,狱警全无人性的毒刑迫害。

从2000年,我老俩口工资被扣除约9000元,04年我的退休金吊销约5000元,我俩共11次被绑架,拘留费约2400元。

不管修炼道路多么艰苦,何等险恶,我们誓要一步一步往上修,一个一个的去除执著,努力提高心性,坚定不移,圆满随师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