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国家邮报:中共血腥摘取器官

【明慧网2006年8月24日】(明慧记者张颖编译报导)加拿大国家邮报(National Post)8月23日刊登加拿大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的文章指出,中共血腥摘取法轮功学员的身体器官并虐杀他们,这一罪行必须停止。

摘取法轮功学员的身体器官并虐杀他们,这样的事情是不是正在中国发生?一名日本电视台记者和一名外科医生的前妻在今年3月份指出,这一切正发生在中国辽宁苏家屯的一家医院里。这些话是不是真的?

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CIPFG)是一个总部设在华盛顿DC的团体。他们于今年5月份邀请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我调查这些指控。我们于7月份公布了一份报告,令我们感到非常遗憾和恐怖的是,通过调查得出的结论是,这些指控确实是真的。

中共其压制和隐秘的本性使得我们对这些指控进行评估变得非常困难。我们不被允许进入中国,尽管我们试图这样去做。摘取人体器官是在暗中秘密进行的。如果这些指控是真的话,那么,那些被卷入其中的人不是那些因器官被摘而致死,尸体被焚的受害者,就是那些犯有反人类罪,不太可能供认其罪的作恶者 。

我们对我们能够采用的18种论证和反证的方法逐一进行了认真的检验,核实。它们是:

-中共把法轮功视为一种对其政权构成威胁的意识形态。然而,客观的说, 法轮功只是含有精神因素在内的气功功法。除了因为中共是一个极权主义的偏执狂之外,没有更好的解释了。

-中共认为法轮功对其构成威胁,这导致了迫害政策的出台。在中国,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是由官方决定并颁布实施的。

-法轮功学员是极端造谣诬蔑中伤的受害者。中共官方称法轮功是“×教”。

-大量法轮功学员被抓捕。他们未经审判而遭到监禁,直到他们宣布放弃修炼法轮功为止。

-法轮功学员是系统的酷刑折磨和虐待的受害者。如果对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被摘取的说法抱有怀疑的话,那么对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酷刑折磨却不允许人们有任何的怀疑。

-许多法轮功学员失踪;他们的家属提出过正式的失踪申诉。更多的法轮功学员,为了保护他们的家人和其他学员,当他们被抓捕的时候拒绝透露姓名。这些身份未经确认的学员是特别容易受到攻击的群体。

-器官移植的传统来源─死刑犯、捐献者、脑死亡者─ 其数量远远少于中国移植手术的数量。唯一能够解释的,为飞速增长的移植手术提供器官的确定来源就是法轮功学员。

-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被系统的体检和验血。然而同时,他们遭受系统的酷刑折磨,这些体检不可能是出于对他们健康的考虑。

-在几个案例中,在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和他们的尸体被焚毁之前,他们的亲属得以看到他们亲人被毁坏的尸体。器官被摘走了。

-我们访谈了日本记者和苏家屯外科医生的前妻。对我们来说,他们的证词是可信的。为谨慎起见,只有当这些证词各自被确证之后,我们才相信这些证词。

-我们有扮成为家属寻找器官移植而往中国大陆医院打电话的人。在相当大的地域跨度内,接听电话的人声称法轮功学员是提供器官的来源(因为炼功的原因,他们的身体健康)。我们有这些电话的电话录音和电话账单。

-在中国等待器官移植的时间短的出奇,只是几天的时间。而在世界其它各地,等待时间是几年。

-中国医院的网站有自证其罪的信息,包括短期的各种器官广告。

-一名曾被关押在中国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告诉我们,当狱警发现她的身体器官已经受损了之后,立即对她失去了兴趣。

-中共系统侵犯人权。其践踏人权的模式使其难以逃脱对它的指控。

-中共从器官移植获取暴利。对外国人的收费在网上可以查到。从3万美元的眼角膜到18万美元的肝肾组合。

-中共的腐败是一个大问题。从器官移植中牟取暴利、缺乏对腐败的监控、迫害法轮功是中共致命的三重奏。

-今年7月1日以前,在中国没有制止出售器官的法律,没有要求签署摘取器官的同意书的法律。中共在完成制定法律以确保尊重人权的方面,有着很糟糕的历史记录。

也许,把以上论证的每一条单独拿出来,说这一条或那一条不能证明指控是真的。但是,这些论证放在一起使得我们得出那个令人不寒而栗的结论。

中共虚弱无力的回应让我们更加确定了我们所做结论的正确性。尽管他们有大量资源和内部消息,但它们没有提供任何能够反驳我们的报告的信息。相反,他们对我们个人进行人身攻击,并且更加令人担心的是,他们用非常恶劣的语言谩骂攻击法轮功,这也是我们认为能够使我们相信这些暴行正在进行的原因之一。

在报告中,我们列出了17条建议。事实上,目前没有任何能够阻止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措施被采纳。而所有这些措施都应该被重视。

但是,我们提出的一条基本的建议必须立即执行,那就是,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一罪行必须停止。

大卫•麦塔斯是温尼伯国际人权律师。调查报告全文可以在下列网站获取:http://organharvestinvestigatio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