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得法修炼的特殊经历


【明慧网2006年8月25日】我始终感激师父的慈悲救度和大法的洪大,才使我这个因被前夫牵连而進了看守所的犯罪嫌疑人有幸得闻大法,并开始了与众不同的修炼道路。

那是2000年的7月6日,我因涉嫌诈骗的罪名被关押進看守所,抓我时孩子的父亲已早于20天前被关押。8岁的女儿正在学校,警察不顾我那年幼的女儿无人照管,而且没有我犯罪证据的情况下,仅凭女儿父亲的供词就把我非法关押。可以想象当时作为一个常人的我是多么的无助、绝望。一想到年幼的女儿无人照管,放学后无家可归将是……

失去自由的我不敢再想下去了,在看守所里整日以泪洗面,只几天的时间人就已瘦的皮包骨了。这时我来到了三大队的2号房,遇到了法轮功学员唐亚琦。她知道我的情况后很关心我,和我聊天、安慰我,自然我也很喜欢和她在一起。她每天中午炼静功,我就在她身边呆着。有一天她正打坐,我在一旁感觉自己身体在冒凉风,等她结束了我就把自己的感受讲给了她,她说我太敏感了,这是好现象。又把《论语》写给我叫我背,每天把她自己能记住的《转法轮》的内容尽量详细的讲给我,使我对这部神奇的大法有一个大概的了解。用一个小时的时间学会了四套动功。

从此,我开始按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开始了我在看守所里的修炼。当时我还是犯罪嫌疑人,也就是说还没有足够证据证明我有罪,当时是法轮功被打压最厉害的时候,同监舍的一些好心的普通犯人就劝我说:你这一个罪名还没洗清,女儿在外面生死都不知道,又炼这个政府不允许的法轮功,你不要女儿了?不想出去了?被看守所的警察知道,再给你来个二罪归一,你不是罪上加罪吗!听了这话我联想到自己的遭遇,觉得虽然现在炼法轮功的被打压,但他们是好人啊,像我的情况,如果在一个民主国家是不会在幼子无人照管、证据不充分的情况下把人关押起来的,那时就觉得这个政府是不讲道理的。

在当时,就凭炼法轮功这一点就可以定我有罪的情况下,我还是开始了我艰难的修炼道路。大约在2000年9月中旬,离唐亚琦1年劳教期满仅20几天的时候,唐亚琦被送到马三家教养院,这意味着到期不放她了。当唐亚琦离开2房那一刻,我倒下了,即为她不能获得自由而难过,又为自己身边没有大法弟子而着急。我才刚刚开始修炼一个多月,关于修炼的事很多都不明白。可没过20分钟就又進来一位大法弟子,当时我别提有多高兴了,深感这是师父的慈悲,在时刻看护着我。

但这位大法弟子却不敢在房里炼功,我就在晚上坐板看电视时鼓励她说:我是刑事犯都敢天天炼功,你就是为炼法轮功進来的,还有什么不敢炼的。当时我正在散盘坐着,说完这话身体就被定住了,身体像大海的波浪一样,被气机推着想停想动都不行,后来看法才知道那是师父在从最微观给我调整身体。房间里二十多人的目光都被我这神奇景象吸引了,当时就有人表示要炼法轮功。

在修炼之前我有过敏性鼻炎、皮肤过敏、头痛失眠、颈椎骨质增生、心脏病、胃病、内分泌失调、风湿等疾病。这些困扰我多年的疾病随着我修炼不知不觉的都消失了。在2000年12月份的一天,因我早上炼功被警察姚冬梅发现,伴随着一顿恶毒的辱骂后,我被带上了手铐,这时同房被关押的人就劝我说:去向管教认个错,把手铐摘下来就没事了。可我心里想我炼功没有触犯法律,又没妨碍别人,错在哪里呀?由于我没有认错,这手铐一带就是十天十夜才摘掉。经过这件事不但没使我动摇反而更使我坚定了修炼。在监舍里普通犯人吸烟喝酒这些真正触犯监规的事,警察不但不管还给提供方便,而我炼功没违犯监规却被戴手铐,这不明摆着是非不分吗!

6个月后,我才被正式判2年有期徒刑,依据是女儿的父亲说我知道此事。我曾问办案人员根据什么判我,对方反问我,你和他是原配夫妻吗?你们离婚了吗?所以嘛,你们即是原配夫妻又没离婚,他会陷害你吗?所以他说你知道你一定知道了。这就是判我两年的理由。快到一年了才可以见家人,见到哥哥姐姐才知道女儿因我被抓已失学一年了,寄养在哥哥家里。显然由于太大的心理压力,孩子已明显的生长不正常了,得知女儿失学的事我心里难过极了,哭了几天几夜,如果不是当时已修炼法轮功,即使不自杀也会精神崩溃的。

接下来发生的事使我对师对法更坚定了,按常规在看守所里一年以上的刑期都要送监狱,而我刚好还有一年的刑期,符合投监条件,可监狱又累又严,我这种情况到监狱就意味着不能再修炼,可送我去监狱的手续不知丢到哪里去了,这样我就可以留在看守所了,这在常人是要家里花好多钱才能办到的。我意识到这是师父慈悲与我,使我能继续修炼下去。判完刑留在看守所的犯人可以到外面去干活,但由于我炼法轮功警察不许我到监舍外面,怕我给其他监舍的法轮功学员传经文。因为在监舍里炼功、看经文、发正念,我被管房警察多次辱骂、踢打、罚蹲,并侮辱性搜身。那种生不如死的心情不是亲身经历无法想象。

在沈阳市看守所关押两年,是我一生最耻辱的两年,在那里受到非人的待遇,人格的侮辱。但又是我最荣耀的两年,我在那样特殊的环境得了大法,而且坚定的修炼下去直到现在。

2002年7月我刑满回来见到的女儿竟是这个样子:个子比同龄的孩子矮半头,双手双脚的指甲都没有,头发也一半是白的,晚上躺在床上要一两个小时才能睡着,可怜的孩子这两年她究竟经历了什么?当时正好是假期,我就每天让她听师父的讲法,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孩子就有了根本的改变。头发也变黑了,上床后很快就能睡着了,指甲也长出来了,而且变的比原来漂亮很多。使我再一次亲身见证大法的神奇。

国内的大法弟子如果是99年7.20以前修炼的几乎无一例外的都在公安局挂了号,出入家门都有人监视的,想做向世人讲清真相的事其危险性和难度就可想而知了。但我是在那样的情况得的法,不在被监视范围,因我要抚养女儿,还要工作,所以讲真相的材料就随身携带,每天是走到哪就发到哪、讲到哪、写到哪,从2002年7月份出来后就一天也没停过,所有和我接触的人都从我这里知道了大法的真相,多数都声明了三退。

我一直以为自己得法晚,警察那里没挂号,方便做更多讲真相的事,但是在2005年中旬的一天,一位同修告诉我,我的电话被监听了。没过几天,我租房的房主某某某就告诉我搬走,说她的房子卖掉了。(我出来后因考虑当时在那种情况下被抓走,觉得无脸见人,就和女儿在别的地方租房住)我搬走后,房主告诉我是因为沈阳市公安局的人到她那里调查我炼法轮功的事,她怕惹麻烦所以叫我搬走。我原以为自己没被挂号,但现在看也是处在危险当中,我不想女儿第二次成为孤儿,我也不想二次失去自由,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含泪带女儿背井离乡来到国外。

这些本应早就讲出来的,但我却由于人心的执著,怕别人不理解,怕被人知道这段往事而歧视自己,所以几次想写出来在明慧发表,几次又停了下来。即使后来离开大陆,到了国外仍没有勇气说出来,直到最近师父在加拿大讲法讲到“我得给你设一些关,让你放下那些心、放下那些包袱。一关一关的你不断的放下执著与人心,那些东西在不同的关中你都带不進去。”

我要感谢慈悲的师父的点化,感谢那些给我勇气讲出此事的人,写到此又一件神奇的事发生了,我的两个脚踝不明原因肿胀多日,一直不好,现在却一点也不肿了,在这里再一次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谢谢!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