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东光县孙福生夫妇被恶警逼迫流离失所逾四年

【明慧网2006年8月25日】河北东光县大法弟子孙福生、侯兴智夫妇,因同修大法,受江氏流氓集团迫害,被迫流离失所已逾四年,有家不能归。

孙福生、侯兴智夫妻二人均40多岁,原在河北东光连镇棉机厂工作。孙福生是质检科长,工作认真负责积极肯干,他通过修炼大法后在别人认为极有油水可捞的工作岗位上,做到了超凡的清廉。在企业中,质检科是有权力的部门,一般情况都是人人敬,人人请的,可他没吃过工人的一顿饭,没收过外加工户的一份礼,因公出差过程中,坐车时售票员给的票往往比实付钱多的多,他按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每次都将多余的钱数撕下来,不多报一分钱。单位规定出差住宿可凭票报销,当有用户包住时,一般人会把此看作多得钱的机会,因为当再住宾馆时,会把这天省的钱多开出来,回去照样报销(一天可报30-50元),可修大法者要修真,他一次也没多开过票据,给单位节省不少钱。

孙福生的妻子侯兴智,任财务副科长兼主管会计,也从没收过别人一分钱的礼,修理宿舍时,别人都从厂子弄点水泥,唯独孙福生家用的水泥是自己买的,瓦工师傅逢人便说还是炼法轮功的人好。

可就是这样的好人,自江氏及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生活从未安宁过。为防止他们上访,单位还曾派人住到他们家中进行监视。

2000年下半年,东光县公安局恶警霍兴池到棉机厂逼迫大法学员按它们早写好的诽谤大法的文章一字不错的抄录,而孙福生坚决不写,恶警就想抓人,在一些人的劝说下,恶警只好作罢。

2001年下半年,在县610办及公安局副政委王希杰、政保股长姜万治的唆使下,恶警又多次骚扰他,想抓捕孙福生。一天恶警们到厂子为逼迫他写保证书,将他铐在3搂暖气管子上,恶警们吃完晚饭后,说让他回家考虑一晚上,再不写保证就把人带走,他为躲避迫害便流离失所,直到过年才回家。

2002年5月1日,连镇派出所恶警按东光公安局的指令,又到单位抓孙福生去洗脑班(大张农中),孙福生不从,恶警打电话叫来了县公安的人强行把孙福生铐了起来,绑架走了,在反抗中,孙福生的手表也被弄坏。到洗脑班3天后,孙福生成功越墙脱离魔窟,但被逼流离失所,至今四年多了。

可是610办及公安局恶警还觉得做恶不够,又对侯兴智进行迫害。2003年农历新年沧州610办的恶人冀振伟带2个随从以年终摸底为由,找侯谈话,逼她放弃信仰,见她不“转化”便打电话找来几个人,想把侯兴智带走,幸亏侯兴智已躲了起来。结果单位安排这些人大吃一顿,走时每人还要了一箱烧鸡(本地特产)。这就是江氏手下做“好人”的标准。

2003年2月27日,610办恶人又找到单位骚扰她,逼侯兴智写保证书,不然就送沧州洗脑班,侯兴智也被逼流离失所。就这样,孙福生、侯兴智夫妻俩被江氏集团逼的有家不能归,留下一个女儿,父母双亲无人照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