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大法让垂死的我获新生


【明慧网2006年8月26日】我今年36岁,家住深山老林,一家三口,丈夫和儿子。本来我家就不富裕,日子过的很艰难。2004年我又患了妇科病,不来例假,到地区妇幼保健站检查,医生说是内分泌失调,拿点药吃了,不起作用。去年,开始我一只眼失明,接着另一只眼也有雾状,到地区医院检查,医生也说不出来啥,拿点药了事。到了今年二月份,我头痛难忍,双目失明,还常伴头晕,大医院的眼科专家建议到脑外科照片,片照出来诊断确诊为垂体脑瘤。医生说,动这种手术要十来万元,而且手术没有保证,回家多吃点好的还好些。

听医生这么一说,我绝望了,不说十来万,我这个家就是凑一万也十分艰难,还说手术没保证,我告诉丈夫,不看病了,我们回家算了。丈夫也很难过,说:“来趟城里不容易,我陪着你好好耍一耍。”

他扶着我东走西走,最后来到一个家里。原来这家的两个老人都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她们告诉我:“你别怕,没事,李老师能救你。”然后,两个老人讲起了修炼大法的事情,怎么修炼的心性呀!怎么炼功呀等等,说的我心里亮堂了。回家后,我去请了本《转法轮》,又找当地炼功的学会五套功法,不长时间头就不痛了,精神也好了。我从内心很感激师父帮我调理身体。

可是,过了两个月,我的头部变的很大,全身发胖,象快临产的孕妇,胖的整个身体变了形。这时,我便产生一个念头,想到重庆那些大医院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爱人看我这样子,也可能是为我了却心愿,带我到八百多里地远的重庆西南医院检查,结果花了拾元钱挂号费就让我们回家了,说用不着再检查了。

这回我是彻底失望了,大医院都说不行了,活着不是受罪吗?跳长江算了,丈夫苦口婆心劝我要振作精神,带着我回到我们那个小城里,去找那两位老人。两老人问了我们修炼情况,便和我一同切磋起来。

这时,我才猛然醒悟,虽然我开始修炼,但目地不纯,修炼不是为了治病,是为了返本归真,不满足身体的变化,还要到大医院去寻根问底,这哪是修炼人做的事呀!

我想,就是我的时间不多了,我更要珍惜时间,把有限的时间用在学大法上,大法难得呀!回家后,眼睛看不见大法书,我就让丈夫找了一套师父的讲法录音来听,每天坚持炼功,我也不管身体是什么状态,我就是学法、炼功,学法炼功。

就这样,三个多月时间,我明显感到:思想得到升华,心性有了提高,物质身体也相应发生变化,不但头不痛不晕了,两眼视力日渐恢复,可以看大法书了,发胖的身躯也逐步好转,一切都在归正,家务活我又重新承担起来。

周围的人见到我的变化都非常惊讶,问我吃了什么药好的这么快,我堂堂正正的告诉他们,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她们都伸出大拇指称赞法轮大法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