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相信件汇编

【明慧网2006年8月27日】
  • 15分钟谈话劝三退

  • 致锦州南山监狱干警家属们的公开信

  • 15分钟谈话劝三退

    文/中国大陆大法弟子

    您好:

    你听说关于“三退”的事了吗?你看过关于“预言”的书吗?

    在中国比较著名的预言有:汉代诸葛亮的《马前课》,唐代李淳风的《推背图》,宋代邵雍的《梅花诗》,明代刘伯温的《烧饼歌》等。在外国比较著名的预言有:法国诺查丹玛斯留下的《诸世纪》,韩国的《格庵遗录》,圣经《启示录》等。

    在《推背图》、《格庵遗录》、圣经《启示录》中,都以不同的语言预言了相同的即将在中国发生的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天要灭中共!不是战争,不是政变,而是瘟疫!

    你知道,在文化大革命中,中共也做了一件惊天动地、震惊世界的大事——灭一切宗教。不论你是佛教、道教、天主教,还是基督教等,它一概消灭。逼着和尚、尼姑、道士还俗,甚至还发生过逼着和尚、尼姑结婚生孩子,逼着和尚打出横幅大骂佛经的事。不仅如此,中共还以“破四旧”等名义砸毁了中国大部份的寺庙、佛像、神像等,甚至还发生过有人把菩萨像砸倒后对着脸部撒尿的事。

    不论你是否有对“佛、道、神”的信仰,但是假如真有“佛、道、神”存在的话,假如世界上的人真的是有“佛、道、神”在看护着,你说中共干了这么一件邪恶之极令天地为之震怒的事,“佛、道、神”能允许它干了坏事而不偿还吗?当然了这还只是“天灭中共”的原因之一。

    你知道,中共的组织架构是党员、团员、少先队员。党员是骨干、团员是所谓的后备军、少先队员是所谓的接班人。你想想,既然是天要灭中共,只要让这些党团队员死光光,中共不就不存在了吗!所以预言中记载了“天灭中共”不是战争,不是政变,而是瘟疫!

    据说中国共产党在人世间的体现虽然只是一个组织,共青团、少先队是它的下属组织,然而中共在另外空间却有更加真实的体现,就是一条红色的恶龙。所有宣誓加入党团队组织的人,就被认为也同时在向这条恶龙宣誓,自愿受恶龙的操控,自愿与恶龙共存亡。

    在圣经《启示录》中说:“它又叫众人、无论大小贫富、自主的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额上、受一个印记”。当我们加入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时都要举起右手宣誓,随着誓言的发出,在宣誓者的右手上或是额头就被恶龙印上了一个兽记(另外空间的身体上)。当这场巨大的瘟疫之灾到来时,将淘汰所有印上兽记的人。

    据说这场灾难很快就要来了,死的人数量是极其巨大的!在《格庵遗录》中记载:十室难剩一人。

    既然历史上的先贤圣人留下了这么多预言,我想原因之一是要警世后人,帮助后人避过灾难。那么曾经加入过党团队的人如何才能避过这场灾难呢?唯一的办法就是退出中共的这些组织,抹去兽记!因为当这场灾难来临时,所有不愿意退出党团队的人,就被认为自愿承担一份中共对灭一切“佛、道、神”所犯下的滔天重罪!

    那么人们只要退出中共的所有组织,就被认为自愿脱离恶龙的操控,就会抹去兽记,就会把中共对灭一切“佛、道、神”所犯下的罪算在恶龙的身上,就会避过这场巨大的瘟疫之灾!

    那么如何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呢?是不是还得要找到负责这些组织的部门声明退出呢?不是的,只要登陆海外的华语网站“大纪元”匿名声明退出参加过的中共组织就可以了,暂时不能上网声明退出的,匿名在公共场所用文字的形式将“三退声明”张贴到适当的地方也可以。

    为什么匿名退出也可以呢?我们每个人往往会有几个名字,如小名、大名、英文名,人们之间还有许多重名的,因为是天要灭中共,所以据说天上的神为了更方便的管理地上的人是给人编了号的,考虑到如果人们在中国大陆找到相关的部门以真名声明三退,可能会受到中共的迫害,因此只要人们匿名以自己认可的名字声明退出党团队,天上的神就会帮助人抹去兽记,免去瘟疫之灾!

    你如果只入过少先队,或者最高只入过共青团,可能会说自己年龄大了,早就自动退队或者退团了。你知道吗?这种所谓的自动退队、退团的形式也仅仅是人世间的中共组织形式认可的,然而你曾经对着恶龙发下的誓言依然没有撤销,你被恶龙印上的兽记根本就不能抹除!你必须要以一定的形式郑重声明退出恶龙控制下的党团队,你对着恶龙发下的誓言才能作废,你被恶龙印上的兽记才会有天上的神帮助你抹除!

    你如果没有对神佛的信仰,听了我刚才说的话你可能会觉得有点玄,但是我相信你能够明白一点,这件事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利益关系,我不图你一分钱,我只是知道了在中国有这么一场巨大的灾难将要发生,我希望更多的中国人能够避过这场灾难。是天要灭中共,我们凭什么要跟着它受到牵连?而且我们匿名退出它组织的方式也是安全的!如果你不能上网做三退声明,我可以托人帮你退出,只要你给自己起一个名字就行了,如果你不愿意自己起名,只要认可我代表你起名声明三退也可以,这样你被恶龙印上的兽记就能抹去了。这件事希望你要“宁信其有,不信其无啊。”况且你匿名三退后,可以谁都不告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就行了,没有任何安全问题!退一万步说,即使有坏人知道你做三退声明了想查你,你是匿名退出的嘛,没有任何证据!它怎么查?而且你在社会上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你是一个学生,如果迫不得已要系红领巾,要戴团徽,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你是一个党员被迫要参加活动,你也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当然了,如果你能尽量抵制这些东西就更好了,毕竟这些不是什么好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知道南亚大海啸吧,大海啸来之前,在海滩边上,海水暂时退去了许多。很多人看到海水退去后,沙滩上现出不少美丽的贝壳,就跑过去捡;看到海天相连处云彩颜色变得很漂亮,就站在海滩上欣赏。一个当地的土著人,知道这个情况不妙,就喊“有危险,快跑!”因为事情来得很突然,讲得也很突然,结果当时海滩上的人都不信他,还嫌他扫兴,硬把他赶走了。那个土著人走了之后,大海啸一下过来了。

    几分钟内十几万人丧生,生前的所有梦想、计划和事业,都失去了意义。如果你当时也在场,是否会相信那个土著人的警告呢?也许你现在会说:“最明智的选择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确实,当时就有许多幸存者是这样获救的。如:泰南普吉岛拉莱海滩旁有一个约二千名居民的渔村,这里渔民通常每年八月都会举办敬海神仪式,以求海神保佑渔民平安。这次海啸来袭时,一位见多识广的长者认出是海啸,看到了危险,人们相信了他,在他的指示下全村都逃过了这场海难,无人伤亡。生与死也就是在信和不信的一念之中。许多幸存者将自己的大难不死归功于神明显灵。在泰国和斯里兰卡,人们惊讶地发现,在一片狼藉和废墟之中,佛像安然无恙。

    关于“三退”,我还看到有人写了这样一个故事:

    “在1950年以前,我爷爷有很多的地,很多的意思是如果爷爷要步行把自家的地看完,吃过早饭后,逛一趟回来,就是中饭了。

    某一天,一个过路的术士朝我的奶奶讨水喝,我奶奶看他很饿,就留他吃了一顿中饭。饭后,术士把爷爷叫在一边,说:我付不起饭钱,我只有一句话,如果您想将来儿孙平安,必须把家财散尽,但你……

    我爷爷从此豪赌,当家财散尽只有一间草棚的时候,共产党来到,爷爷被评为贫农。爷爷这才明白那位术士的话,好险,如果还有那么多地,一家人遭枪毙都绰绰有余,儿孙焉有平安?不久,爷爷就饿死了,死于所谓的“灾年”。

    假如我说,如果叫你散尽家财,能保将来平安,你能不能做到?也许不能。

    假如我说,如果我叫你把曾加入过的党啊、团啊、队啊,退了,你只需向空中说一声“是”或点一下头;你能不能做到?应该能。”

    是啊!如果我不叫你出一分钱完全义务的帮你上一份保险,又没有任何的安全问题,你何乐而不为呢?

    还是再奉劝你一遍:信与不信,千万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做赌注,此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

    我真的为你好。

    起个名吧,或者我帮你起名,都行,你说吧……

    2006年8月25日


    致锦州南山监狱干警家属们的公开信

    各位家属:

    你们好!在谈话前,请先看几条摘自国际互联网的消息:

    据【明慧网】2004年8月报道,辽宁省阜新市大法弟子崔志林,男,43岁,2004年8月5日在锦州南山监狱被残酷迫害致死。监狱称崔是自杀并阻止家人对遗体伤痕拍照,8月8日强行将遗体火化。家属查看遗体时发现崔志林的头部、四肢、前后背及小便等处都有伤痕,其妻子控告南山监狱五大队副队长潘志勇(警号2565111)和南山监狱五大队小队长刘建东(警号2165615),指证二人对崔志林之死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明慧网2004年9月30日】被非法判刑4年的朝阳市西大营子的大法学员吴占亭,在辽宁省锦州南山监狱由于坚持自己的信仰,承受着难以想象的苦难,恶警们采用了各种卑劣的手段,强制逼他“转化”。在经历了两年多的迫害后,今年5月末,吴占亭得了严重的脑血栓。

    【明慧网2005年10月18日】辽宁省建平县万寿乡宋杖子村大法弟子乔忠进遭锦州南山监狱迫害生命出现垂危,狱方拒不放人。乔忠进的老父亲在又气又急之下,得了脑血栓,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女儿乔瑞月失去了经济来源,不得不弃学回家。

    【明慧网2006年3月18日】辽宁盘锦消息:盘锦大法弟子孙健于2004年在阜新遭八一派出所恶警绑架受尽折磨,被非法判刑4年,送入锦州市南山监狱羁押迫害。知情人士透露:孙健在南山监狱同其他被关押的所有大法弟子一样,遭到了非人的残酷折磨,他的门牙被残忍的打掉了4、5颗。锦州南山监狱对所有被绑架来的大法弟子都进行过筛子式的反复酷刑迫害。据悉,有的大法弟子在迫害中肋骨被打断、腿被打坏不能行走,如需移动经常被拖架着,骨瘦如柴。

    【明慧网2006年3月25日】2005年12月14日,锦州南山监狱一监区四中队新调来的管教大队长崔元岐和管教科长牛宝金领着其手下一班恶警对大法弟子进行了新一轮迫害,将朝阳的胡建国和盘锦的孙健强行关进禁闭室,逼迫写五书“转化”。胡建国和孙健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用袜子把胡建国的嘴勒住,把他俩抱在凳子上,(此凳是专门惩罚人的,高50-60公分、粗30公分左右的木桩,连在一块铁板上,木桩上有两个铁环子,人坐在铁板上,两腿从木凳两侧岔开,两只胳膊从两侧铁环穿过去,然后戴上手铐脚镣,人就无法动弹,腰也直不起来,很多人因此抱残了身体。)连抱了11天,腰部受到了伤害。同时还指使10多名犯人轮番看管不让睡觉,使二人的精神和身体受到了极大的摧残,直到手腕勒破了,屁股也磨破了,才把他们放下来,没过几天又继续强迫抱木凳,晚上天冷要棉衣都不给,并连带其他犯人,如不写“五书”,就不准出小号。

    【明慧网2006年6月15日】辽宁盘锦大法弟子辛敏铎的家人不久前到锦州南山监狱探监,狱方不让见面。家人担心辛敏铎在监狱里的情况,现已再次赶往锦州南山监狱,要求监狱方放人。

    我们知道这些参与迫害的干警或许是你们的丈夫、儿子、亲戚或邻居。而你们看到的这些消息也并没有把他们几年来对法轮功学员所犯下的罪恶事实全部揭露出来。7年来,善良的大法弟子在血腥的高压下,一直以大法“真善忍”的慈悲之心、和平、耐心的向被江氏流氓集团蒙蔽下的百姓们讲述着法轮功的真相。期待着世人能清醒,明辨真伪和善恶,不要颠倒黑白、助纣为虐,这其中当然也包括对他们的期待。

    然而,令人遗憾和痛心的是,直到今天,他们仍然执迷不悟的在做着伤天害理之事,我们不知道与其相伴多年的你们对你们家中的那位狱警了解多少,我们不知道你们对其所作所为知道多少;我们不知道作为家人你们对此会作何感想;我们也不知道你们对法轮功究竟了解多少。但我们知道,人应该善良的活着;我们知道,行善会有善报,作恶会有恶报。历史的轮盘在反复地向人类昭示着一个最简单的法则:迫害好人的人最终都不会有好下场。

    法轮大法从来都没有教人去做什么自焚、杀人、放火、剖腹、投毒等这些恐怖的事情,也没有叫人不吃药,更没有任何政治诉求。恰恰相反,他告诫修炼的人不能杀生、要做好事、要重德、要与人为善……事实上,法轮大法只是一种提升道德、净化身心的修炼功法,只不过是因为好,所以炼的人多而已。而人们从电视宣传中所看到的却完全是当权者利用权力掌控媒体,对法轮大法进行的造谣诬陷。

    身为一个中国人,我们现在完全失去了思想的自由。共产党不喜欢什么,它就要强迫全国人民表态去拥护它的决定,即使你对它反对的东西一无所知;即使你心里不愿意和它同流合污;即使你心里非常反感它不断搞政治运动来挑动同胞间的情绪以互相残杀;甚至即使你心里知道它反对的东西并不坏,而且非常的好,你也得装作非常同意它的决定,说着自己都不齿的违心话。这叫什么?这叫强奸民意!共产党耍尽了流氓。你不按它的要求办,它就要整治你:写检查,谈认识,或是让你孤立无援,失去工作,甚至拘留,判刑,蹲监狱。再不屈从就酷刑伺候,直到你失去做人的尊严和内心的善良,否则就永远把你当作另类和“一小撮”。这是共产党这个政权整治人民的手段,它取得政权的50多年中一直在用这个手段,并已炉火纯青。

    稍微大一点儿年龄的人都会对共产党搞的十年“文化大革命”记忆犹新,那些失去了人性的“红人”们当年为什么如此疯狂?不都是那个姓毛的“伟大领袖”搞的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吗?其实它一点也不伟大,它只会把百姓当作政治斗争的筹码,它才不顾百姓的死活呢,达到它清除政治对手的目地才是它真正用意!整个中国的人全被它愚弄!尽管它表面上冠冕堂皇,说的比唱的还好听。无非是为自己歌功颂德,不断的给百姓洗脑,让百姓麻木,渐渐的失去了自己的思想。

    可悲的是这样的悲剧反复上演,被骗的一代中国人去世了,下一代继续对中共的谎言着迷。其实,任何一个有头脑的人都可以反问一句:法轮功真如你共产党说的那么坏,为什么千千万万的人炼?难道中国人都变成了傻子了不成?谁没有分辨好坏的能力呢?更何况炼法轮功的人中大学生,硕士研究生,博士生都大有人在,专家教授大有人在,你说他们不懂科学?都在搞迷信活动?我觉得说这话的人才是真正的弱智啊!大家知道牛顿是我们人类科学的顶尖人物,可是当他到晚年的时候,也相信了神学。知道为什么吗?不是有的书上说的因为他们晚年头脑糊涂了,而是因为在科学的最高峰,他们发现只有用神学的理论才能解释清楚宇宙和时空的谜团,所以他们心服口服的研究起了神学!不信你就去查一查史料。

    我们觉得要想知道法轮功是好是坏,也很简单:找来法轮功的书自己研究研究,或是找一个炼法轮功的人了解了解,一问便知。因为只有用自己的眼睛看到的才是可信的,也只有那些真正修炼过法轮功的人才是最有发言权的。为什么共产党要烧掉法轮功的所有书籍?无非是怕百姓知道法轮功的真相罢了!那样谁还会跟恶党跑呢?

    其实,读过法轮功的书的人都知道,书里的核心思想就是“真善忍”,从头到尾讲的都是怎样使人达到这个境界,并达到身心健康,真心修炼者都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凡是修炼人没有不说好的。还有一个最基本的事实值得大家深思:全世界有80个国家地区的人在炼法轮功。即便在“一国两制”的香港和澳门,每天都有大量的群众炼功健身,为什么世界上只有中共容不了人们最起码的健身需求?

    共产党为什么惧怕在国外已流传一年多的《九评共产党》这本书呢?因为共产党自从在中国建政以来对人民干过很多坏事,最怕人知道的就是在历次政治运动(土改,镇反,三反五反,文革,六四,镇压法轮功)中杀人如麻,这些事都在被掩盖着,越年轻的人知道的越少。其实它的双手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就连代表它自己政权的旗子都自称是“鲜血染红了它”,这种嗜血的本性决定了它不断用暴力镇压人民。可是表面上它把镇压的对象都先加上”暴徒、“反革命”、“迷信活动”、“颠覆国家”、“颠覆社会主义”等等一些上纲上线的罪名,然后大打出手,再用流氓手段逼迫全中国人民表态。《九评》揭示了它丑恶的历史和它的惯用流氓手段,所以它恼羞成怒,对传播《九评》者大打出手。你要是光明磊落,你叫百姓看看这本书,叫百姓自己判断,它敢吗?

    看过《九评》的人认清了它的邪恶本质后,都纷纷上网用化名声明退党退团退队,在一年多的时间内,在网上声明的人数已超过1200万人。这千万人的退党大潮难道不已充分表明了共产党在人民心目中的形象吗?共产党偷换概念迷惑人民。它把中共和中华民族混为一谈。说什么爱党就是爱国。细想想,它说的对吗?中华民族有5000年的文明历史,它中共在中国才几十年,怎么能相提并论!只不过是它利用人民的力量窃取了政权而已。几十年的历史事实已经证实:它满嘴的仁义道德和甜言蜜语都是迷惑人民的谎言,它根本不把人民的死活放在眼里,它只知道不择手段的巩固自己的政权,必要时坦克车,机关枪的枪口随时都可以对准任何人,包括手无寸铁的百姓。它是十足的流氓政权,它代表不了我们广大中国民众,是我们离弃它的时候了。有人说中共太强大了,倒不了。其实前苏联共产党比中共强大多了,不也是没用一枪一弹,在一夜之间就解体了。它在解体前也同样出现了退党大潮!有人说中共解体了,中国怎么办?苏联,东德,捷克,南斯拉夫等国家的共产党解体了,他们的国家不好好的吗?人民获得了更广泛的自由,生活的更加美好。

    最近在国际上又曝光了一件惊天大案。自从2000年开始,中共就组织国内的一些医院(主要是军队医院),在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身上摘取眼角膜,肾脏,肝脏等器官卖钱,牟取暴利,然后把人直接扔到焚尸炉毁尸灭迹。在沈阳苏家屯一处就曾关押了6000多人,至今无一人生还。当几名证人站出来指证这件事后,国际上的人们惊呆了,这让人不敢想象的罪恶,让人扼腕,令人窒息。并且这罪恶现在仍然在继续。锦州205医院泌尿外科主任、主任医师陈荣山几年来共完成肾移植手术高达568例,他是中共恶党的刽子手,5月23日《辽西商报》还为他“歌功颂德”,招揽生意,做加急广告。那些法轮功学员就是我们身边的普普通通的人,他们诚实、善良、关心别人,不就是炼炼功,求得身体的健康吗?何以遭此毒手!天理不容啊!

    善恶有报是天理,当神要清算中共这个恶魔了,也一定不会放过它的坚定党徒。近年来大陆警察现世现报的例子非常多,那是他们迫害大法弟子遭到的天谴。凡是在这场迫害中起过作用的,都将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事实上,你们家中那位狱警的行为已经触犯了我国《刑法》第14条、238条、251条和397条,构成了故意犯罪、非法拘禁罪、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和滥用职权罪。面对未来法制健全的社会,他们怎么办呢?过去老人们讲老一辈做多了坏事,妻子儿女都要受牵连,此言不虚啊!病魔不会无故缠身,灾祸也不会无因降临,是报应,也是天理。

    如今对于你们来讲,无论是为了你们的丈夫,还是为了你们的儿女,抑或是为了你们自己,乃至为了你们的亲人和朋友的将来着想,你们都应该站出来,劝其赶快收手吧!悬崖勒马,亡羊补牢尚为时不晚。因为你们有这个责任,也有这样的权利!

    锦州大法弟子 2006年8月末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27/1365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