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老年同修的修炼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八日】

一、得法

北海的何姐(化名),今年68岁,腰板挺直,精神矍铄,虽然头发有点花白,但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年轻的多,脸上没有皱纹,容光焕发。

但在八年前,何姐却全身是病,身受骨质增生、关节风、猪毛痧等疾病折磨的她痛苦异常,晚上不但睡不着觉,而且病痛令她难以忍受。为此,她曾产生过轻生的念头。为减轻病痛,当何姐听说练气功可以治病时,她迫不及待的跟人练起了X功,虽然病痛得到暂时的缓和,但疾病根本就得不到祛除,何姐少不了打针吃药。一天,有人说,北海有人到地角来义务教功,听说这个功法非常好,十分了得,这个功法叫法轮功。何姐一听,心里立刻感到一阵莫名的喜悦,第二天她就到炼功点上学法、炼功,听着老师的讲法,不知不觉中她觉得浑身轻松了许多,病痛也轻了,她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后来通过学法炼功,她明白了老师在为她净化身体。

得法以后,何姐的身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全身的病渐渐好了,整个人似乎脱胎换骨了一样。何姐受益了,知道大法是宝,自己无数年前就在等待这个法了。她很精進,每天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学法炼功。她刚学会五套功法的时候,每天都做到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全部炼完。就算邪恶铺天盖地的打击迫害,恶警上门骚扰,何姐在楼上照样炼功不误。

何姐全家人都修炼大法,全家人福份非浅,都沐浴在伟大师尊的浩荡佛恩之下。

二、上京护法

99年7.20开始,江氏集团对法轮功進行了铺天盖地的诬蔑攻击,大法学员坚持炼功,重则被判刑,轻则被关押。江氏集团简直昏了头,人性丧尽,将全国无数的好人关進了大牢。何姐觉的不行,得上北京去讲真相,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人们:法轮功是好的,迫害法轮功是错的。

2000年3月9日,何姐和地角及北海十几个功友搭上公共汽车上京护法。北海610、国保、地角办事处的恶警,齐刷刷的在北京的路上拦截,一路扑空。直到北京天安门广场,他们从身边走过,都没有发现何姐他们。天安门广场的便衣密密麻麻,来来往往,专为抓捕法轮功上访者而忙个不停。一个便衣问:“你们是从哪里来的?”何姐他们说:“从天上来的。”便衣不理他们走开了,何姐他们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蹲下来打坐炼功。全国各地来的功友很多,“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呼声震天动地,广场上各处的便衣、警察、开着的警车,从四面八方向他们围拢过来,恶警便衣把他们掀翻在地,用粗硬的皮鞋朝他们的身上踹、踢,并拳头相加,粗暴殴打。他们心平气和,以善的一面跟他们讲真相,劝他们停止迫害,他们不听劝告,仍行恶不停,他们打了一阵之后,将大法弟子们劫持上警车。车上有一年轻的大法弟子一路上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将她打倒在车上,她仍在喊。这种置生死于不顾的护法精神,着实令何姐感动,至今仍深深的记住当时的情景。恶警把他们押到北京市郊的一间民房里,对他们又打又扣,不停审问他们是哪里来的?恶警问不出什么东西,将他们关起来。这样过了三天三夜,由于有的功友透露了身份,北海610、国保、地角办事处的恶警恶人将他们绑架上火车劫持回北海。

在火车接近卫生间处,恶警强占了一节车厢看管他们,为了不让乘客与他们接触,恶警蛮横的不准乘客到卫生间大小便,遭到了乘客的抗议,恶警蛮不讲理,以对大法弟子施加淫威来恐吓乘客。有乘客看见恶警李侠慌慌张张的朝正在打坐炼功的郭兆娟走过来狠踢猛打,将她打倒在地。乘客看见凶神恶煞的警察,吓的不敢吱声。郭兆娟醒来问何姐是怎么回事,何姐告诉她刚才发生的事情,已经六十多岁的何姐没见过人民警察如此暴打人民的。江氏恶警在光天化日之下,竟是如此无法无天的行恶。

何姐被绑架回北海后,关押在第一看守所。她向在押人员讲真相,用自己修炼后身心变化证实法,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揭露恶警对法轮功人的暴行。监仓里很多人因何姐了解了法轮功真相,知道大法好。在监仓里何姐炼功,恶警为了达到不让何姐炼功的目地,将风扇关掉,招来了一致抗议。

半个月后,何姐被释放回家。在这次证实法中,何姐有了新的认识:证实法也是救度众生,证实法是十分神圣的!一切的怕心和执著也是在证实法的过程中慢慢去掉的。

2001年1月份,何姐功友观看师父的讲法,由于恶人举报,何姐和其他功友被绑架到地角派出所。何姐的亲属想通过一些渠道领她出来,毕竟她已经是六十多岁的人了,当时天气又冷,亲人不想让她吃这样的苦,但何姐坚决拒绝亲人的帮忙。她说:修炼人无事的,一切由师父管着,你们放心好了。在派出所里,何姐拒绝恶警的无理要求,坚决不写悔过书,并诚心向他们讲真相,同时表示坚修大法,永不放弃。过了不久,何姐被释放了回家。

三、讲真相

何姐每日都走街串户的讲真相,劝三退,每天劝退的都有近十人,多时超过二十多人。

何姐刚开始讲真相的时候,也遇到一些干扰。有一次不明真相的两个中学生用脚踢她,但何姐知道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对两个孩子何姐心平气和,一笑了之。何姐想,在这件事上看你的心性怎么样,是否能过关,另一个呢,你退缩还是继续讲真相?无论如何,救度众生才是至关重要的,有多少人等待救度啊!

最令何姐上心的是地角的二妹,今年已经六十几岁了,多少年来,因为月难风的折磨,她整个人瘦的皮包骨,一副萎靡不振,牵丝吊命的样子。几十年来,二妹没少打针吃药,可效果不佳,为这病她不知医了多少钱,仍然不见好转。一天,何姐去跟她讲真相。她相信法轮大法好,并按何姐说的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渐渐的她感到身体开始舒服起来,疾病似乎消失了一样,整个人从此精神饱满,人也慢慢的胖起来,脸色红润,与以前相比简直判若两人。二妹知道是大法将她从病苦中救了出来,所以逢人就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地角街上还有一个叫阿福的,脑子长了个瘤,头痛异常,虽然动过手术了,头仍然还疼。何姐就去跟他讲真相,他知道共产党迫害法轮功,做了人神共愤的事情,坚决退了队,牢记法轮大法好。奇迹出现了,他的头渐渐不疼了。

在中共恶党文化的毒害下,大多数学生不明法轮功真相,在电视媒体的蛊惑诬蔑下,有多少学生对大法产生误解,有的甚至仇视大法。为了救度这些被毒害的孩子,何姐就到学校去讲真相,她发现年纪小的学生容易劝退,她一说:中共干尽坏事,天灭中共,退团、退队保平安。立即有学生叫她帮退去恶党组织,但也有被毒害较深的。一次,何姐和另一同修到一学校讲真相,遇到两个学生,其中一个恶狠狠的说,你在这宣传法轮功,叫人来抓你,另一个则去打电话想举报。何姐立即向他们发正念,他俩一会儿无声无息的走开了。

近段时间,何姐明显感到世人清醒了很多。她每次到菜市买菜的时候,人们肯听真相,也积极三退。何姐每到一处都有人向她打招呼:何姐快过来!何姐想,那不是要她去救度吗?她去一讲,很快就退了。而曾经听过何姐讲真相的人,一见面就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是熟人对何姐最好的见面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