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邪恶迫害

【明慧网2006年8月28日】在邪恶江 和中共恶党对法轮功进行的7年的迫害中,无数世间最善良的人──大法弟子遭受了中国历史上史无前例的、灭绝人性的迫害。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就是这些邪恶迫害的见证。99年7.20后由于我不放弃修炼大法并多次进京为法轮功和师父上访,我的家多次被地方恶警非法抄家,个人的证件──居民身份证也被恶警违法没收。我遭受本地和北京恶警们肆无忌惮的打骂和经济上的勒索,这些在此就不多说。我想告诉大家的是,我在黑龙江女子监狱的经历和我目睹的那些外人无法想象的迫害事实。

一、被非法判刑4年

2002年4月8日,我和同修在太阳市场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坏人栾升东、崔正海举报到佳木斯市刑警大队。随后,刑警姜士林带人手持54式冲锋枪把我和大法弟子靳颜杰绑架到了刑警大队。他们没收了我们的一切随身物品,并由大队长李 伊带领姜士林等一帮人非法抄了我的家,抢走师父法像、大法书籍及所有大法资料,还有一台金正VCD(新的)、一台思花VCD和一台录音机。他们还不肯罢休,又把我爱人和外甥女绑架到刑警大队进行审讯、逼供,问他们是否认识大法弟子。2人始终不配合它们的非法审问,一直折腾到深夜。恶人不让我外甥女在我家住,迫使孩子在外流离失所。

几年来,永安派出所的警察们经常到我家砸门,家里的老人、我爱人和孩子每日生活在恐惧之中,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也严重影响了他们的正常生活、学习和工作。年迈的父母更是难以承受这样的打击,因怕我被恶人打死,终日着急上火、以泪洗面。母亲最终承受不住恶党没完没了的强大压力而得了重病,于2004年9月26日含冤去世;可怜的老父亲而今脑血栓加重整日糊糊涂涂,已经不认识人了。

5月17日,市局直属刑警大队恶警崔得龙对我非法批捕,5月28日非法起诉我,由前进区代检查员王笑一做的伪证。参与审判的人有:审判长于国庆、审判员王斌、代理审判员张晓波、书记员周刚。2002年6月19日,我被非法判刑4年。我2次上诉,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中级人民法院无理驳回上诉,于2002年7月26日宣布所谓维持原判,参与审判的人有:审判长李韶伟、代理审判员周辰、贾文华、书记员周金星。

2003年1月17日,我被佳木斯市看守所非法送入迫害大法弟子的人间地狱──哈尔滨女子监狱。

二、左耳朵被集训队大队长吴艳杰打聋

在这里,集训队的恶警吕晶平、王小丽指使犯人看管大法弟子,不许我们说话、写信、打电话。不承认自己是犯人和不背监规的大法弟子,恶警就不让我们与家人见面,随身携带的纸、笔全部没收。大队长王小丽罚我们从早5点一直站到晚上12点,被罚2次共13天。

大法弟子徐家玉坐在地上盘腿,被恶警吕晶平送入小号酷刑折磨11天。很多大法弟子都不同程度的受到恶警吕晶平、王小丽、陶丹丹的迫害。

2003年4月8日下队后,大队长吴艳杰、陶书萍、李笑宇等指使犯人监视大法弟子,不许说话、不许上超市买东西、不许彼此有任何来往、不许接见、不许打电话与写信,家里人写来的信被非法扣留,不给我们,更不许我们学法炼功。如果谁的衣服上不写“犯”字,就翻出来烧掉。很多大法弟子的衣服被烧毁。

2003年11月26日下午,大队长吴艳杰、陶书萍出恶招,让防暴大队的恶警王亮、杨子锋等6人及五监区四中队的200多名犯人,对我们50多名大法弟子施暴。他们强行把我们从8楼连拉带拖弄到男犯监区残酷迫害。11月底的黑龙江已经相当的冷,它们把我们扔在户外冻了7天。期间,恶警王亮、杨子锋双手合十劈我的头,打我耳光;王亮将我打晕在地,又将我拖到大墙内数十米远的地方,我的左耳朵被吴艳杰打聋了;犯人王代群用手套抽我的眼睛;犯人王玉波、刘文革用竹条抽我的手背,手肿的老高;恶人李玉梅、王玉波扒掉我的棉袄,只让我穿一件绒衣,不许我们戴手套围巾等防寒用品,从早上5点到晚上6点一直在外面冻着。回到走廊里也不许我们站和坐,而是强迫我们跺脚直跺到半夜12点或2点。根本不让我们洗漱、上厕所、喝水,也不给吃饱饭。犯人于艳云偷着给我鱼吃,被队长陶书萍知道后受到毒打,陶把于艳云叫到办公室打了10多个嘴巴子,还用铁丝衣架打她,给她扣分。有的犯人看不下去偷偷掉眼泪。

三、铐吊、地环、电棍、挖眼睛

2004年4月,我们大法弟子整体配合反迫害,不戴名签、不穿囚服。恶警大队长陶书萍指使犯人辛淑梅给我上铐子吊了18个小时。恶警王珊珊又指使犯人王代群给我上铐吊了半宿。肩膀被犯人王荣、刘佳凤拧的转了轴,还用绳子把我吊在床梯子上3个多小时。犯人吕淑文、刘文革往我身上写“犯”字,对我进行人格侮辱。

大法弟子在户外被冻期间,谷亚容、李萍、刘桂华、任秀英、肖爱玲、杜桂杰、程佩英、马爱桥被关进冰冷的小号,甚至连内衣内裤都不许穿,还被戴上铐子铐在地环上,其中有的还被迫站在冷水盆里。

大法弟子李萍于2003年9月下队,在恶警吴艳杰、陶书萍、程秀艳的指使下,遭犯人李梅、王代群、单桂香、刘文革、吕淑文的疯狂殴打。2003年11月27日又被男恶警用电棍电,打的伤痕累累、口鼻出血。

2004年3月8日,犯人吕淑文将大法弟子李梅吊在床梯子上长达28天,黑天白夜站着。监狱长刘志强亲自下令不许李萍睡觉。在遭受这般残酷折磨情况下,李萍又遭受了犯人王代群的流氓职业性殴打,王还用2个手指挖李萍的眼睛等,邪恶至极。

大法弟子谷亚容同样被吊铐长达18天,期间被犯人栾淑梅、王代群殴打,甚至被王代群打晕过去。大法弟子刘桂华、肖爱玲、杜桂杰、任秀英、程佩英也遭受了此类迫害。

四、头被砸出一道长口子

2003年11月27日上午,恶人们又强行拉我们上外面冻着。全体大法弟子齐声背诵经文《论语》,并高声呼喊“法轮大法好”,整个监狱的上空充满了我们的正义之声,大大震慑了邪恶的嚣张气焰。男监的恶警和女监的恶警,狱政、狱长头头脑脑来了好几十。开始他们就象被抑制住一样,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抡起凳子朝大法弟子马爱桥头上砍去。马爱桥的头被砸出一道长口子,鲜血流了一地。恶人给马爱桥的头上缝了7针,却从马爱桥的钱卡上划去200多元。即使这样当天还把她送入小号。她因失血过多而几度昏迷。

大法弟子严淑芬被男恶警电的满地打滚,晚上又被送风口冻着,后又被恶警王亮、杨子锋等人打的不能行走,是被犯人架回来的。

60多岁的大法弟子赵亚伦也未能幸免遭受毒打。她多次遭到犯人王代群、孙亚杰的殴打,还被戴上铐子吊着。恶人们甚至现挖一个大雪坑把赵亚伦的棉袄棉裤扒掉后扔雪坑里冻。

大法弟子李丙清被犯人王代群、李梅、刘文革、刘玉梅等人多次殴打,以致肋骨处凹进一个坑去,她疼的连腰都直不起来,腿被打的走不了路,恶警刘虹打了李丙清无数个大嘴巴子。邪恶狱医撒谎说李丙清肋骨处没事,可现在她的肋骨处已落下损伤。

犯人王代群用刷厕所的刷子刷大法弟子李庆珍的嘴,直到肿的变形才罢休。

大法弟子董亚珍的腿被犯人踹的不能走路,仍被拖出去挨冻。恶犯人李梅打人时,怕董亚珍呼喊,将不干胶贴在她的嘴上。董亚珍被打的至今走路还有点瘸。2004年4月董亚珍被送入小号迫害40多天。2004年12月因反迫害不穿囚服被犯人吕淑文、王代群等人上铐吊了18个小时(用铐子吊在床梯子上),期间不许吃饭、上厕所。恶人孙立松指使犯人拿绳子把董亚珍绑坐在雪地上,孙立松还用两只脚踩在董亚珍腿上好几个小时。

孙立松还指使犯人李梅、王代群等人把大法弟子吕迎春的棉袄扒掉,在户外冻了好几个小时。

五、医生说她活不过三天

大法弟子徐先平的腿被恶警王亮、杨子锋等人踢成黑色,小手指被踢的骨折。徐先平被恶人连冻带打,身体状况非常不好,经检查血色素只剩下1.6克。哈尔滨的医生说她活不过三天,可是凭着对师父和大法的坚信,在伟大师尊的呵护下,她奇迹般的闯过了生死关。

大法弟子许淑芬被恶警杨子锋踹进雪堆里,犯人刘文革、李梅、刘玉梅还扒掉她的棉袄,身上仅有线衣和一件单衣御寒。大队长吴艳杰、陶书萍还把许淑芬关进地下室的小屋里,2人轮番打她。吴艳杰拿电棍电她的脖子和肩膀,2个人还用不干胶圈砍许淑芬的胳膊和手,直到肿的拳头那么高,最后两个恶人打人打到累的满身是汗。2004年初,许淑芬不参加点名、不戴名签反迫害,被当班恶警罚坐在走廊的水泥地上3宿。2004年12月,又被犯人吕淑文、王代群等人用铐子吊在床梯子上18个小时,期间不许吃饭、上厕所。

大法弟子朱文芳于2003年10月被非法关押在小号20多天,用铐子铐在地环上,直到现在手脖子上仍有伤痕。还被强迫在户外冻了7天。

大法弟子张淑琴、黄丽萍、刘春霞、姜凤荣也多次遭到迫害。还有大法弟子朱会君、李雪莲、程凤英、张燕、郑丽萍、石玉霞、王燕、史历、刘丽华、徐文英、赵雅珍、付绍翠、褚丽、丁玉、王淑芝、杨秀华,还有原本是刑事犯后得法的大法弟子胡桂艳等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迫害。

邪恶狱警和他们的打手们的恶行罄竹难书,有些邪恶的真是无法用言语表达。在户外冻大法弟子期间,恶警大队长陶书萍还给我们剪怪发型丑化、侮辱我们大法弟子。

臭名昭著的哈尔滨女子监狱,自恶党开始迫害法轮功之日起就充当了急先锋,从关押第一名大法弟子开始就竭尽邪恶之能事,每天如此从未间断。在集训队里,它们把可利用的刑事犯进行专业培训成为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职务犯”。这些犯人专门用来“转化”大法弟子的,它们不用劳动,还比普通犯人得的分高,甚至被评为所谓监内“积极分子”给予奖励或减刑评为出狱积极分子。

从2004年开始,大法弟子就不再往各个队分了,直接留在集训队强制“转化”,加强了迫害。

六、恶行恶报

这些可怜的犯人们,在中共恶党及其爪牙的操控下无知的干着人世间最伤天害理的事,结果很多都遭到了现世现报:抢劫犯孙亚杰多次抢大法弟子的经文并殴打大法弟子,现得了重病生不如死;杀人犯吴敏,经常辱骂大法弟子,在出狱的前几天嘴歪了;卖淫犯栾淑梅经常占大法弟子的钱物,还多次打骂大法弟子,出狱仅半年就再次被判刑入狱;杀人犯幸淑梅协同恶警偷翻大法弟子的经文,结果一只眼睛看不见,花了5千多元钱手术也没治好;犯人李应杰经常协同恶警迫害大法弟子,抢大法弟子的经文,还揪住大法弟子李雪莲的头发往墙上撞,现李应杰子宫大出血痛苦不堪;犯人张思霞包夹大法弟子,经常划大法弟子的钱卡,吃喝大法弟子的饭和水,指使别人抢大法弟子的经文,还给恶警出点子迫害大法弟子。她虽然得了很多奖励分却一天刑期没减。后来她自己也明白了这是没有善待大法弟子而招来的恶果。刑事犯们都说迫害大法弟子真是现世现报啊!

可喜的是曾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犯人李丽(现已出狱)在大法弟子的感召下,悔过自新,用“真、善、忍”的法理严格要求自己。她说要是自己早得法就不会干那么多坏事了。她改掉了很多恶行,善待大法弟子并开始学炼大法。包组恶人找她谈话,威胁说再炼法轮功不给减刑,李丽回来后写了一篇学大法后改过自新的体会交给程干事,结果数她减刑最多。我们都为她高兴,因为她为自己选择了最美好的、走向生命永恒彼岸的光明大道。

我所知道的也只是中共邪党迫害大法弟子的冰山一角。事实已经很清楚,中共劳教所、看守所、监狱等这些地方的恶警恶人们在中共的邪恶政策驱使下越来越失去了人性。尤其是2006年3月证人揭露中共的监狱、劳教所、看守所和医院等关押大法弟子的地方,活体摘取大法弟子的器官暴利出售的惊天黑幕后,我们更加为那些仍在遭受迫害的善良的大法弟子担心。

中共自建党以来所搞的历次政治运动,无一不是制造谎言、恐怖、欺骗、栽赃、陷害,中国人一次次的被愚弄、被利用着卷入其中,当恶党的统治快要维持不下去时,便出来假惺惺的为上次事件“平反”,过几年后下一次政治运动再来时,又重复演出上一次的悲剧。在这个过程中,中共不断的积累着它的法西斯暴力统治经验,中国人就这样变得越来越麻木、越来越驯服。可这一次,中共对法轮大法及大法弟子的迫害是如此大范围和如此的残酷,直接针对的是中国人民对神佛的信仰,所以,中共的邪恶的迫害就必然使人神共愤、天地震怒,中共已经是在劫难逃。凡是曾经加入过中共邪党及其附属组织而不退出的,都将会随着中共的解体而淘汰。快快清醒吧,世人,明真相,得福报;退恶党,保平安。有良知的中国人啊,震惊之余请伸出您的援手!停止迫害法轮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28/1365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