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四会监狱的迫害情况及交流


【明慧网2006年8月3日】

一、基本状况

四会监狱在2005年之前还在关押的大法弟子大约70人,主要关押广州、深圳、珠海等珠江三角洲的大法弟子,也有香港的。这些学员中大多数都有高等学校学历的,约占80%。

监狱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采用强制与伪善、欺骗相结合的办法。每个学员都被配4个犯人监控,严禁学员炼功传功,恶警以加分减刑诱惑监控犯人尽力迫害大法弟子。

监狱根据犯人的劳动生产值给以加分,根据一定的加分来减刑。法轮功学员只要不“转化”的生产值再大也不给加分。六监区的大法学员陈小军,他的劳动产值在监区3百多人中名列前10名,但就从来不给他任何加分。其他犯人劳动生产值完成的可以跟家里人通电话,而法轮功学员都不能跟家里人通电话。

恶警不断地变换手法“转化”法轮功学员,有时就采用欺骗、伪善攻心的办法,假装在生活上关心你,对有些“转化”了的,还会买些水果礼物之类为他举办祝贺生日仪式,以情带动你的心,先把你处于死地,然后就好象很关心你的处境,分明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

我们本来就是无罪之人,被绑架、非法判刑、关押本身就是暴力行为。我们为揭露迫害发真相传单,就被判几年到十几年的重刑,现在那贪官贪两三百万才判两三年刑。

人很容易被虚情假意所迷惑,加上在巨难之中,在那求安逸之心与人情带动下,就有可能中招。就算明知道是骗局,也宁可受骗。那恶警说的倒比唱歌还好听,“我们为什么把你们抓来这里啊?这是为了保护你们”。不是吗?在那洗脑班里还不用劳动,每天还会安排一些打篮球做游戏之类的活动,多舒服啊!正念一放松,对洗脑班就会从反感、抵制到适应了。

但是恶警不会给你白舒服的,是要你放弃真善忍的信仰为代价的。而且一旦做出妥协,恶警就会得寸进尺,写完三书就叫你写批判书,写完四书就叫你写揭发书,写完五书就叫你做转化其他学员的工作。恶警还会以减刑来诱骗学员转化的,其实恶警也不管你减不减刑的,只要你一跟他妥协,就被他抓着随心所欲地摆布的团团转。

例如,恶警一发现某学员与其他学员有接触,他就会说你都快减刑出狱了不要出事啊,学员如果听话,他就会发现这种管理他舒服多了。其实那里有什么减刑啊,几个学员都一次又一次的被告知要减刑了。后来直到刑期满了也没有减刑。靠欺骗迫害,这也是四会监狱的一大特色。靠这一招,目地是完成了他的转化指标他就去领奖金。所以表面上欺诈伪善比受到暴力折磨要好一点,实际上比暴力折磨更阴险。

二、解体邪恶 突破牢狱

要突破牢狱的关押,决不能采取向邪恶妥协的办法。那样只能助长邪恶的气焰,延长魔难。采取的正确态度应是:

1、摆脱消极承受的状态

一旦进入监狱,大多数学员都很容易采取消极承受状态。觉的无可奈何。这是法理不清的原因。师父在《道法》中说:“长期以来大法中的众生,特别是弟子一直对法在提高心性方面存在着一种不同层次的误解。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的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其实这是人的一面对法认识的不足所致”;“你们也要明白‘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其实‘自然’是常人解释不了对宇宙、对生命、对物质的现象而不负责任的自圆其说,他们也想不到那‘自然’的本身是什么。由于受这种意识的影响,你们认为这一切魔难都是必然的,就是这样的,产生一种无可奈何的消极状态。”

师父在1997年就写这一篇经文了。但当时确实不怎么明白。现在回过头来看,才知道许多同修长期处于魔难之中,是把邪恶强加给我们的魔难当作是个人修炼必须要承受的过程,以为是必然存在的,是无可奈何的。

后来师父的一系列经文出来了,才知道大法弟子的所有牢狱之灾,都是旧势力安排的,必须全盘否定。所以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不要消极承受,化被动为主动,是所有被非法关押在狱中的大法学员必须马上实行的。首先,在行动上要抵制邪恶的任何迫害,“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例如,广州两个大法弟子拒绝穿囚服,后来虽然被关进严管队,但这种行动本身就会加强大法弟子的正念之场,后来曹靖宇等大法弟子凡在集合点名时都不应到、不报数,因为我们不是罪犯。恶警也拿他们没办法。

2、摆正自己的位置

我们不是罪犯,真正的罪犯是中共及江泽民流氓团伙。我们不存在“转化”问题,“被转化与救度的只能是被邪恶蒙蔽的众生”(《大法坚不可摧》)。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是我们伟大的历史使命。所以就算在狱中也不是承受迫害来的,而是要就地证实法,救度众生。因为监狱也有许多需要我们救度的众生,包括警察与犯人。

3、坚信师父是冲出牢狱的唯一办法

做好师父叫做的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三件事,是冲出牢狱、解体牢狱的唯一办法。

监狱由于与外界隔绝,大法的书、经文、资料等传不出去,邪恶也不许学员学法、炼功。要做好三件事就特别困难。但是只要摆正观念、破除“不能”的观念。还是可以做到的。

师父在《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中说:“我经常看到这样的学员,你不叫我炼我就炼,你不叫我学我就学,我就不听你邪恶的,你不就是拿生死来威胁我吗?”“我告诉你的就是你真能放下生死的时候你什么都能做得到!(鼓掌)在神的眼里,旧势力的安排也是这样,你一手抓着人不放那手又抓着佛不放,你到底要哪个?真能放得下的时候,情况就是不一样。”

我对师父的这段话悟到的是,在监狱证实法确实很难。相生相克的理,这难是坏事又是好事,只要放下一切执著、放下生死,在监狱证实法也不难。真正做到把心一横,就象师父说的:“抓来了我就没有想到过回去,到这里来了我就是证实法来了,那邪恶它就害怕。”(《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与解法》

被抓时才18岁的大法弟子郑智超,被判了13年,邪恶一直都“转化”不了他。并不是说只有在监狱里才能修炼,我们是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的,但既然已经到监狱来了,那就在反迫害中证实法,“我们是在反迫害中利用这场迫害”。(《2004年复活节在纽约法会讲法》)

事实上,在四会监狱,由于大法弟子在里面讲真相,使警察与犯人不同程度地明白了大法的美好,支持大法,有人甚至得了法。有些犯人说:“这么多高文化的人都炼法轮功,肯定有他的道理。”有人说:“你们师父美国政府都保护,真了不起。”一个监区长对学员谈话时说,“你们师父真有本事。”犯人普遍对大法弟子都比较尊敬,有人还说:“你们哪里算是犯人呢?我们才是。”八监区一个监控大法弟子的犯人在弟子给他讲了真相之后,走入了大法成为修炼人,他被抓着抬去严管队,边被抬着边哈哈大笑,以表示对严管的蔑视。使许多犯人都被感动。

从这些也说明了监狱的证法环境也越来越好,那里的弟子应更精进的做好三件事,在加速解体牢狱的同时成就自己的伟大威德。

4、内外配合形成整体

要彻底解体关押大法弟子的牢狱,还必须要狱外的弟子与狱内的弟子配合,形成一个整体。狱外弟子通过写信、打电话等方式给警察讲真相;设法送一些大法书及资料进去;对里面的弟子发正念加持;还应利用师父给我们的一切神通功能,远距离与狱内弟子对话、学经文等。让我们狱内外的弟子更加紧密的配合吧!离彻底解体关押大法弟子的牢狱的时间不长了。

希望其他弟子对狱内情况加以补充,对以上看法加以慈悲指正。

以下是2005年前还被非法关押在四会监狱的部份大法弟子:

黄奎 ,珠海大法弟子,清华大学博士、被非法判刑5年。
林洋,珠海大法弟子,清华大学水利系在读硕士研究生,被非法判刑3年半(2004年6月出狱,因不“转化”,警察讲出狱后会被送到某洗脑班迫害)。
余浩辉,高要市大法弟子,暨南大学计算机系毕业,被非法判刑4年。
陈小军,北京大法弟子,北京大学毕业,被非法判刑 5年。
郝学森,汕头市大法弟子,东北某大学毕业,被非法判刑3年。
蓝绍维, 深圳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13年。
袁华,广州大法弟子,华南农业大学在读硕士研究生,被非法判刑10年。
梁刚,广州大法弟子,华南农业大学在读硕士研究生,被非法判刑11年。
朱德志,广州大法弟子,华南农业大学在读学生 ,被非法判刑12年。
张雨苍,香港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3年。
饶超元 ,广州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8年,其弟大法弟子姚卓元已被迫害致死。
郑智超,汕头市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13年。
冯文涛,广州大法弟子,广州外语大学毕业,被非法判刑6年。
陈志远,潮州市大法弟子,某大学毕业,被非法判刑3年。
廖努力,深圳大法弟子,某电子中专毕业,被非法判刑10年。
曹靖宇,武汉大法弟子,武汉某海军学院与武汉某工学院双学历毕业,被非法判刑7年。
周晓辉,广州大法弟子,北京邮电大学毕业,用手机发大法信息8万多条,被非法判刑8年
田健水,珠海大法弟子,福建某大学毕业,被非法判刑5年。
张育辉,珠海大法弟子,某大学毕业,被非法判刑10年。
郭睿,广州大法弟子, 广东工业大学毕业,被非法判刑7年。
林庆,揭阳市大法弟子,广州中医药大学毕业,被非法判刑 4年。
谈广荣,佛山市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5年。
梁晓鹰
一不知名的香港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刑期4年。
一不知名的华南农业大学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判4年。
一不知名的解放军总参谋部的大法弟子。
一不知名的北京城市美化总设计师的大法弟子。
一不知名的珠海市飞机场任飞行队长的大法弟子。
由于关押分散在18个监区,更多的弟子不知其情况,希望已出狱的其他弟子加以补充。

以下是四会监狱恶人:
尚东平 监狱长
罗祖彪 副监狱长
凌烈洲 监狱610办主任
朱锡鹏 监狱610办副主任
甘××  监狱610办干事
张春平 监狱洗脑班负责人
刘X  洗脑班办公室主任
刘填  洗脑班管教
秦刚  洗脑班管教
蓝××  洗脑班管教
许嘉谋 教育科干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