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事皆有缘


【明慧网2006年8月30日】其实在我小的时候就已经能看到一些不是这层空间的人和物了,那时候还不能看到另外空间的全部,只是一个点,就象电视剧的一个片段或是图像。大了之后,在社会上又学会人的奸猾和不好的东西,就再也看不见了。直到我在94年信佛后,能看见了,反正看不看也不在意。

98年我修炼了大法,这时的我对天目的情况才有所了解,知道了我以前所接触的全是通过天目看到的,也知道修炼是要讲心性的,按照心性标准,放下人的执著,在按照大法所要求的标准严格要求着自己,功能也在不断的突破,我就把我所能看到和接触到的讲出来,让那些不相信神的人清醒。我不是在讲瞎话,这是我所知道,我本人亲自体验和感受到的,我所写的只是一部份,有的不能说,关系到天机。

我们全家四口人,有两个孩子,一个是男孩,一个是女孩。我和妻子共同修炼大法,我们的因缘关系还要从宋朝讲起。那是在北宋徽宗年间,我的父亲是一名尚书,我当然是一名公子了,那年才十岁。有一天门外来了两个要饭的,一老一小,老的是个婆婆,小的是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她们因数日饥渴,昏倒在我家门前,我看着可怜,就端出两碗饭给了她们。吃完后,老婆婆感激的说;“我们没什么谢你的,就算我的孙女今世做不了你的妻子,来世再做,也要报答公子救命之恩”。经过了几世,因为我的多世因缘关系,她辗转几世也就在这世成了我的妻子,共同走入了大法修炼。

回头说北宋徽宗年间,我长大后就投了军,成了皇家一名大将军,统帅水浒归顺人马攻打方腊农民起义军。那时方腊的队伍在前方,剩下的家属老幼病残都被方腊圈在一个很隐蔽的后方,我率众急寻后方并予以剿灭。那时候的一部份的人,就是现在我们屯看我不顺眼的人们,其中有那么几个人是外地来方腊家属营做生意的,因为战争原因也被方腊圈禁,里不出外不进,他们也被剿之中,心里不服转世报复。

今世我小的时候,有一次下河洗澡,这位在河的上头,召唤我过去说那边好。我听了他的话,走不远就被河水淹没,我哭着喝了许多水,这时有人跳进河里把我救了出来,上来后还看到那人在大笑呢。救了我的人是我在明朝的时候救的人。那时候,我在张献忠的部下,刺探军情的需要,我乔装成卖水的,路过一个山下,看到了一位骑着毛驴,背着钱褡子的人。他被一伙毛贼抢了东西,并且被打得昏死过去,是我救了他,这个人便是今世救我的人,也就是现在我们屯的某某。

善恶终有报,我曾因在北宋年间剿灭方腊的那些无辜的家属,造了很大的罪孽,老天惩罚我,把我转世成动物。在那寒冷的北方,大雪覆盖着远离人烟的山林,我饥饿得一步也走不了,冻死在雪地上。转年开春,雪已融化,是一位猎人把我埋了。他就是我现在的儿子。

我不只能看到我的前生前世,也能看到他人的前生前世的因缘,但我不看,不说,不能打破常人社会的状态,也不能执著的去看什么,因为那是理,一个常人社会的理。

在2006年7月初的一天,风雨交加电闪雷鸣,狂风夹带着冰雹冲击我市。我当时正在打坐,看到了风雨雷电四神的到来。我向他们打了声招呼,他们也向我行礼,自称小神。我让他们去北京,那里的魔在指挥着各地的坏人破坏大法。他们说,他们不能直接在人间干预正法的事,那会打乱人间正法的安排,他们只是在做他们该做的事。他们走时说:“我们不能再和你聊了,再这样下去,你们这儿就会遭灾的,我们要往西南去,那里的人,是该教训一下了。”

我在初期炼功时,总有那么一个长得和我一样的“我”,光头,能有五六十厘米的高,在我炼功时出现,是从我的头部出来的,窜上房梁打秋千,并且向我招手,说:“过来,过来。”我知道这是干扰,不能听他的,但他是谁,怎么回事,我并不知道。

也就是在前两天[8月初],我又看见了他,这回不只是看见了,还能相互沟通,原来他是我的副元神。上几个世纪,庙里有个出家人,修了几世,他的副元神修成了走了,他的主元神做了我的副元神,跟着我寻找机缘,希望我修炼,使他也能修成。

这样我先进了佛教,皈了依,成了庙里居士,他高兴了,以为这次他能修成呢,多次向我传耳音,告诉我一些什么。有一次,我在94年的冬天早晨上班,路过本村赵某某家,我想到赵家催催贷款,当时就有个声音告诉我:“等赵某办完丧事再去,也不晚。”我还想呢,赵某某全家都很年轻,哪来的丧事?我不信。当我走到他家门前时,赵的妻子出来对我说,她的父亲昨天来的,昨晚就死在了她家。这是一个例子,还有许多次,他曾经告诉过我什么,那时我也不知道是他。直到他现在和我沟通,我才恍然大悟,明白了。

97年,我修炼了法轮大法,他也随我走入了大法之门,但他知道大法是修主元神的,他又感到失望了,就没完没了的干扰我修炼。几次干扰都不能动了我的心,那时他才放下了念头。这次他说,看到我长功他也在长功,他真高兴。这还要感谢我们的师父,是师父救了他。他说:“正法开始我又能做什么呢?只能看着你在做了。”

自古以来,宇宙中有一个永不变的理,那就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一切众生皆如此,即便在人这儿也一样,善恶有时今生报,有时来世报,有时死后报。我说的就是那些曾经参与和加入邪党组织的人,他们死后的去向:一部份投生做了老鼠,真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呀;还有投生做了苍蝇的,那也是苦呀,被人打死,转世还做苍蝇;还有投生做鸡、鱼的,生前是人,死后还要做人的美食,餐桌的宴品,几生几世的遭罪;还有做蚊子的,短暂的生命,终究在轮回之中消减自己的罪孽,这还算是好的;还有在雷击之中消减罪孽的。那么,我也看到了,做出明确选择的,声明三退的,都可以减轻对他的惩罚,因为这宇宙中在正法,一切都在摆放位置,一念就能定下人的一生。

有一次,我看到我村有一个死去的人,在地狱里遭鞭打,火烧,锯拉等的罪,我用传耳音问:“为什么让其遭受这么大的罪?”原来这个人是邪党的党员,他在生前做邪党官时,迫害过一些有钱人和异议人士,这是一个罪。另外,他生前学过一阶段大法,正法开始后,他却反过来跟随邪党大骂大法和大法师父,所以遭此大罪。我用传耳音问怎样补救,传回的语音告诉我:他现在还管大法师父叫师父,地狱拿他没办法,不能打入死门地狱,又不能投其转生,只能在此遭罪,等待他的子孙们给他声明三退和他的子孙们同化大法后才能脱离鞭打、火烧、锯拉之苦。

看起来非要等这一天了,有的人在人间不做好事,非但救不了死去的人,就连自己也解脱不了将来的地狱之苦。我把这件事告诉了他的儿女们,让他们好好珍惜这个机缘,大法就在身边。

个人层次有限,我就说到这,这只是我在我目前的层次所知道的一部份,把它说出来与大家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