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次发正念的经历


【明慧网2006年8月30日】针对目前有的同修说发正念不敏感的问题,在此我将自己近一年来所经历的事情与同修交流。

2005年12月的一天下午,我所在学校的操场上举行少先队大队委改选仪式,其间广播里放出了邪党的歌曲。看着无辜的孩子们在这个邪恶场的污染下被侵蚀着身心,浸染着头脑,我心里真有说不出的难受。于是我静下心来,默念着正法口诀,并铲除学校对应所有各个空间的共产邪灵和共产恶党。不久,广播里传出“哀乐”二字的女音,接下来的就是常人悼念死人时所放的曲子。当时不少同事和孩子们都感到很稀奇,你一言,我一句的议论开来。哀乐放了约30秒钟左右被人换掉,但是大约半小时后,那个哀乐又响了起来。学校开放式的围墙外站了不少看热闹的人,方圆几百米的高校、医院和一些居民住宅都能听的见。大法显神奇,给邪灵恶党敲响了丧钟,震慑了邪恶。

学校每周一上午都要升血旗,每一次我都要发正念。记得有一次在我正念下,广播里的邪乐断断续续,好象磁带不愿听它的使唤似的,另一次既没有停电,又没有线路故障,索性放不出声来。其实类似情况还有好几次。如血旗下的讲话时断时续,升哑旗,唱哑歌等。曾听校长说要改造设备,他哪知道这就是大法的威严和正念的威力。

就在2006年暑假前一月左右的一个周一上午,也是升血旗。我头脑特别清醒的发着强大的正念,就感觉从我体内发出强大的功,随着发出的巨大“灭”字灭尽了各个空间的邪灵、烂鬼。顷刻间,只听“咣”一声,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血旗掉了。此时,听场上的人们发出“嗡嗡”的议论声,据说是升血旗的绳索突然断了。事后我也亲眼目睹,那一周血旗一直被扔在一个角落里。

虽然我发正念时有时也不敏感,甚至没什么感觉,但我始终坚定的信师信法。师父2006年2月25日《洛杉矶市讲法》“有很多学员不重视发正念,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不敏感,不管敏感不敏感,师父叫你做了你就做,它一定起作用,决不是一个形式!师父决对不会叫你干没用的事。(鼓掌)要是那样,这对你,对我,对正法与你们证实法、对众生来讲都没有意义,而且发正念已经摆到这么重要的位置上了。大家一定要重视,不管感觉到、感觉不到,都要正念强一些去做,时间长了我想都会有感觉。”

其实发正念这件事情,也是在整个修炼过程中对大法是不是坚定不移的一部份,只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排除干扰,是会发好正念的。

我的体会是发正念时思想纯净,不要刻意的追求感觉,即使你没感觉到,但是在另外空间那真是排山倒海式的正邪大战。正如《明慧周刊》多次登载的同修正念闯出魔窟和讲真相所使用的神通,以及开着修的同修在发正念过程中所看到的另外空间景象等。都证明了大法的威严和正念的威力与神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