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妻子三退的过程


【明慧网2006年8月30日】我劝妻子三退过程中,经历了几次较大的波折。由于坚持了以法为师,用法的标准不断归正自己,不断找自己执著和存在的问题及时去掉它,总结经验教训,在心态稳、正念强的状态下,终于达到劝退对方的目地。

记得去年上半年,我将抄写过的三退声明草稿扔到废纸筐内,妻子(不修炼的常人)倒废纸发现后,找我大吵大闹的质问:你说共产党是地地道道的邪教组织?咋个这么反动?我看你越来越不像话了,平时发现你在外面这样那样(散发真相资料)我都没吭过声,现在又搞起这些来了……等等说了很多。

当妻子稍平静后,我告诉她当地县、乡、镇各级大小官员如何利用职权谋取利益,如何贪占国家和集体钱财,吃喝玩乐,如何整人害人,上欺下骗等等一切都是邪教的具体特征后,又劝她退出邪党组织,她火冒三丈地说:“那些是个别人的事,他们代表不了整个党,你别借题发挥攻击多数,党的组织整体是好的。你让我退党?没门。”她又从头到尾数落我一番后,叮嘱道:以后不准你再胡说八道,也永远不准再提这些不高兴的事。

我在以后几个月中,还是不失时机地提一下,可是她都用同样的态度对待。后来我回想了一下这几次劝退没成功的原因:一是无思想准备;二是没求师父加持,三是正念不足。

今年初,我在劝退了儿子后,打算再劝妻子三退。事前发完正念,并请师父加持,然后马上找妻子谈当前退党大潮和“九评”中讲到的共产党九大基因: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如何说假话骗人、杀人;搞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六四如何镇压学生运动;讲近几年所发生的天灾人祸全是由恶党的恶行所引起的,是上天对恶党行为的惩罚;讲了共产党必灭的古代预言和藏字石的启示,人们都在选择自己的未来等等,劝她不要再与其为伍,尽早退出,已便有好的未来。

妻子听完后,比以前态度稍好点,说怎么还提呢?我说:“现在的明白人都知道神要灭中共了,很快就完了。党员入党时都发了誓要为共产邪恶主义事业奋斗终身,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发这样大的誓要追随它到底。恶党灭亡时,凡是发过誓的人都是它的陪葬品。你是我妻子,为了救你不说行吗?我三番五次的给你提,不就是为了救你吗?你只有退出共产党及其所属组织,共产党灭亡时,才能保你平安无事。你经常说这不舒服那不好受的,这痛那痛,全是共产邪灵附体给你带来的不祥征兆,你退出后就会消失的。”

妻子听后又跳起来:“你咒我不得好死,安的什么心?要真是那样,我也不怪任何人,死了也值得。我知道你把党章和两个证书(优秀共产党员证书,先进共产党员证书)给我扔了,必须给我找回来,否则,不会罢休的……”她又说了好一阵才慢慢停下来。

待了会儿,我出门时边走边想:为什么会这样呢?正念发了,也请师父加持,什么理都给讲了,为什么就是做不通工作呢?是不是学法不深,自己不精進造成的呢?除此之外,还存在什么问题呢?百思不得其解。总觉的做家人的三退工作比外人困难大的多。后来在学习明慧周刊中,同修的经验点醒我,亲情的执著太重,这也是主要教训之一。

前几天,听说妻子妹妹去九寨沟旅游,要来我家。十几年不来了,妻子自然很高兴,我想趁其高兴之时再次劝退。吸取前几次的教训后,我做好各种准备,并先后学了师父《2005年旧金山讲法》,《洛杉矶市讲法》和《加拿大讲法》。

我悟到:随着正法进程的推進,各方面都在向好的方向和更好的方向发展。那些原来起负作用的神都在不断的反正,起着正面作用,世人也在不断的醒悟,恶的那一方在不断减少,善的那面在不断增多增强,邪恶、黑手、烂鬼和旧势力已在全部销毁的最后阶段,共产邪灵和共产党的邪恶因素不断削弱,众生明白的那面自然就占了上风。三退工作肯定比以前好做多了,而且有师在、有法在,只要站在法的基点上看问题、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再加上有对众生负责和慈悲救度的历史使命感,这次劝退一定会成功。

师父在《洛杉矶市讲法》回答提问时的讲法,指出了前几次劝退中发现的问题,师父说:“说到这我想说一下,有一些人对家里的人讲真相总是做不好,是因为你做的不对头。一个是你不知道他误在哪里,是因为什么你不清楚。再一个呢就是大家跟家里人讲真相的时候,总是把自己家里人当作自己的亲人对待而不是当作要救度的众生。你是个修炼的人,你是超越于常人的,你知道这一世你们是一家人,你知道前一世你们不是一家人吗?你知道她这辈子是你妻子,下辈子说不定给谁当妻子?这一辈子是你的孩子,你知道上一辈子他是谁的孩子?”

师父接着又说:“作为修炼人都应该非常清楚的知道这一点了,不能陷在常人亲戚的这个观念中。要把他作为一个众生、和大家一样的众生去救度,你去做工作的时候效果就不一样,保证是这样。你先别把他当作你的亲人,你把他当作你要救度的一个对像跟他去讲那就不一样。其实他生命中明白的一面也知道,我这辈子和你是一家人,下辈子我会和别人成为一家人,他生命的本质是知道的。可是你真的用正念、救度他的时候,他的真念是分的清楚的,也不会陷在常人的情中了。”

这次一定遵照师父教导去做。在头天晚上、第二天早上、午饭前我都发了较长时间的正念,并打出法轮销毁其背后的红色恶龙,彻底清除背后操控妻子的一切邪恶因素,黑手、烂鬼、旧势力,并请师父加持我做好劝退。

吃饭时,我先问了一下她妹妹什么时间来,几点下车,在什么地方接等等,在妻子正说的高兴时,我提到目前全国出现的退党大潮人数超过1100万,平均每天两万人左右,照这样退下去,这个恶党垮台就快到了。现在出门只要把耳朵敞开一点,到处都能听到有人议论这个恶党如何的不行了,老百姓受的苦简直太多太大了,都在骂恶党的祖宗,它已经失尽民心。接着我又与其重复了以前讲过的九评有关的内容,预言和藏字石的启示等,我说:“这些你都听过了,当前的形势也看到了,你以前加入过党团队组织,赶快退了吧!”前面讲的她都听得比较认真,她停了停说:“你把那些(党章和两证)都给我扔了,我又只是个普通的党员,单位早就不存在了(卖给了私人),长期无人管,不交党费,不过组织生活,退与不退根本不存在了。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就行了。”我说:“因为你入党时发了那样大的毒誓。也就是对天赌的咒,这不是一般的小事。所以你不明确表态退出是不行的。必须公开的对天明确表态退出共产党及其所属组织,否则在神灭恶党时,你是它的一员,你就是它的殉葬品。”她“嘿”了一下。

我见她还抱怀疑态度,就给讲了南亚大海啸和红眼狮子的故事。最后说:“没有人动一刀一枪,几十万人不到半个钟头全完了,这不是假的吧?要当时那些人听那个说大海啸要来了,快跑呀,就跑了,那不是全得救了吗?正因为无人相信,才遭到了葬身大海啸的下场。那个老太太见狮子的眼睛红了,也是叫全村人快跑,马上发大水了,那些人不但不跑,反而嘲笑她,结果呢,大水来了,全村人被淹死,只有那个老太太带着家人跑脱了。所以,要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无神论是党文化的东西,不能老捧着不放,三退了对你又无任何影响,又能让你平安无事。何乐而不为呢?我说这些完全是为你着想,而且是为了挽救你,为了你能有好的未来。”

妻子沉默了,我继续发着正念,求师父加持。我知道她在思考。饭后,妻子将取款的折子给我说:你去取点钱,等妹妹来了好花。我问:“刚才说的想好了吗?你要同意就说个‘行’,否则说‘不行’。你表了态说‘行’,就给起个××名就行了。”她停了半分钟,连说了三个“行”,我高兴的说“你得救了”。

劝妻子三退成功,我体会一是坚信师父坚信法,以法为师,离不开师父的加持,而且正念要强;二是不断去掉各种执著心,特别是对亲情的执著心;三是要多学法,用法来指导自己的一言一行。这是修炼好自己做好三退工作的重要保证;四是不能急于求成,要给予对方充分思考的时间,还要有“不到黄河心不甘”的坚定决心。

这件事本来不想写,因为自己的文化低,又是六十多岁的人了,三件事没有别的同修做的好,学法修心差的又远,执著心也多。但是呢,反过来又想,正因为自己差距大,问题多。那么写的过程就是修炼提高,找差距去执著心的过程。所以还是写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