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佳木斯恶人迫害的经过

【明慧网2006年8月4日】2000年6月3日,我和一大法弟子去天安门打横幅,被抓后带到地下室,关在铁笼子里,非法提审后,又被带到佳木斯市驻京办事处。被关在只有几平方米的房间里,房间内只有两张床,已有二十左右的男女大法弟子被关在这里。

在这里,不但每人强行收60元钱的所谓住宿费,还强行搜身,把大法弟子的钱抢走,还抢大法书。参与迫害的有:佳木斯市前进分局宋某某、佳木斯市610一名女警察。在那里被关押几天后,我被带到佳市前进分局,由王连民和另两名警察非法提审,我看到他们用大法书掩门,就让我丈夫的朋友传出去。王连民发现书不见了,气势汹汹的叫恶警强行搜我身,他还气急败坏的说:如果书送不回,谁也脱不了干系。朋友怕我挨打,把书又拿回来了。王连民还说:我桌子底下搜了一袋子书,你们有胆量敢来拿。还逼迫我签保证书,我不配合,然后王连民就把我送到佳木斯市看守所关押。

2001年,我因讲真相被前进分局永安派出所绑架,在永安派出所,由李平所长和一个小胖恶警非法提审、强行搜身、抢走手机、经文、逼迫骂大法师父。我没有按他们的要求做,就被非法抄家,后被强行送到佳木斯市看守所关押。

2002年4月8日,我下班路过大法弟子张春杰家,刚进屋,就被佳木斯市公安局恶徒姜士明、崔大队长、尹某某、李某某等一帮一拥而上把我按住,还有一个大法弟子也在她家被强行绑架。有两个不炼法轮功的人路过此地,以为她家发生了什么事,正赶上市局在抄家,这些恶徒让这两人骂大法,这两个人说:我们没炼功也不能随便骂人哪,你们警察跟土匪有啥两样?

我和另一个同修不配合警察的绑架,被四、五个恶警按住,堵我的嘴,不让我喊。我被强行抬出塞进大道旁的警车里。到了市局,恶徒们对我严刑逼供,强行收搜身。我脖子上带的法轮章被他们一把抢走。我被折腾得不行了,他们把我抬到铁椅子里,扣上手铐。当我醒来时,恶警骗我说让我回家,我信以为真,扶墙下楼,刚到门口,恶警把我抬到车里,陈万友也在车里,嘲笑说:你太天真了,你以为能回家,你只要有一口气儿就得送走。

到了看守所大院,他们把我的鞋、衣服都拖坏了。当时被绑架的还有靳艳杰、张春杰、刘英弟、靳艳杰不报名,被恶警打的脸肿得老高。我被拖倒,躺在地上,冻得直哆嗦,被看守所狱医强行打针(不明药物)。在看守所被关押的大法弟子和犯人把我背进监舍。一个月后,我被强行非法判劳教,因检查身体不合格,血压高,心率特别快。劳教所不收。他们就请示市610,恶徒陈万友下令强收。

在佳木斯市劳教所关押期间,我在精神和身体上受双重迫害,两个多月没睡觉,想哭没有眼泪,精神恍惚。我被逼迫写决裂书。恶警王秀荣用拳头打我,我被迫害的血压高到180-200,心率快,坐不住,曾昏倒两次。家人要求住院治疗,恶警何强百般刁难,第一次去佳木斯市中医院检查,我丈夫买了上千元的药,我又被强行送回劳教所。家人又给大队长何强送中华烟,给当时的劳教所所长送钱(家人不敢说钱数)。这样劳教所才同意我住院。何强还把我的住院手册撕了,刁难不让住院,原因是他得的钱少。这期间,我丈夫、弟弟给王连民5000元钱想把我接出来,他钱收下了,却依然关押我。

我在劳教所被关押迫害的8个多月的时间,市公安局非法抄了我的家,抄走录音机,女儿和丈夫都受到了株连,父、母都病倒了,我大姐、弟弟全病倒,家人受的打击太大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4/1347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