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士俊生命危在旦夕 泰来监狱以不转化为由拒不放人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八月四日】黑龙江省大兴安岭松岭区大法弟子白士俊2005年10月被非法判刑四年,目前在黑龙江省泰来监狱被迫害的心脏病、肾衰竭、肺炎等病症,生命危在旦夕。监狱方面曾以省里有文件称监狱有“疫情”,不让保外,也不让家人探视;现在又以“不转化”为由拒不保外。

大法弟子白士俊和妻子,2005年1月19日被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松岭看守所,2005年10月被松岭区法院以莫须有罪名强行判刑四年,被劫持到泰来监狱继续迫害。

2006年4月27日上午监狱打来电话通知其家人速来探望,家人于第二天赶到泰来。在监狱医院见到白士俊,当时白士俊正打点滴。见到家人,白士俊勉强笑了笑,家人问他哪不舒服,他说心脏不好、难受,心跳不稳,还有肺炎。

由于身体极度虚弱,白士俊说话时非常缓慢。后来家人从负责接见的杨中队长那了解到白士俊的真实病情──心脏病、肺炎、肾衰竭。病情已相当严重。当时家人即提出将白士俊接到外面治疗,并明确指出监狱条件无法满足白士俊的医疗条件。随后杨队长带家人来到主管部门刑罚执行科,向科领导介绍了白士俊的病情和家人的要求,这位领导当时也非常快的答应尽快解决问题,只不过相关的程序得走。并说请家人放心,先回去等信,把电话和地址留下。并让家人回去准备1500─2000元法医鉴定费和5000元保释金。

从泰来返回后,家人请教了有关医学专家证实肾衰竭即是尿毒症前期,这病挺不了几个月。此时此景更让人家属焦急万分。看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却等不到监狱的音讯。到了五一节,家属实在没办法只好又来到监狱,这次又见到了杨中队长,当天不是他的班,当家属问及病情时杨说好象从你们来之后白士俊的病情好些了。当问及保外一事时杨说哪那么快呀,很麻烦的,得经过多道手续和领导签字同意。当时白士俊的儿子又问:“我父亲病的这么重,不能再等了,我要找你们领导去。”后来杨说明天是接见日,看完你父亲再找吧!你父亲肯定没事。

第二天,在接见室见到了白士俊。当时隔着玻璃用电话交谈,只见白士俊喘的厉害。家人见状说:你别急慢慢说,白说不是急而是气不够用。并告诉前些时候心脏难受找领导请假要求休息,还要求做一次心脏检查。经检查后证实白士俊心脏有病。在此期间由于心脏病和其他病折磨的白天晚上睡不了觉,而犯人向看守警察诬告说白士俊捉妖、装病逃避劳动,干警林××不由分说打了白士俊两次。这在一定程度上加重了病情。

白士俊说当时连上楼梯都困难,每上两步得缓一会儿,喘过气来再接着上。后来犯人和其他人员发现白士俊身上、脸上多处浮肿报告了看守,在这种情况下中队才不得不把人送到监狱医院,经检查病情严重,这才出现了4.27通知家属探望的一幕。

这次见面后,家属同中队长一起见了负责办保外的刑罚执行科领导。见面后说明了来意并介绍了病情,询问对此事怎样进一步处理,保外是否办了。这位领导说正在按程序走。家人告诉他病人情况危急,这位领导说:不用你们说我知道,我们不是在给你办么。接着家人问该领导,如果这样拖延下去出了问题谁负责,白士俊可只有一次生命。这时这位领导有些急的说:我们可不负责,没人管。在家人的一再要求下该领导接通了监狱医院金院长的电话问了一下情况说:啊,既然够了(办保外)那你们就着手办吧!随后又让填了两张表,次日让回家听信。

5月上旬,家属在等不到消息的情况下,再次来到监狱。再一次见到了刑罚执行科刘科长,家人提出要求知道保外办到什么程度了。刘说:这些不可能告诉你们,我们这儿办这事得成批办,不能为你一个人跑一趟。后经多方证实当时只有白士俊一个人够条件办保外,而办案人员觉的只一个人就一直没拿当回事。而且在这次竟然将手续还没报到刑罚执行科!

第二天,家人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找到监狱政委反映情况,该政委答应过问并打电话询问情况。后在政委过问下,其它部门才在这件事上办起来(可能怕承担责任和后果),但一直没什么进展。家属多次催问得到的答复多种多样,互相矛盾。一会儿说病人送医院治疗,一会说好些了回监舍修养治疗,有关保外手续只是说在办。

至今年的6月,家属在等不到音讯的情况又一次来到了监狱。据刑罚科接待的马科长讲手续正在办理,并告诉来的家人回去准备保释金。家人告知白士俊家共三口人,两人被非法判刑,剩一孩子年龄还小也无正式职业和正常收入,度日尚且艰难,而林区人均收入全国几乎最低。马听完后说:既然这样回去让街道打个报告,可以减免,不会在此事上为难家属。

在以后的不长时间里(大约在6月下旬)终于由省里有关部门对白士俊做了司法鉴定,符合保外条件。而且相关手续批复据知情人透露已基本办完,想放马上就可以放人。但是在家人多次电话追问下狱方回答总是差一道程序。

究竟差什么不放人呢?今年的7月14日,在通知家属病情严重的三个月后,家人又踏上去泰来的火车。在刑罚执行科见到了负责接待的科长,科长让祝干事回答家属的相关问题。祝说白士俊病情鉴定已做完了,够放的条件了,可白士俊思想又“反弹”了,现在就差一个鉴定;鉴定白士俊以前所写的书面材料(保证不炼功)是否真实。可白士俊对办理此事的干警说他以前写的四书都是违心写的,我做好人没错,我身体不好,炼功为了强身健体。他这么说事情就不好办了。这是的原话。过了一会又来了一位张姓科长,祝介绍说这是新来的张科长。张重复和祝一样的意思,必须写所谓的“五书”放弃并诬蔑法轮功,另外得交5000元保证金,家人说:我家根本没这个条件,原先不是同意有证明的情况下可少交或不交吗?怎么要这么多呢?

白士俊被检查出患重病至今已经三个多月了,生命随时都有危险。而那些监狱的官僚们,却仍以不转化就不放人为借口非法关押他。在这里我们不禁要问一下那些负责官员,难道一个炼法轮功的好人,非得把他关死在狱中不可?今天的这场对法轮功修炼人的迫害早让中共人心失尽。而由此带来的全国范围道德信仰危机也使我们国人感到了困惑和不平。这场波及全国成千上万人的迫害运动也是迟早会结束的,这也是聪明人和××党内好多明眼人早就心中有数的。如果此时仍有人在执行江泽民这个国贼的命令去干那些丧尽天良的迫害事情,那可真是傻到头了。到了清算的时候,谁干的恶事谁承担。人命关天,任何涉及的人也都要为自己选一条退路吧!言尽于此。

请所有有良知、有正义的人谴责那些至今仍非法关押白士俊的恶人,关心白士俊的安危,为正义呼唤,为好人说句公道话吧!让我们共同期盼白士俊早日出狱。


黑龙江省泰来监狱电话:

接见办0452─8225443
监狱长电话:0452─8229203
纪委、监察办电话:0452─8225504
纪委书记电话:0452─8229207
驻泰来监狱检察院电话:0452-55120398
泰来监狱电话:0452-82345377、8237256、88229376、82255147、8237274、8237943
狱政科电话:0452-8225443
监狱办公室:0452-8237949
狱长赵如滨电话:0452-8229203
纪委书记:0452-8239203
第八监区长杨秀红 办:0452-8238143 手机13514679200
二分区队长李伟明

大兴安岭松岭区国保大队长:王敬凯,宅电:0457-3323451,手机:13945702250
松岭区国保大队副队长李德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