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了《珍贵的回忆》后我深有感触


【明慧网2006年8月5日】我读着《珍贵的回忆》,随着同修的回忆,我一直流着幸福的眼泪,我是多么羡慕同修能听到师父的亲自讲法、幸福的见到师父,而且能和师父合影留念。我一直流着幸福的泪水,就象我也在同修中一样。

每次不管是看录像或是看到师父讲法,总是流泪,比起迷中的众生,大法弟子是很幸运和幸福的,都是福份不浅的。我得法后,时时都感觉到师父无时无刻不在我身边,每时每刻都感觉到师父都在看护着我,要不是师父的呵护我一天也修不了。

我是1997年农历七月初一得法的,那年特别高温,我家老伴有病浑身没有力气,吃饭都得喂,当时差2个月我喂饭就喂了他5年了,别人喂他还不吃。我家两个儿子,两个姑娘,都结婚了,一家一个孩子,谁也帮不上我,我也不想拖累儿女,我自己扛着。我妹妹在北京打电话来问我她姐夫的病怎样,我说他病很重,她问我怎样,我说我一口气上不来就过去拉!给她吓的连换洗的衣服都没拿就来我家。她来之后,饭没吃就说“二姐,我们厂人不少都练法轮功,姐,我还给你请了一套书。”说着就从包里把书拿出来了。拿盆让我洗了一下手,我就开始看书《转法轮》

我在炕上看了十多页后,我就从炕上下来了,我就觉得我的病好啦!第二天我儿子叫我去打针,我说我好了,不用打针了。从那天开始得法,我再没有吃过药。我以前从头到脚都有病,连脚都有脚气。我从得法后,有些病状都反映出来了。可我这些关都过去了!我妹妹上辅导站借了老师讲法的录音带和录象带,我听着听着就睡着了,师父给我清理身体。我从学法后一身轻,什么毛病也没有了。

从此后,我就一边学法炼功,一边照顾我老伴。我开始做头前抱轮和头顶抱轮,我满脸都是汗水和泪水,我也挺住了,我想师父说过“难行能行”、“难忍能忍”,我也坚持下来了。炼静功时我的腿真是很难受,我也坚持下来,都能做到。我晚上在梦中见我爬山,要到山顶时,有两个人在山顶上把我拉上去了,一个是师父把我拉上去,另外是我老伴帮我提高心性!

老伴有病,非常闹人,还不睡觉,因为他觉少,我婆婆说“我没有见过这么闹人的病人。”婆婆还说“全世界也找不到像你这样的好老婆!”老伴怎么闹人我都忍了。后来我老伴的病越来越重,每天连两个小时的觉都不让睡,我们楼的老姊妹都说我是铁人,说老伴那样累我,我还没有垮下来!一直到99年5月老伴悄悄的走了。

有一天我在外面干活时,左手大手指头下面的手掌被小蜜蜂给蜇了一下,立刻就肿起来了,而且有手指顶大一块发紫了,中间有一个象针鼻大一个眼,我就用右手给挤,根本挤不动,我想炼功人,还在乎这个,自动排毒。不久就好了,根本连点影子都没有了,就象没有蜇过一样!

有一天我去做衣服,到了服装店门口,从上面一下掉下一捆6米长的木头,顺着我的头前掉下来,差点打到我头上,可我一点事也没有,连皮都没破。做衣服那个媳妇说我“姨,我看看没碰坏吧!”一看就是前额稍有点红,根本没事,再往上望6楼连个人影都没有,也不知道从哪掉下来的。师父说过遇到这样的事都不会害怕,真的不害怕。

别人都说我一个人太苦了,钱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可我自己觉得很好,炼功人吃饱就行,吃什么无所谓。不少人都说我象40来岁。其实,我儿子都40多了,我都往70岁上数的人,是的,我比同龄人是显得年轻点!

我是老师给锁着修的,什么也看不见。我老伴走了到现在已经有7、8年,我一直都是一个人住,但是我从来都不觉得害怕,因为我觉得师父就在身边!因为我能感觉得到,而且师父管得很严,不该说的不能说,不能去的地方就不去。

别的我就不多说了,要说的很多!我也不能太罗嗦了。我很早就想写一篇稿子,可又不知从何说起,今天终于下决心写出来,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