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遭受本地不法人员迫害的一些情况


【明慧网2006年8月6日】我是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的。2002年4月15日受到了中共邪党人员迫害,那天中午我被强行带走,到了兰州路派出所,后来才知道带走我的是李新华等人,其他的都不认识,而且他们还非法抄了我的家,抢劫走了电脑,师父的讲法和2本《转法轮》,2个录音机,4盘炼功带。到了晚上,李新华说:“你知道你丈夫在哪不?”我说:“不知道”。他说:“你丈夫已经被抓起来了,而且公司公安处,把你家搜了一遍,你还有什么瞒着我们的,最好快点交代。”然后又问我:“你们同修的电话和住址”,我说不知道,他又问那你们的电话本上怎么有他们的电话?”我说:“是洪法的时候留下来的,过年打个电话问候一下,不可以吗?”之后它就没再问过我电话的事。夜里10点,他们用手铐把我铐到沙发扶手上,就出去吃饭了,过后他们回来就直接把我送到了看守所。

不法人员第二天开始非法审问,我开始什么也没说,又过了四五天,又叫我去并威胁说:“要是不说就判你刑,还骗我说别人都说了,你也说了吧。”于是我也就说了 ,也承认了做了些什么事,也把同修说了出来。是我连累了人家,我做了对不起师父和同修的事。到了6月十几号,他们为了“转化”我和我丈夫,把我家的亲戚都叫来了,连我快80岁的叔叔都叫来了,让他们逼迫我们“转化”并且要上电视悔过,但我们没有答应。到了16号左右,他们就劳教我三年,18号早上7点送往兰州平安台劳教所。

一路上,我心里一直发正念,半路休息时,我想下车上厕所,可是李新华不叫我去,我说你的心真黑,他说你再说我回去把你老公也判了,我说:“你说了不算”。下午2点左右到了兰州平安台劳教所,要检查身体血压和胸透时一切都正常,当检查心电图时,我心里一直在想:“求师父加持我,让我的心脏跳起来,跳快点。让检查出病吧,这里不是我待的地方。”结果还真的检查出了心脏病,但他们不罢休,又检查了一次还是这样,等回到车上,就让我们吃了点东西,我好心的对司机说吃点我带的煎饼吧,吃完了好好休息一会,晚上把我们拉回去。司机毫不客气的说:“去,不吃,还想走,把你们全都送进去。”

因为我的身体不合格,劳教所不收,当天晚上10点左右,不法警察们带我们住到了招待所,三天后才带回了金昌戒烟所。第二天金昌市来人检查,他们让我起床配合“转化”,但我没理他们,所长刘立国骂我:“装什么死,快起来”,可我就是不起来,他们就灰溜溜的走了。又过了几天,兰州路派出所的陶云祥逼着我按了大手印。女儿在外地上学,特地请假看我,第二天我就出来了。后来才知道是女儿见我身体很差,找人花了3500元钱才把我放出来的。

回家以后每隔一个月左右,陶云祥就来我家逼迫我签字,按手印,逼我做了不该做的事。

2002年开十六大时,北京路派出所所长冯宏庆和一女警把我骗到派出所,李新华说我反对××党,威胁送到戒烟所关起来,等十六大开完再放出来。结果我又被非法关押在里面2个月左右。自2002年4月15日迫害我起到2005年7月这段时间里的工资,都不发给我,累计13,000元一直到2005年7月份,让我写了家庭困难申请书,才发给我工资,但还是不按全部的发给。

到了2003年9月,我想回家看母亲,在路上出了意外,手被挤破了缝了好几针,火车上的乘务员一直把我送回家。到了10月1日,不法人员就以我没向他们请假为由,开始迫害我丈夫。其中有二矿保卫科史建国、石建国、公安处代宝吉、邢福强、二矿区维修工区主任宏和平、杨德志、二矿机动科杨能正等,而且还到我儿子上班的地方骚扰,他们用我儿子的电话给我老家打电话叫我回来,我说手受伤了回不去,他不相信还说:“你要是不回来,去北京怎么办?”就这一个电话打了30多块钱,最后他们说:“你要是不回来就不让你老公上班,快回来。”我没办法就等手一拆线赶回来了。回来后的第2天早上,史建国就来了我家,一看我手受伤了,他们才相信说:“你再不回来我就让你家掏钱,我坐飞机去抓你,还能顺路玩一趟呢。”我说:“行了吧,你们也看见我手受伤了,你们以后再别来骚扰我了,都积点德吧做个好人”,他们什么也没说,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