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农民之家和本村学员受迫害的事实

【明慧网2006年8月6日】我是吴凤银,河北省赤城县东卯镇大法弟子,1997年腊月得法。我妻子是1996年10月得法。她没有文化,不认识字,开始时《转法轮》无法读,只听录音、看录像,我就教她念书。我们一起学法修心,法轮功使我们全家身心受益,所以我们相信大法,坚定修炼

1999年7.20法轮功突然被迫害了,不让炼功不说,还那么严重的迫害我们。下面是我亲身经历过和发生在我周围的迫害,我把它写出来。

1999年7月21日夜间11点30分,中共刚刚开始全面迫害,县公安局就把我妻子带到镇政府大院看管起来,全镇有几十人,我村的王九有、明清华、刘淑琴、卢正莲、闫书梅、吴桂花也被抓了。后来又发出通知取缔法轮功,还给定罪,在全国电视播放。我们都是炼功人,知道中共政权说的都不是真的。7月24日中午,县公安局把我叫到村办公室,逼迫我写不修炼的“保证书”。

7月29日村办公室通知说,炼法轮功的都被村干部监管了,规定了哪个干部看管哪几个炼功人,不准炼功、更不准外出。

1999年8月村政府擅自非法对我们罚款:去过北京的罚1000元,没去的500元,老年与儿童罚50元,不交钱就去镇里修道路。还说法轮功是什么“反革命组织”、“非法组织”。因为我上班,交了500元;女儿小交50元;妻子不交,被强迫去镇上修道路20多天。她在那里干活却没有住处,就住在荒废了的水电站里,自己买饭吃,每天还遭到镇书记苏友和610办公室主任李值文的辱骂。

10月29日村里的几个大法弟子被从北京抓回来,镇书记苏友把我的二姐夫铐在树上拼命打,他自己打不动了又让别人接着打,还辱骂他们。这次又对我们村的大法弟子罚款每人50元,还让我们每天都得到村里签名2次。我们家距离村3里山路,每天被他们折腾。

2000年4月26日,我们村的10名大法弟子被弄到镇上,每个人都被打的很重,有的打完了很长时间都不清醒,后来又每人罚款150元,才让村书记去把村里的人接回家。

2000年6月2日,镇书记苏友、镇长陆安龙、县公安局去北京把大法弟子乔连英押回来,又把我们炼功人都弄到村办公室。乔连英被镇上的恶人暴打倒在地上,还不准我们拉她。镇书记苏友说不准动她,死了拉出去。乔连英被罚5000元,钱没借够,交了4300元才让回家。苏友他们还说什么不交罚款就要往看守所送,要判刑。

过了不久,由于大法弟子刘淑琴去北京上访,被从大兴女子劳教所押回,于是闫书梅、张书娥、赵玉娥、卢正莲和我都被叫去,镇书记向赵玉娥丈夫于河勒索钱。于河不炼功,还是个中共的党员。他说我找不着钱,苏友竟让派出所所长王方生打他,把他的脸都打成黑青的。苏友和王方生用一副铐子把于河和卢正莲铐在一起,拉到镇里,大小便都不给开铐子。一男一女一起去大小便,这都是东卯镇镇书记苏友干的卑鄙事。到26日中午才开铐子将人放回家。

6月26日晚上苏友和派出所的王方生把几个大法弟子打的死去活来,强迫她们交待谁是主谋。她们承受不住,说我妻子是主谋。

27日我在家施了一天化肥,28日去挖自来水沟,离家有6里山路,中午没回家,晚上5点还没下班,又饿又累。镇书记和派出所的又把我们俩带到镇政府大院,把妻子给铐在汽车前的保险杠上,起不来,也坐不下,要小便,苏友都不让开铐子。29日中午1点县公安局一科科长高全平把妻子带到县拘留所,7月6日把我和我姐姐也送拘留所。问我们还炼不炼了?我们都说“炼”,苏友一看勒索不着钱,又没法放,就回镇找我们亲人,编谎言骗说你们快去吧,要判刑呢,你们少交点钱,我给办理。就这样,孩子跟她舅舅去了又请高全平吃饭花了700元,又交苏友800元钱,车费饭费共花了2500元,才把我们俩接回来。

11月3日,村书记、610办公室的李值文、镇副书记马献玉又找我们说不让炼,还把刘淑琴、吴桂芳、闫书梅三人送去劳教了。

3月3日,妇联主任、610的干部找我们去村里签名,每天两次,缺一次罚款50元,一直到3月15日。

4月的一天,镇“610”李值文、古卫东来我村骚扰法轮功学员,我妻子正在外地接树,没在家,他们租车硬是在夜里11点不出示任何证件,私闯民宅把她拉回来。在村妇联主任家里看着,不准她打工,不让回家。

2001年4月27日,司法局的干部老王到村办公室给我们8名法轮功学员办洗脑班。逼我们从24日每天到村签名2次,一直到5月4日。

5月8日镇610李值文、古卫东闯到我家,我们正在吃饭。我们给他们讲真相,可他们根本不听。他们看到我家西屋有师父照片。过几天又把我们集中到镇里,他说我家有师父照片,就开车来我家找。我女儿没找到,他们就威胁孩子,还逼孩子骂师父,孩子不肯,他最后说,你要不骂你们师父,你骂我几句。这就是共产党的干部,竟逼孩子骂人。

5月9日晚,村干部、610来找我们5个法轮功学员去村里“开会”,说“开会”是谎言,目地是迫害我们。镇干部张树、明臣、古卫东在场。他们说明天要再加大力度看管。当时我们村唱戏,镇干部、县公安局、司法局的都来村里安“卡子”,让大法弟子每天到村办公室签名。上午签名出来,在马路上正碰上镇书记苏友和派出所米常帅,苏友开口就骂:你们他妈的谁踏出三道营子一步,我就砸折你的腿。我妻子问:书记,是谁规定的?他说就我规定的,说着上前就打了她两个耳光。

围观的人很多,有一个人拉他一下,意在提醒他别太过份。于是他让所长把我妻子铐上拉走。所长知道理亏,又加上马路上人太多,没有动手。接着把她们几个送回村办公室,关起来了。没有床,她们在地上坐了好几天。因为书记苏友家就在村旁边,一有时间就去骂她们一通,隔一会又去骂一通,一直关到12日。下午把我村炼过法轮功的都集中起来,共38人,让每个人骂我师父10句,骂了就放回家;不骂的站一边,最后还剩我们8人。13日上午拉到镇会议室,除了东卯镇的还有中碌碡湾的,共19人。白天让干活,晚上又打又骂。

县610在雕鹗镇办了一个洗脑班,食宿自理。把中碌碡湾张文生、王方亮送洗脑班了,后来剩11人,又要罚款,交罚款就回家,不交罚款就在那儿关着。黑夜在椅子上坐着。这次罚款全是威胁家人,说你们不交钱就往外送,这都是反革命,得判刑。有钱的多要,没钱的少要,最多的罚3000元,最少的200元。我妻子被关20天,因睡凉地、喝凉水,被迫害的走不了路,他们没办法只好给送回家,却不让我回去,只好由孩子看着她妈。后来孩子找他要人,镇书记一看剩我一人了,说少交点可以,告诉610的李值文,第二天孩子交200元把我接回家。我是最后一个,这次共被关28天,饭钱200元。

2001年2月2日,又让我们去村签名,不去的缺一次罚款50元。这次我和妻子没去,2月6日白天村书记李桂存给捎口信3次,说不来签名晚上我去拿罚款。到了晚上真的来了,问我怎么不去,我说:忙没有时间。他又说:我一汇报一会儿苏友就下来。我没有理他,他就回家了。后来听别人说他到街上就骂:他妈的共产党连法轮功都弄不了。

2002年9月13日,苏友带人闯到我村大法弟子的家中,将我村在家的8名大法弟子抓走(还有别的村2名,共10名)送劳教。苏友扬言说,我送的那10个人,每个人最低不能少于3年劳教,他还说我借钱送礼也要把他们送走。结果都判了3年。紧接着又把全镇所有大法弟子都集中起来办洗脑班,对大法弟子又打、又骂,前后迫害2个多月。

这10名大法弟子13日当天都被非法送到拘留所,11月1日又送保定市高阳劳教所五大队。当天,他们就不同程度的受到迫害,有的被打的大小便都失禁了。后来吴守枝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张树梅至今大脑不清醒;赵玉娥被迫害的血压高,保外就医。劳教所用尽各种酷刑,在野地挖2米深坑“活埋”;用火烤;冬天铐在外面冻,夏天在室外高温下暴晒;用电棍电;地上泼上水,用电话摇;捆绳等等。

2004年3月3日上午10点,米常帅、石金龙、乔龙、小张、李桂存、李如,还有一个人不认识的,没有任何证件和手续,非法搜我家一遍,拿走一盘录音带,还让签“三包一”责任状。

每次到他们说的什么“敏感”日,元旦、中国新年、“4.25”、5月13日、7月1日、10月1日,还有什么两会啦等等,他们都会到大法弟子的家中骚扰一通,搞得大家鸡犬不宁。就是他们在破坏宪法和各种法律,执法犯法,贼喊捉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