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张艳华和她周围的同修


【明慧网2006年8月7日】

张艳华同修和张家口同修:

你们好!我看了张同修遭到家庭暴力的文章后,很想和你们切磋一下,限于所在层次和所知有限,不当处敬请同修体谅。谢谢!

我从网上文章看出,张同修表面上好象是在一味的忍受,我觉得是有些消极因素在内的。张同修丈夫的表现很显然与共产邪灵相同,可见背后一定有很多邪恶在操控,同修每当困境是否想到用正念去对待,每天或每当事情出现就对他发正念?当然现在可以请周围同修共同帮其发正念。

表面空间的一切都是由另外空间带动的,我们应该认识到那不是他本人,而是邪恶。同时提醒她周围的同修对待这件事情千万理智,不要用情,要知道同情也是情,但是慈悲和理智就不一样,多在法理上帮助张同修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我们是大法弟子,一切应该看到其本质,然后用大法弟子应该具备的方式和姿态来对待。

从文章上看感到张同修好象对她丈夫情很重,爱、恨都是情。而忍不是消极承受,更不是无奈而忍,大法弟子的忍是对生命的慈悲,是明明白白的不动心的自然达到的真忍,而不是无可奈何、束手无策的被动承受。也请同修好好找找自己,他为什么以这种方式对待自己,一切都不是偶然,是不是自己也存在着哪些还没有认识到的或没去掉的执著,另外是否做到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关键时刻是否想到请师父帮忙等等。正念对待的时候,没有情的时候,理智起来的时候相信环境一定会改变。

讲一个我和同修们发生的真实故事,或许对张同修和周围的同修有所借鉴。有个女同修比张同修年龄大不几岁,结婚十一年多,她也同样受到很严重的家庭暴力和性虐待(结婚以来一直就不断);也是99年前修炼7.20后不修好几年,大概2004年才从新走出来,同样遭到丈夫的反对。之后不几个月就在一次很严重的挨打后一怒之下携带近一半家庭存款出走。为此她丈夫象疯了一样到当地同修家和同修要人,实际当地同修当时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弄得大家四处找这位同修。而这个同修却跑到周边城镇一个男同修的家,后租房隐藏起来,不见任何同修,大家问到这个男同修,男同修也一直隐瞒,弄得大家明知道也没有办法,只有继续满城市乡村骑自行车找她,希望与她当面切磋。

后来有同修对此事发正念时看到一首写这个女同修的诗,一共四句,我只记得其中一句是“你又何必去将他”,很明显是说这个女同修做法不对,当这个女同修和那个男同修听到这首诗时还不醒悟,还带着很强的个人观念说这是干扰,并错误肯定这个女同修出来是对的。再后来我去了他们那里,因为开始对这些事情不了解,即使听到一点也是他们两个带着个人观念说给我的,而且水分很大,失实的地方很多(这是一年后才知道的)。而我当时和那个男同修一样都因同情这个女同修的遭遇,没有用正念对待,全都是用了人心、人情、气氛和不平,致使这个女同修很久很久没有与大家接触,她本人也不愿意与任何同修切磋,男同修甚至不让我提一句。而我也用了情,可怜同修就一味任她自己沉浸在自己的执著里,并从心里怪同修的丈夫太流氓等等。

可是在与这个女同修经历了许多事情之后,我才发现,同修之所以遭遇这些可以说很多都是她本人造成的。这个女同修经常失去自我,被邪恶因素操控,一上来那个劲头就和被附体没什么两样,而且自己不去自控。并且实际上这个女同修对色欲很执著,她思想意识中在执著自己丈夫的同时还在与这个男同修互相执著。所以我想她的丈夫对她性虐待也和同修本人自身空间场和思想业等有直接关系,如果同修空间场很纯正,应该可以避免这些事情。她不理智的表现是很经常的,而且很多事情是莫明的发脾气,劝也不听,可能她丈夫早就感到难以忍受了。何况除了同修自身的表现外,历史上可能还存在一些因缘关系。

当然我当时一直也执著这个女同修,总觉得她和男同修在一起不方便,希望她能与同样是女性的我近一些,而不要总是在这个妻子被非法劳教的目前单身的男同修在一起,甚至给这个男同修洗内衣内裤(当地同修多次提出他们之间应该注意,但是没有效果)。在我提出来时两个人还都觉得很自然而让我找自己,我还听男同修多次说如果不是修炼一定要去废了女同修的丈夫这样出于人情的话语。

于是我们出事了,虽然慈悲的师父多次点化,我们还是出事了。我和女同修被非法劳教,在里面她一直执著丈夫和男同修而多次严重的表现得失去理智,现在女同修还被非法关押,男同修当时正念逃脱,却至今仍然执著女同修,我也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逐渐认识到自己用情而使自己身陷困境。而他们之间的互相执著也使他们数次错解我的好意而被旧势力加大了我们的间隔,从中人为的制造矛盾(他们当时对我的意见很大我却不知道,而且许多事情都是他们两个背后乱猜测乱想的)。并且最终女同修离家出走时带出的8万左右人民币,也在他们在一起的半年左右时间被他们乱花得只剩1万多,其中比较少的一部份虽然被用来建资料点,但是基本没得到太大收效就被邪恶破坏了。前前后后在他们之间所发生的事情别说常人不理解,就是修炼人也是不能接受的,他们当众总是否认他们之间的问题而一次次的不知道找自己。影响非常不好,女同修的丈夫也一再提出离婚……

这里我写出来,也没有其它意思,我只是想把我们遇到这类事情的惨痛教训写出来,请同修们在具体对待事情方面引以为戒,许多事情需要站出来以旁观者的身份看一看才能看清楚,不要陷在其中,那样会越来越糊涂。张同修吃的苦可能与那个从结婚以来十多年就一直遭到这样虐待的女同修相比还少许多,但是程度那么深,还是很容易引起大家的同情和对张同修丈夫的愤慨的,所以在这里提醒大家千万别用人心对待,别用情来对待,一切都不是偶然,如果同修们和张同修本人都能站在法上认识和解决问题,相信事情很快会变好。正念正行可以避免很多损失,也可以在出现问题后把坏事变成好事,可是如果我们基点错了,方式错了,那只能使事情恶化。

当然,我因为只是通过网络才了解张同修的事情,具体情况知道不多,我提到的女同修的情况相信在全国也是很个别的,而张同修可能是另外一些情况,但是不论怎么表现,可以肯定的是出现这些一定和自己修炼有关,否则不会出现,所以请张同修振作起来,理智的证实大法,用慈悲对待所发生的一切,或许很快你的丈夫就会认识到共产恶党的“连坐”制度是最邪恶的,他上了共产恶党的当了,他被邪恶利用了,他其实很可怜哪,需要你去救度,你一定帮他灭尽那些操控他的邪恶啊!师父说“念一正 恶就垮”(《怕啥》),相信你很快会开创出一个很好的学法炼功的家庭环境,同修们可以正念加持你。

都是个人看法,不对的地方敬请同修原谅。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