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终于退党了


【明慧网2006年8月7日】自从《九评》发表以后,我们大法弟子向世人广传《九评》,让世人认清恶党的邪恶本质,同时做好师父要我们做的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正如师父在《芝加哥市讲法》中说的:“当前在救度众生中,要解决人在思想里对中共的认识问题,因此大家都在做“九评”这些事情。”师父还说:“大家知道,做为正法时期的大法修炼人,承担的历史的使命,这个重担真的是很大。你们面对的不是单单的个人修炼,也不只是要度几个人的问题。全人类都摆在你们面前,特别是中国人。”

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深知肩负着救度众生的使命,我要按着师父的要求努力做好广传《九评》、讲清真相、揭露恶党的邪恶本质、让众生明白中国人几十年一直受恶党谎言的欺骗。我们去讲、去揭露、使更多的众生明白,得到救度。

开始我给家里的亲人讲真相。丈夫、儿子、儿媳都是恶党党员,他们明白了真相都退了恶党。然后我去了哥哥家,哥哥、嫂子、侄儿也都是恶党党员。闲唠中我把话题引到大法上,给他们讲了《九评共产党》和大法真相。嫂子明白了真相说:给我写上,我退了。共产党这么腐败,早看透了,当初入党真的后悔。侄儿也退了。可是哥哥就是不退,还和我瞪着眼大吵,说了一些不讲理的话。再给他讲,根本不听。

一个月过去了,我又去了哥哥家,还是和第一次一样,甚至撵我快走开。我心里既难过又失望。在回家的路上我流着眼泪想:哥哥真的没救了吗?还是我没有做好,我要向内找。师父在《2005年旧金山讲法》中说:“大法弟子你只要自己做的正,你就会改变周围的环境,你就会改变人。”师父的教诲使我深深的认识到:只有修好、修正自己,才能讲好真相,救度众生。可我给哥哥讲真相带着亲情,哥哥不听时我又动了气。从师父的讲法中,我已经理解到,给亲人讲真相时,不要把他当作你的亲人,要当作众生来救度才能救了他。我没有学好法,给哥哥讲真相时带着很深很重的情,很怕哥哥不相信大法,不明白真相,不退出恶党,从而得不到救度。我看到自己心里隐藏着怕心、情,被旧势力钻了空子,给救度众生带来损失。

第三次去哥哥家,我一路上发着正念:清除操控他思想的共产邪灵的一切因素和另外空间里的邪恶因素。这次我的语气已经不像头两次那样坚决、生硬了。他说,我不反对法轮功,我也承认共产党腐败,对这个党没有好感,为他卖命三十多年,最后还是被它耍了,共产党就是骗人。可是最后哥哥还是不退。师父说:“特别是中国人,被邪恶共产思想造出的党文化假相蒙盖的太久了。”(《2005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我想,对哥哥来讲要一下子让他清醒、明白真相,真的还得有个过程。

我没有泄气,师父说救人要有耐心,同时我还得向内找,看哪里没有做好,是我讲的方法不对,还是有执著阻碍。师父在《2005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中说:“那么大法弟子在这正法期间,只要世人能理解、从而得救,我们可以如意的运用任何方便救度众生的办法,但是我们也是在选择的用、善用、正用。”师父的法在点悟着我,每当我向世人讲真相的时候,心里就在想,怎样讲恰当,怎样才能让世人明白真相,使众生得救。

2006年4月在我母亲去世一周年的日子,这天哥哥、姊妹、亲戚聚到一起。我想这是个机会,要给哥讲真相,还有其他亲属。祭祀完事,我开始给他讲《九评》,神要清算共产党,同时发正念。然后我让哥哥退党抹兽记。哥哥还说不用退。于是我一边对他发正念,一边给他讲恶党的残暴:“六四”杀学生、文化大革命、四清运动等等毒害多少中国人。我说,66年文革时你才20岁,刚参加工作,有什么过错,不就是个想要上進的青年吗?不也是受害人之一吗?恶党就是兽性,杀人不分好坏老少。讲到这我说,哥呀,你已经识破了恶党的邪恶本性,还不退出它的组织?这时他转过头说:“我退了,给我写上小名吧。”

师父啊,您的慈悲,大法的威力,又使一个生命得救了!

我只是小学文化,水平有限,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