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变异思想,慈悲救度世人


【明慧网2006年8月8日】在我们修炼的过程中,有时会出现一些看起来也许非常偶然或平常的事情。但是,师父讲过在我们修炼的这条路上不会有任何偶然的事情,都是为我们修炼提高安排的。前几天我就遇到了一件看起来很平常的事情,在我的内心深处产生了巨大的震动。现将其记述下来,与同修交流。

周末的一天,我去超市买东西。超市里熙熙攘攘的人群,嘈杂的叫卖声,就象乡镇的集市。购物的人们拥挤着,喧闹着。我推着小车,走到了一处很窄的地方。我尽量避免与人相碰,但还是不时的受到来往人群的推搡甚至有些不耐烦的面孔。我索性靠一边慢行,想等人少些再走。远远的走来一位背包的黑人男士,我下意识的停下来让其先行。就在这时,黑人男士竟然站到路一侧,向我微笑着,点着头并伸出手,做出了一个Lady first(女士优先)的手势。两边的人群似乎有些诧异的看着我们。我推车走过去,却感到内心深处被触动了,一种久违了的感觉。

走在回家的路上,刚才发生的一幕在我脑海中形成了两幅对比鲜明的画面。一边是疯抢商品的人群,一边是彬彬有礼的西人男士。我思考着,一定是师父通过这件事情点化我。但那又是什么呢?

突然间我一下子明白了。似乎一堵很长时间障碍我的墙轰然倒塌了。我眼里含着泪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的良苦用心。我发现由于我的执著,已经走入了一个认识上的误区。

回想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自己面对面讲真相做的不够好。《九评》问世后,在劝退问题上一直没有大的突破。通常有好多次都是讲了一两个小时,从历次迫害,“六四事件”讲到大法真相,再讲到九评和三退,对方还是一脸的迷茫和困惑;有的虽然接受大法真相,但又感觉与自己关系不大没必要三退。甚至有一次,我给公司里的上司送去真相资料(平时他也接受我给他讲的),希望他能系统的了解,结果苦苦相劝了两三个小时,他也拒绝看资料。我也曾苦苦的思索过,究竟是我自身的原因还是对方确实无可就要。难道这就是我在大法中修炼近十年的状态吗?久而久之,我的信心也受到了巨大的创伤。

然而超市里的一幕,却象当头一棒一下把我打醒了。试想,黑人男士难道没有看见超市里蜂拥的人群和没有规范的行为吗?当然不是。但他保持了一种做人的清醒——无论别人怎样,我有我的标准和原则。

这使我突然意识到了我失去的作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金刚不动的正念。讲真相过程中,每当别人一有不接受的想法,心里马上想:也许这个人不可救了。或者当听到对方是党员时,不是首先想到的去清理其背后的邪灵因素,而是想:受邪党毒害太深,也许不会接受了吧。当讲到某个问题时,如果我担心什么,用后天的观念去揣测对方,果然对方就是那样想的和不接受。内心深处还在想:看他真是这样,并不是我没去救他吧。表面上看起来,多么冠冕堂皇——我在用善心救度众生,做着宇宙中最神圣的事,然而却是用人的思维去面对,任由自己后天形成的观念(自卑、忧郁、怀疑)肆虐泛滥。

从另一方面讲,我一直在说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然而这些变异了的没有用大法来归正的思想在某种程度上还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是给旧势力进行破坏以可乘之机。因为旧势力为私的目地就是要淘汰、毁灭众生。既然你大法弟子都无能为力,都放弃认为不可救,那么就让人变得更加不理智。

师父讲:“我过去讲过一句话,我说:“天要变,谁也挡不住。”(鼓掌)何况你小小的恶党哪?那算什么?如果今天大法弟子的修炼结束了,就度这么多人,要救的世人也就这么多了,一切到此为止,那恶党用不了一天就解体,(鼓掌)因为它存在的目地、历史造就它的初期与维持过程,都是为今天大法弟子证实法所用,这就是旧势力安排的。没用了还要它干什么?在宇宙中它什么都不是。”(《美国首都法会讲法》)师父还讲过:“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成”(《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何等的气魄!何等的自信!一切不都在师父的掌握之中吗?是我被后天变异观念抑制了神的一面,没用神念去救人。现在想来,真是后悔啊,是人的变异观念阻碍了众生的得救。

当我明白了这一切,紧接着形势发生了变化。去招聘单位面试时结识了一位大姐。虽然她只有三十出头,看上去却很苍老。她丈夫是部队的空军,孩子是她一人带大的。岁月的艰辛和生活的贫苦,似乎都毫无掩饰的写在脸上。与她交谈时,我感到她很淳朴善良。我心里叮嘱自己,一定要救她。终于在回程的路上有机会和她坐在一起,我与她谈九评、大法真相,并时时发正念清理其背后阻碍其接受真相的一切邪恶烂鬼。从上车、下车到换车仅仅十多分钟的时间,我努力的集中精力讲着,她的思想不断发生着巨变。我三次提到三退保平安,她似乎有些动心,但似乎马上又被不好的思想控制了,说这么多年早不是了等等。我不承认这一切,就是持续的发正念,而不舍的发正念,我就坚定:我一定要救她。终于,在我们马上就要分手的最后一瞬间,我再次郑重的说:“小×,我用这个名给你退了吧。”这次,她竟有些激动的说:“好吧,好吧,谢谢你了。”真是前后简直判若两人的戏剧性的变化。看到又一个生命得救了,我的泪几乎流下来,原来一切就这么简单。

回家后再读师父《在2003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我终于对这段法有了亲身的体会:劝退靠的不是长篇累牍式的宣讲或者辩论,而是那颗慈悲而纯正的救人的心和坚不可摧、金刚不动的正念。实际上一切都是师父法力的体现。

以上是我的一点经历和体会,内心的震动很大,好象表达出来的只是一点。我深知自己做的还远远达不到师父的要求,但我更加明晰了以后的路。“救人就要一救到底”的念特别强。写出来,也许对那些与我有相似问题的同修会有些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