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面前看自己的不足和责任


【明慧网2006年8月9日】这不是梦,是我早晨背靠床头时看到的真实景象。在另外空间里盘腿打坐看到两个女同修,大约50多岁,手结着印,上身穿以前学生样的蓝色斜衫衣服,下身穿黑色裙子,盘着头,面目表情慈悲,相向而坐。她俩的身体是透明的,身体被光圈环绕着。虽然她俩穿衣打扮很一致,但身体的表现胖瘦不一样。我把胖一点的称为A同修,瘦一点的称为B同修。

B同修刚要张口,A同修连忙说:“不要说对不起,修炼人遇事完全向内找就不存在这个语言了,因为它被理解而代替。”B同修又说“那就好,姐姐咱俩唠点常人嗑好吗?”A同修点点头。

B同修说:“那时咱俩的一思一念都不在法上,对被迫害写过保证书的同修不理解、埋怨、不争气,甚至还表现自己。比如说‘我要是遇到这事不会配合邪恶的’‘打死我也不说’等等……,还以为自己正念很强。”

A同修连忙说:“对呀,我只是没说出来而已,那时就是认识不到这就是漏。严重的配合了邪恶,承认了邪恶,给了邪恶空间,也给自己种下了‘因’,以致以后结下了‘果’。”

B同修又接着说:“那时能静下心来学法的时候非常少,把学法当成了任务。总能看到别人的不足,却看不见自己的执著,向外找,不向内找。爱在同修中传一些小道消息,表现自己,认为自己知道的多,已经形成了自然。”A同修又插嘴说:“你说的都是我呀!”

A同修又说:“正法修炼不是个人修炼,它是一个整体。同修与同修之间没有间隔,它是一个圆容不破的正念之场。整体要大家来维护,要大家来圆容。那时我认识不到这一点,不能配合协调人、同修圆容我们的整体,还在背后议论‘谁谁修的好呀,谁谁修的不好呀’。一听到风吹草动就随其起伏,典型人的表现。师父《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中说:‘你们在议论谁好谁坏的时候,神都不拿正眼看你们。’由于执著心太多,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做的不好,正念自然就不足了,这就给了邪恶钻了空子。”

B同修说:“姐姐,那时我被邪恶绑架的时候,我还以为我的正念很强。心想我不会配合它们的,但到过关的时候,当邪恶把我的双手拽入锯齿中的时候,我怎么就妥协了呢?并出卖了你。”A同修说:“是啊!你怎么就出卖我呢?”

B同修说:“当时邪恶也这么问我:‘你怎么就说她呢?’我说‘她修的不好,做事情完全不在法上,还经常向我传些小道消息。人心太重,她不配当大法弟子。’妥协后我被关進了一间小屋,片刻我打了个冷颤,我问我自己做了什么,我出卖了同修,我背叛了大法。在我欲哭无泪的时候,我感到全身发热,浑身被能量加持着。我知道师父慈悲于我。同修在为我做着什么,我接收到了。我盘腿打坐,发正念清除邪恶,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第二天我向我见到的所有人讲真相,并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劝恶警善待大法弟子,否则会遭报的。邪恶说:‘你也配说这些,你犯了大忌你知道吗?’听到这些我心如刀绞,连邪恶都看不起我。我没有上它的当,继续喊着讲着,这时过来一个狱警说:‘别喊了,明天你就可以出去啦,留着劲儿出去喊。’这一难就是没走正师父安排的路造成的,因为一思一念不在法上,在行進的路上就有意识不到的漏,过后认识到发现漏并否定它还不行,必须得让它统统毁灭才能达到更好的效果。”

B同修说:“姐姐那时我真的神志不清,真的不知道做了什么,你相信我吗?”A同修说:“我理解你,当天晚上我也被绑架啦,也被关進了一个小屋子里。我静下心来找自己,并发正念清除邪恶,求师父加持,然后正念正行闯出魔窟。我浑身被能量加持着,我在这里喊着讲着,并绝食不配合邪恶。绝食到了第三天,我的身体发生变化,邪恶把我送去医院進行检查,身体各项指标异常,医生说有生命危险。这样它们通知了我的家人把我接回了家。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B同修说:“姐姐你看,现在还有的同修连来在世上的真正目地还不清楚,出现问题时首先想自己安不安全。一听到点风吹草动就随其起伏,连师父要求做的三件事都要停下,避一避。还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理智’,遇事看协调人的,典型的人的表现。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每个人都是负责人,每个人都是大法的一个粒子,每个人都在法中熔炼着,每个人都知道怎么做。’虽然师父总是慈悲我们,但总不能拿师父的慈悲当儿戏呀!”

说到这两个人就隐去了。我打个冷颤,痛哭流涕:这说的不就是我吗?我总拿师父的慈悲当儿戏,谢谢师父的点悟,谢谢同修。

过了好些天,在我的天目还能看到许多文章,都是关于大法弟子修炼、切磋的文章。其中有一篇文章正是我那天早晨看到的景象,我想这不是巧合,我应该把它整理出来供同修参考。

另外,最近本地区发生了多起大法弟子被绑架事件,有的大法弟子真的了不起,不愧为大法弟子的称号。但也有个别人主动的配合了邪恶,比如(你们想问什么、想知道什么等等),最后出卖了多名大法弟子,给大法给本地区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出来后还振振有词的,对她出卖的同修说:“你知道我为什么把你们说出来吗?就是因为你们平时修炼的不好,不像个大法弟子。”听到这话,我们都感到震惊,她可是老学员哪。

这件事情对我的触动太大了,回味我这几年,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的帮助下,磕磕绊绊的走了过来。我自问自己:平时总说信师信法,到底信多少呢?哎!真的愧对于师父。平时静下心来学法的时候非常少,思想不在法上,效果当然不好。爱面子,走形式,好象是给别人学,甚至有时都睡着了。有时根本就不参加小组学习,还给自己找借口说,自己在家学能静下来,能学進去等等。根本就不找有什么东西在障碍着自己。

正念发的就更不行了,四个整点正念都发不全,地区的就更不用说了。想想这是多大的漏啊!在集体发正念的时候自己老盯着别人,看谁姿态好、谁手倒了等等,事后还给别人讲,评论一番。就是有说别人的嘴,没说自己的嘴。能看见别人,看不见自己。发正念时你在干什么呢?师父是这样要求的吗?是要你盯着别人吗?你知道这些不好的因素都是你的心给促成的吗?还不悟呢?有时不相信正念,不相信自己的能力。我看在这一点上就没做到信师信法。记得有一篇文章说过,发正念你真能做到无私无我,完全在法上,那正念是强大的。

师父说:“圆满是修炼的结束,正法是在正法期间历史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师父还说:“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我在这方面又做的怎么样呢?我没有珍惜每份资料。在接到资料后就好象完成任务一样,想快点把它送出去。否则放在家里不安全。多么为私为我,多么肮脏的思想啊!带着这样的坏思想把它发出去可想而知。想想这资料的来源,想想这资料是在什么条件下做出来的,它多么珍贵呀!

现在地区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作为整体的一个粒子,我是有一定责任的。我悟到不能总拿师父的慈悲当儿戏。求安逸之心是不安全的,只有踏踏实实的走好师父安排的路才是最安全的。师父说只有大法弟子这才是净土,我要做使这片净土越来越纯净的一个粒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