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医承认:“我是故意往你气管里插的”(图)


【明慧网2006年8月9日】

一.四次被恶党绑架迫害

我叫高科,今年52岁,是哈尔滨市道外区育民小学校的教师。我自96年末,学炼法轮功以来,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真正的好人。我本着真诚的态度一直在证实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因为我在大法中受益了,同时也看到了众多的大法弟子在大法中受益。

炼功后,我身体患了多年的胆结石、肾结石、胆囊炎、腰椎盘突出、风湿、冠心病、高血脂等多种疾病,不治而愈,同时也看到了众多的大法弟子身体健康,精神愉快,事事为他人着想,道德在升华。自己也按照大法“真、善、忍”的要求去做人,兢兢业业的工作,堂堂正正的做人,热爱我的职业,善待周围的一切人,认真负责的做好我的教书育人的工作。绝不误人子弟,我积极的工作态度,得到领导和学生的好评。炼功后,由于我事事按大法“真、善、忍”的要求做人,家庭、邻里、同事之间和睦了,道德升华了,身体健康了,我发自内心的高喊:“法轮大法救了我!法轮大法好!”

就是因为我一直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四次遭绑架,四次被抄家,多次被罚款,经历了无数次惨绝人寰的迫害,九死一生活过来了。


高科原来一百七十多斤的体重仅剩一百零几斤,瘦骨嶙峋

第一次我被非法劳教一年,遭受无数次的残酷迫害,经过83天的绝食,终于走出人间地狱——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第二次被绑架经过16天的绝食反迫害,在吐血生命垂危的情况下,堂堂正正的走出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第三次遭绑架被非法劳教三年,遭受了无数次的酷刑蹲小号(七八次)、坐铁椅(十多次)、电棍电(十余次),最长一次用一根充足了的电棍电眼睛、生殖器、心脏、长达40多分钟,全身都是焦糊的皮肤。行凶的是长林子五队大队长赵爽。我在无数次的喊着“法轮大法好!”中又一次闯出了黑狱长林子劳教所。第四次就是这次是在哈市道外区第一看守所被残酷迫害。

下面我就把这次被迫害的经过写出来,目的是揭露邪恶,制止这场对善良大法弟子的旷日持久的惨绝人寰的迫害。

二.野蛮灌食

我是今年二月二十七日在街上与熟人讲话时,被道外区东源派出所的恶警绑架的。绑架至派出所之后,于当晚被劫持进道外区第一看守所。

我被绑架之后,为了争取人权和自由,反迫害,开始绝食。第四天野蛮的灌食开始了。看守所从外单位聘来三个大夫当狱医。两个姓王,一个姓廉。第一次灌食是留平头的王大夫灌食。我被锁在铁椅子上,双手被铐在背后,由几个犯人按着我。王狱医把象小拇指粗的胶管,从我的喉咙插进去猛的一下插入气管中,造成窒息。尽管我痛苦异常,拼命扭动着身体,几个犯人死命的按着我,凶狠的王狱医就是不把胶管拔出来,直到我差一点昏死过去,才把胶管拔出来。后来王狱医告诉我 :“我是外科大夫,我会灌食。那次,我是故意往你气管里插的。”我听后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这人太坏了,这哪里是治病救人的大夫啊!这不是披着白衣的杀人犯吗!在野蛮灌食下,造成这样的窒息有好几次,真是生死一线,其痛苦真是生不如死。这就是中共利用坏人草菅大法弟子人命的罪证,是我亲身的体验。

另一个光头的王狱医,也很邪恶,有两次灌食后,把通过鼻腔插入胃里的胶皮管子,不再拔出,用胶布粘在我的头上,双手被反铐在背后,让几个犯人挟着我,不让动,胶管插入呼吸道后,造成呼吸困难,而且呼吸道极为疼痛。六、七个小时后,造成我出现心绞痛,差点死在监号里,才拿下来。这是野蛮灌食中遭到的几次比较大的迫害。至于平常的灌食也是极其痛苦的,小拇指粗的胶管通过鼻腔插入胃中,胃及呼吸道都插破,感染了,许多次都是带血拔出来的。虽严重感染,也无人问津,再加上野蛮灌食参入很多不明药物。灌后感到身体非常痛苦。

二.酷刑折磨

上面是野蛮灌食对我的迫害,下面我谈一下监号里的酷刑折磨。


野蛮灌食致使高科的嘴角被勒豁,嘴里面捅破流血,塞嘴的袜子上都是血迹

为了争取人权和自由,我不断的在监号里面讲真相,揭露一切谎言,把大法的美好带给监号里的每一个在押人员,并在监号里炼功。看守所所长传话,叫犯人用我的袜子堵住我的嘴,犯人还用擦厕所的抹布勒住我被塞进袜子的嘴里,我挣扎着吐出袜子,继续讲真相。十几名犯人轮番折磨我。我的嘴角被勒豁,嘴里面被捅破,流着血,塞嘴的袜子上都是血迹(见上图)。所长还唆使犯人轮番的掰我的手脚和四肢,造成极大痛苦。就象这样的迫害每天少则几次,多则连续七八个小时,我生活在这人间地狱之中,受尽了酷刑的迫害。

在406监,犯人曲洪涛(绰号田田)30来岁,哈市道外区人(原太平区人),用双手死命抠我的眼睛,眼睛几乎要失明了,曲洪涛多次抠我的眼睛造成我现在还视物模糊。曲还对我拳打脚踢,警察看见也不管,有的制止,也从不惩罚犯人。

还有一个叫周平的30多岁哈市人,死命折磨我,拼命掰我的四肢并踩我的手和脚。另外十几个犯人也轮番的折磨我,看守所的警察也不管,其中有一个姓宋的管教多次唆使犯人迫害我。当时我已绝食50多天,加上酷刑折磨和野蛮的灌食,一百七十多斤的体重仅剩一百零几斤了,瘦骨嶙峋。随时都有生命危险(附照片)。

我不吃看守所的一粒饭,不喝看守所的一滴水,向干警及在押人员讲着大法的真相。让他们知道大法的美好。大法弟子们都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及大法洪传的情况。经过讲真相他们都对大法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和善念。

就在绝食第60天,经过无数次的酷刑及野蛮的灌食迫害后,生命垂危之时,冲出了牢笼。我全盘否定这种迫害,用我的生命换来了自由。回来后才知道道外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在强迫家属交纳3000元保释金,家人怕我被迫害死,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违心的借钱交了保释金(至今没给开收据)。收款的人是道外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某某某。在几年的迫害期间,象这样非法罚款有好几次,而且从不开收据,加上抄家抄走很多家用电器和手机等,给我的家庭生活造成极大的困难,其中有两次是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非法抄家。家属也因为数次的非法抄家、抓人,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这是在经济上和精神上对我及家人的迫害。

为此我紧急呼吁全世界尊重人权主持正义的善良的人民,世界人权组织和国内主持正义的各级官员们能伸出援助之手,共同揭露和制止这场持续了七年的对善良大法弟子灭绝人性的残酷迫害,使这些在中国大陆的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中被血腥迫害的大法弟子们,早日从这些随时都有被迫害致死危险的黑狱中解救出来。使这场对善良大法弟子旷日持久惨绝人寰的迫害早日结束,使制造这场浩劫的恶首及恶徒们的罪恶全部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它们即将受到历史的审判。最可耻的下场在等待着它们,这是历史的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