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人


【明慧网2006年9月1日】师父《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中说:“大法弟子做什么事情啊,都要以法为大,摆放任何事情的时候你都要首先考虑法。”

我并不是每时每刻都能遵循这个很基本的修炼原则。我读过师父从1999年以后所有的讲法。每当我读到这个最基本的原则的时候,我都知道我应该把他放在心中并且时时注意。回头看看我的修炼过程,我发现每当我以法为大的时候,我都能把事情做的很好。我有时候会徘徊在一个层次,停滞不前,但是有时候我会突然悟到一些法理,并且在修炼中作出突破。这是因为我做到了以法为大,比如说把学法作为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同化法对于我来说是最重要的事情,如果我做到了这一点,其它的事情做起来都会很顺利。

最近,我搬到了一个新地方,并且开始做很多大法项目。因为我懂很多技能,所以我变得非常忙碌。我需要做的事情太多,以至于很多都做不好,而且很多都做不完。同时,我学法的时间变的越来越少,学法的质量也越来越差,因为我没法专心致志的学法。这个情况持续了很长时间,直到我开始真正的向内找。

当我认真向内找时,我发现,我之所以拥有那么多不同的技能,是因为三个主要原因。第一个原因是,每当我在某一个技能上达到一定成度时,人们就会纷纷赞扬我,而我也就满足于这个成度了。也就是说,我不想在这个技术上继续提高,而是转而学习其它的技术了。第二个原因是,我害怕不能在技术上帮助别人。这个害怕不是因为我的时间不够,而是因为我害怕给同修们一个不好的印象,或者造成矛盾。第三个原因,也是最严重的原因,是因为我不想吃苦。

比方说,我刚开始学吉他的时候,我苦练了六个月,然后我就可以扫弦或者弹一些流行歌曲了。弹了几年以后,我学会了所有的基本技巧。如果再要向前发展深造,我就必须学习一些我认为没有什么意思的东西,比如怎样跟着节拍掌握节奏等等。这些东西对我来说太枯燥了。但是,任何一个专业演奏人士都必须经过艰苦的训练去掌握这些枯燥的东西,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们能成为专业人士的原因。我现在更進一步明白了“不失不得”这个道理。我以前从来都不愿意下一些苦功去掌握这些东西,虽然它们对我以后是有好处的。我总是局限在眼前的、实用的东西上,而不去想以后的事。在学习其它技术上,我也是这种态度。所以,虽然我学了很多东西,但我从来没有精益求精过。

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时,我很高兴我终于发现了这个长期的执著心。这个执著心被我带到修炼中来,并且长期阻碍着我提高。紧接着,我又发现我还有一个更严重的执著,那就是我不仅仅在進一步提高技能时不想吃苦,我在所有的方面都想方设法的逃避吃苦。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不是在逃避修炼吗?

师父在《洪吟·法轮大法》里写道:

功修有路心为径
大法无边苦做舟

因为追求安逸,我害怕吃苦。我没有把吃苦当成一个提高的机会。每当困难来的时候,我没有把他们当成我修炼的一部份,而是总是把它们当作麻烦。吃苦让我觉的不舒服。而正因为如此,在我的意识中,一点点小困难都会被我的执著心放大的和山一样大,从而让我产生“我克服不了这个困难”的想法。这是我自己执著心产生的“自心生魔”。当我的正念被抑制住的时候,人的观念和怕心就会使我迷失。

我把所有的问题都当作修炼中的阻碍。我总是想“把这个问题解决了,我就去学法;把这个问题解决了,我就去炼功。”但是,这样的话,我不就成了《转法轮》中说的那个想把家里所有的事先安顿好才去修炼的那个人了吗?我总是幻想一个安安静静的修炼环境。但是,实际上,最复杂的环境才是最好的修炼环境。记得我刚开始修炼时,在炼第二套功法的时候,我总是想,如果我把胳膊放下来一点就会舒服一点,我也就可以入静了。我总是想舒舒服服的去修炼。然而,如果我能在任何环境下都能入静的话,我的层次不也就提高了吗?

大法的项目是修炼而不是常人中的工作。即使你的常人技能再高,你也得修炼。既然每件事都和修炼有关,那么在大法工作中遇到的困难怎么会和修炼无关?但是有时候,我发现自己是用常人心去对待大法工作,做那些项目时,我总是抱着完成任务的心。我真正把他们当成神圣的大法工作了吗?我有没有向内找?我有没有努力去圆容这些工作呢?我是不是以法为大?我发现对这些问题的答案我都不是100%的肯定,所以我意识到在修炼中我出了问题。我就象一个把修庙和做事当成修炼的和尚,没有真正去提高自己的心性。我花费了很多时间在大法项目上,但是他们的神圣性却消失了,因为我的出发点并不在法上。

想一想我的日常生活,我是不是时时都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人?可能在表面上,我能严格要求我的行为,但这只是表面上人能看到的。一个人的心性才是决定人层次的东西。每一个时刻和每一个念头都是修炼中的考验。在某一段时间内,我能够做到排除坏的念头。但是后来坏的念头变得越来越糟糕,也越来越强。很快的,人的情就主宰了我。我现在对什么是邪悟有了新的认识。对我来说,邪悟就是用人的情去认识问题,并且在人的情的影响下,固执的认为自己的理解和认识是正确的。为什么我不能用法的标准去认识问题呢?我长期在常人社会的大染缸中放纵自己的意识,所以我清醒的一面变得很模糊了。如果我们放任自流,人的东西就会把我们越拉越远。学法会使我们的正念越来越强。只有在法上的认识才能发挥正的作用和正的影响。我们走的路是很窄的,我现在才意识到如果我们走歪一步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有一天,我意识到,为什么当学员说出“我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这句话时,会起那么大的作用。不是因为这句话有咒语一样的作用。这句话之所以起作用,是因为他背后的正念。当这句话一说出口,正信和坚定的一念就会合在一起发出像神一样的能量,这个正的能量就会彻底的清除人的观念,而这些人的观念是和旧势力的安排紧紧结合在一起的。为什么对一些学员来说,克服病业是那么困难?大法是无边的,每个人都不会有特殊。只不过这个人太习惯于“有病”这个观念,放不下这个观念而已。以前,我读明慧网的文章时,我总想找到一些所谓的“关键的语句”。“哦,这个学员说了这句话,所以他的干扰消失了,那个学员有了那个念头,所以他逃出了魔爪。”但是,为什么这些“关键的语句”在我身上不起作用?这是因为,我只是在表面上模仿了这些语句,而我的念头依然是常人的念头,所以我没能够发出真正能起作用的神的一念。

我更進一步的认识到,在我们修炼的路上,没有什么东西是偶然的,也没有任何常人的东西能够影响我们。在走向神的路上,常人的东西怎么可能起多大作用?当然,在表面看来,很多东西都是常人的。但是偶然是不存在的,每件事情都是为了我们的提高而安排好的。用常人的思想是处理不了这些事情的。正念可以使我们提高,而常人的思想只会误导我们。

有一次一个学员给我讲了她和她女儿面对生死的故事,那是一个非常感人的关于付出、坚定和正念的故事。但是给我感触最深的是她的决心。当时她需要申请签证到国外去,但是从来没有出过问题的电脑签证系统出了问题。如果不能及时修好,这位学员就会误了飞机。作为一个常人,脑子里就会出现很多“如果”:“如果系统修不好,我就拿不到签证。如果我拿不到签证,我就必须把飞机票退掉,然后推迟我的行程,等等。”在这种情况下,对于一个常人,好象一点办法也没有了。但是对于一个有正念的修炼者,这是一个考验。她坚定了自己的思想,而且拒绝随着这些常人的念头想下去。她对自己说“无论如何,我都要现在走。”奇迹般的,20分钟以后,签证官递给了她已经签证了的护照。

师父《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中说:“做得好的就会改变自己周围的环境,做得差的也会使自己周围的环境随心而变化。”

师父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说:“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

神的一念还是人的一念,这个考验时时刻刻都存在着。在我们修炼的初期,提高层次好象是比较容易的。因为我们身上的脏东西很多,我们可以大块大块的清理。但是到了后来,提高层次就越来越难了,因为我们必须清理那些细小的,扎根很深的执著心。这就象学习一样乐器,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可以弹一些简单的曲子,我们也可以说“我会演奏这样乐器了”。但是,要想真正提高,我们就必须学习那些细节,精益求精的提高我们的技巧。

很多时候,执著心是很难察觉到的,以至于我们有时候根本觉察不到它。有时候,当我们的执著心表现出来时,它又表现的十分复杂。举个例子,我总是执著于成为最好的设计者,其实这个执著心是我的争斗心、妒嫉心和私心的体现。我可以觉察到我的争斗心和私心,但是往往觉察不到我的妒嫉心。当我听到有人说“某某人在某个方面真是个天才”时,我的第一念往往是“我也要去学这个东西,我也可以在这方面做的很好。”我渴望得到同样的赞誉,这实际上体现了我对名的执著。

最后,我想和大家交流一下当我过关过的不好时的体悟。在修炼的过程中,我有很多关都过的不好。每当遇到这种情况,我都会很生气,或者埋怨自己。在一些极端的情况下,我会长时间的陷于自责和懊悔之中,而在这种时候,我什么事情都做不好。这是来源于人的情。当我小的时候,我常常假装悲伤来换取别人的注意和安慰。而我不知不觉地把这种执著带進了修炼中。我总是想,如果我向同修诉说我没有过去关的烦恼,他们就会安慰我。而实际上,当我向同修诉苦时,他们并没有像常人一样浮于表面的安慰我,或者是言不由衷的说我做的不错。相反,他们总是鼓励我去做的更好,更精進的学法,保持更强的正念。而这些正是我应该做的。那些自怨自责的念头只能阻碍我在正法修炼之路上前進,而那些寄以大愿于我的众生正在等我去救度他们。

师父在《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中说:“你就重新做好就是了,不要把它看得太重。如果你思想中把它看得很重,就又形成另外一种悔恨、担心等压力的时候,那么你就又陷在这个执著中了,你又走不出来了。大法弟子整个修炼的过程就是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不管遇到什么事情,认识到了,你马上就去改正;摔倒了你就爬起来,继续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

在最近的一次过关中我对这段讲法有了新的理解。我在一件小事上没有为同修考虑。虽然是件小事,但是我很为我的行为惭愧。后来我意识到,我应该把它记在心里,以后做好。就这样,我没有被这件事干扰到。我对法里有了新的认识,而且更坚定了以后要做的更好的信心。

最后,我想重温师父的诗来结束我的发言:

正念正行

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

谢谢大家。谢谢师父总是慈悲的教导我。请大家指出我对法理认识上的不足。

(2006年华盛顿DC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