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洛伐克夏季巡回洪法二三事


【明慧网2006年9月1日】每年一度的斯洛伐克夏季全国巡回洪法结束了,我们带着被烈日晒的蜕皮的皮肤回到了家,但洪法中经历的几件事至今还时时浮现在我眼前。

与往年不同,今年我们的洪法队伍第一次全部由本国学员组成。过去好多年,因本国学员较少,每年洪法都需捷克学员支援,共同组成洪法队伍。而今年,仅本国学员就浩浩荡荡开出了一大群。

我们的队伍从位于西南边境的斯国首都布拉迪斯拉发(BRATISLAVA)出发,横穿斯洛伐克国土,行程三百多公里,在途经的大小七个城市洪法,历时八天,最后到达该国东北部与波兰接壤的边境城市。

有好几位来自大、中学校的学生是第一次参加夏季巡回洪法。最年轻的新学员卢卡什(Lukas)只有十六岁,高中一年级学生,接触法轮功才几个月,但他讲真相、发正念、读书谈体会、炼功,样样和老学员不相上下。以他小小年纪,却对法轮功有着深刻的理解,让我感到非常惊奇,问他怎么认识了法轮功?他说通过互联网。我说:互联网的信息浩如烟海,你怎么就找到了法轮功?他说:因对功夫感兴趣,过去练过别的功,后来在有关栏目里读到了关于法轮功的介绍……我接过他的话说:于是你就认为法轮功很好。他说:法轮功是最好的。因为改变人心是最难的,只有正法能改变,常人社会充满了假相,我认为现在只有法轮大法是唯一正确的道路。他还向他的妈妈介绍了法轮功,在这次洪法中,他的妈妈也参加了我们举办的学习班,学炼了全部五套功法。卢卡什还主动担任了他所在城市的法轮功活动义务联络人。

索妮娅(Sonia)博士是斯洛伐克国家机关立法部门的一名管理人员,她在自己居住的城市碰到了我们的洪法队伍。她说她知道法轮功,读过《转法轮》这本书,认为法轮功很好,想成为一名法轮功学员,并立即参加了洪法活动。整整一天,头上骄阳似火,脚下地面滚烫,她一直和我们在一起讲真相,发传单,并用自己的钱买来全部材料,做了许多洪法用的莲花送给过往行人。

在靠近波兰的一个边境小城,我遇到了一位中国女士。刚一和她接触,我就感到她是一个受中共欺骗宣传很深的人,对中共几年来编造的各种谎言深信不疑,她说到法轮功和李老师时,使用了和“中共”同样卑劣的词语,完全听不進我讲的真相。她第二次经过我们洪法点时,手里拿着三大盒刚买来的各种药品,我们再次交谈起来。我从治病健身谈起,这一下可打开了她的“话匣子”,她向我讲述她体弱多病的身体:我不奢望没有病,只希望病少一点……。她向我倾诉她艰难坎坷的人生道路:我一生有过许多追求和理想,但没有一件实现了……。她向我抱怨社会上诸多难处的人际关系:我脑袋里一天到晚都塞满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各种麻烦事……。她还提出了许多在我们修炼者看来不是问题的问题、不是烦恼的烦恼。我们的谈话很自然的回到法轮功和李洪志老师,回到中共的谎言和这场迫害,这次她没有提出任何反驳意见,接受了我们的全部真相资料并连声说:我先看这个、先看这个……,我读我读……,我上网我上网……。她同意放下偏见,重新去认识法轮功。最后分手时她说,愿我们有缘再相会。

有一次,我向一位匆匆而过的斯洛伐克老先生送上一份揭露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的资料,他反复说:我知道这事,我知道这事。我问:你相信吗?他说:当然相信,很多很多年以前我就知道中国(中共)摘取死刑犯的器官的事。他把资料叠好放進上衣口袋里说:我回去戴上眼镜看。

在一个旅游胜地,我们碰到一位从西欧来此旅游的老太太,我用生硬的英语向她介绍法轮功,她说:我知道法轮功的一切,我曾为此给中国领导人写过信,希望他们停止迫害。我是天主教徒,在中国,我们的教友同样受到中共迫害。

今年的洪法讲真相之旅备受媒体关注,每到一个城市,几乎所有的地方媒体全部出动给予报道,其重视程度胜过以前任何一年。

斯洛伐克最大的电视台“斯洛伐克电视台”在二零零六年七月十四日,也就是法轮功学员在首都布拉迪斯拉发(Bratislava)举办活动的当天,报道了中国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活体摘取器官的事情,播音员引用今年三月份现身揭露这一罪行的三位证人的话,指出“中共最少建立了三十六个死亡集中营,在这些集中营里法轮功学员和异见人士的器官被盗取,用来做器官移植。”报道中还指出,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斯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认为:从“预防和惩罚群体灭绝条约”第二条来说,这(对法轮功的迫害)是群体灭绝。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号,路博夫纳市(Lubovna)的“路博夫纳报”也详细报道了从七月十七日到廿二日法轮功学员在斯洛伐克全国除了首都之外的一些城市巡回洪法和讲法轮功被迫害真相的活动,也提到了法轮功学员在中国遭受到的酷刑迫害。

在这几天的洪法讲真相之旅中,我们每个人都经历了很多,学到了很多,还有很多值得写下来的故事,因为时间关系不能一一和读者们分享,但从上面的“二三事”就已经可以看到在我们讲真相的过程中,斯洛伐克人民和生活在这里的中国人的心态是如何变化的,中共的谎言是如何被揭穿的。这也更让我们看到了向人们讲清真相的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