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乡劝三退体悟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一日】我的家乡在西北农村,最近我回家乡去对那里的亲友劝三退,针对在农村讲真相,我有一些感想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一下。

一、劝世人三退

事实上以前我已经回家乡对我的亲友劝退过了,但由于那次我图多求快,没有做扎实,所以这次我回去从新做好。

上次劝退时有的亲戚一听真相,马上同意三退,并把儿孙的名字都写上交给我。当时亲戚的四个小孙子不在场,我告诉亲戚要他一定给小孙子讲清楚,要他本人愿意退才起作用。这次回去,我又专程去那位亲戚家,一问,他并没有给孙子讲。我便在亲戚家等着,直到见到四个小孩,给他们当面讲了真相并劝退了我才回家。

看来常人可能用常人的认识理解三退,认为是常人的什么活动,只要把名字写上就可以。可能出于同样的原因,对有些人讲了半天真相,他却说:“我什么都不想加入。”原来他也以为在搞常人的什么活动,这可能和我劝退的方式有关。

讲真相主要是启悟世人的善念,使世人看到正的因素的希望,给他们鼓起回归的勇气,这应该是讲真相的主题。但是往往在实际中为了让人退出恶党组织,会采用一些常人的说辞和方式,我想我应该在这方面注意自己讲真相的心态和出发点。让我们一起再学一次师父的经文《济世》:

济世

讲清真相驱烂鬼
广传九评邪党退
正念救度世中人
不信良知唤不回

我的一个表弟,前些年做生意需要钱,从我这里借了两万元。后来他不但不提还钱的事,看见我的家人还躲着走,以后来往也不多了。我母亲说起此事很生气。但我想,不能因为这个事而不去救度该救的人,在我临走前最后时刻,我找机会专门去了我的表弟家,只讲真相,没提还钱,结果劝退了三个人,使她们很感动。

农村人看过真相资料后,主动找途径去三退的可能性不大,还必须当面劝退。所以,在农村有亲友的同修,一定不要落下他们,在农村对熟人劝退是比较容易的。但真相资料的作用也很大,看过真相资料的人,劝其三退时态度比较明朗,另一方面真相资料也可以使人们看到天象在变化。

党文化对农村人的毒害表现为,他们对党文化极其反感的同时会选择自我封闭,以求自保,这也是恶党给人们造成的恐惧心理的反映。这时应该耐心的讲清,这是退出坏的集团,是对善、恶的选择,并不要求加入什么。这时适当讲一些天灭中共的警示,告诉他退出可以保平安,会有好的效果。

要农村人起化名,他们可能一时很为难,可以适时的帮他起个好听的名字。不过大多数情况下问他叫什么,他也会爽快的告诉他的名字。

二、与同修共同提高

农村有一些大法弟子,他们大都是通过在外的亲人得法的,但在当地,这些大法弟子之间并没有形成比学比修的环境,平时交流也很少,没有赶上正法的進程。

我九八年得法后,在家乡的哥哥也得了法。刚开始他修炼比较精進,邪恶对大法的迫害开始后,他也讲真相。但后来慢慢的他就放松了自己,忙于生意等事情,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很少做。

以前我回家乡都匆匆忙忙的,把资料留下,简单交流一下,就忙自己的事了,在家也住不了几天。这次回老家,我把一个二零零三年得法的独住的亲戚接到我家,我们全家每天集体听法、炼功,同时带动我哥的妻子(她也看大法的书)一起正式走入修炼。我想这样不至于使自己在家乡的悠闲环境中变的懈怠,他们也需要有这样一环境。

当我们集体炼功时,我才发现我哥到现在有些炼功动作还不准确──实际上他是第一次集体炼功,另一个亲戚实际上没有怎么炼过功。看到这些,我感到又难过又惭愧。以前我总是急匆匆的忙这忙那,只顾自己忙着做三件事,而没有踏踏实实的帮助他们,回到家乡后也没有按照师父留下的修炼形式集体学法、集体炼功,只是象度假一样匆匆而过,使他们的提高受到了影响,由此我明白了修炼人应该在每件事情上都严格要求自己,事事处处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

当然,通过这次集体学法、炼功的组织,也使我体会到了整体环境的变化。正是由于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少了,表现在人的表面环境中压力就小了。但是这时我们也一定不能放松自己,师父留下的唯一的修炼形式:集体学法、集体炼功,是我们不断精進提高的保证。

三、找回掉队的同修

我在老家常听家里人讲,以前谁谁也在炼功,谁谁也在炼功。我没有见过他们,但我想应该和他们交流一下,找回他们。在我去找这些同修的过程中,我感到了慈悲的师父在我的行程上的巧妙安排,使交流能达到最好的效果。在我两次去找同修之前,我的思想中都反映出各种不好的念头,但凭着对同修的珍惜和强大的正念,我冲破阻挠和干扰,还是找到了同修。通过这两次经历,我体会到修炼人最重要的就是正念要强,也许当时由于自己的一念之差,就可能使同修失去一次走回来的机会,也许是唯一的一次机会。

通过交流我发现,由于邪恶的迫害,他们在修炼的路上有了一些障碍,使他们现在没有走入正法的洪流中来(对他们本人直接的迫害并不重),但大法在他们心中都扎下了根,他们仍然以无比崇敬的神情讲述在他们自己身上和周围所发生的大法的神迹,他们也在不同成度上坚持接触着大法,舍不得放弃。他们对《九评》和恶党的邪恶本性在认识上障碍不大,但是他们需要在法上提高,并在行动上做好三件事。

可能由于我们通过亲人认识,所以交流起来比较自然,我带的资料和经文他们都很想看。听起来以前也有本地的同修来交流过、也来劝退,但没有成功。看来,和这些同修交流,在态度和方式上是值得注意的,越自然越好,不能急躁,也不能讲的太高。使他们有想在法上提高的意愿,是我们初步交流要达到的效果,以后可以多交流切磋,认识上的真正提高要靠他们自己学法修炼。

个人认识,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