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龙口市邪党刑逼法轮功修炼者放弃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一日】

一、龙口市辛嘉镇尹向阳遭受的迫害

九九年七月底,山东省龙口市辛嘉镇邪党政府不法人员将大法弟子尹向阳关在派出所,折腾了半夜;八月底逼迫他揭批法轮功。尹向阳拒绝了邪党人员的无理要求,并将诽谤师父的书给撕掉了,遭到政法委宋书记和崔镇长发了疯一样上前毒打,曲姓邪党书记在旁边对大法师父破口大骂。九月底,邪党人员又把尹向阳和妻子吴曼平关在镇政府,公安又对他家进行搜查,一直关了四、五天。

十月六号这天,尹向阳夫妻两人又一起去了北京,向最高人民法院反映大法及遭迫害的事实真相。当时到北京的有尹向阳一家三口及李桂兰等三人,反映情况后,被邪党人员送到拘留所非法关押。拘留所警察指使犯人毒打尹向阳三四次,用拖鞋底打。在拘留期快满时,拘留所里姓邢的看守又将尹向阳毒打一顿,一看打不起作用,就用电棍电,看他没屈服,又将他送到镇政府继续迫害。一同被非法拘留的还有李桂兰,也挨了打。尹向阳和李桂兰一个月被连续非法拘留二次。

同年,尹向阳一家腊月二十七又去了北京(儿子二十七去,他们两口是二十八去的),在北京被两个骗子骗到宾馆,最后被劫持到龙口驻京办事处。办事处的马延会将他们铐在椅子和床架上两天,他的儿子当时在场。初一晚上,派出所王基玉将他们劫持回来,非法关在镇政府。

大法弟子韩霞腊月二十八去北京,初三被劫持回,也关在镇政府。王桂卿因腊月底到北京上访也被非法关押在镇政府。李桂兰因正月初七去北京也同样被关。当时被关押的还有李玉君,他是十二月份去北京,这次邪党人员也找借口将他关押在镇政府。好几天都不给饭吃,晚上睡在水泥地上。因当时是数九寒天,太冷,晚上冻得睡不着。这么冷的天,恶徒还将李桂兰铐在窗架上两天两宿,冻的脚上起了冻伤。韩霞被送到拘留所,尹向阳被关押在镇政府一个半月。

在三、四月份,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被放回家,七、八月份又被绑架押、时间不等。姜华被杨所长打了一顿后送到拘留所。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尹向阳送大法真相资料给政府官员看,被抄了家,把吴曼萍带到派出所关押审问,当时尹向阳不愿受邪恶迫害外出,二十七日回家的下午被镇政府送到敬老院关押、强制转化,他妻子吴曼萍、姜华、韩霞先后在十六、十七号被非法关押。二十九号被批劳教,不法人员将吴曼萍送到刑事拘留所,十一月初送到淄博劳教所四分所。

在这些大法弟子们被关押期间,派出所杨所长下午对尹向阳进行审问,因他坚持炼法轮功,杨火冒三丈,朝着他的脸狠打,边打边骂大法的师父,打了四、五十下,将牙打掉四颗,打累了说明天再较量。在镇政府被非法关押了四十多天后,大法弟子们明白了不能让邪恶继续下去,开始绝食,四五天后,尹向阳与韩霞被放回。

二、龙口镇政府是如何电棍逼迫法轮功修炼者的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六日,龙口镇邪党政府人员采取各种借口,将六十八岁的栾秀芝、孙景芳、王智军(已被非法判刑),还有坳上两个学员,非法关押在政府,进行刑讯逼写保证书。王智军被毒打后判刑,孙景芳被曲教导员毒打,专打脸,打了有上百下,脸肿并出了血,让他蹲四个小时,三天三夜未让睡觉。打人者还有副队长马道堂,王继明用脚凶狠地踢她的腿,打人时害怕舆论影响,将她关在厕所里打,让这些大法弟子睡在水泥地上,并交五佰元钱伙食费,不准回家,不交钱家里就停电停水。

龙口经贸委同一日在“甲种”办所谓的“教育转化班”,由经贸委佐书记主管,还有石磊及一位姓杨的。大法弟子徐培浩、王洪菊、王庆华被非法关押,丁淑贤、姜霞流离在外。徐培浩、王洪菊被关押的理由是十月一日到北京证实大法。十月二十日,王洪菊因抗议执法者知法犯法被戴上手铐,铐在暖气管上,用电棍打,从下午到晚上十一点钟多次被打,一开始用一大一小两个电棍,后来又买来一个大电棍,王洪菊左手中指、无名指、手腕等多处起水泡、血泡,手肿得象小馒头,身上也被烫伤。徐培浩也被电棍拷打、逼供,因其身体虚弱,又被强行送进医院打针,折磨多时。

十月二十七日至十一月二日,佐书记一伙将他们二十四小时都铐在暖气管上。十一月三日,又将王洪菊、徐培浩摘下手铐,将窗户封闭,门上锁,二十四小时不准出门、上厕所,只准看管人员中午给买一顿饭。

十一月十五日左右,于界军带人审查王洪菊,强行威逼,大打出手。二十三日晚,佐书记将徐培浩铐在暖气管上,徐培浩被逼无奈于当夜闯出魔窟。王洪菊也于当晚被戴上手铐,至二十四日下午四时左右,不准去大小便,让就地解决。二十四日,大法弟子杨炳慧又被强行带去强制洗脑(所谓的“接受教育”),佐书记将她的换洗衣物、钱都给拿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