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修炼人:见闻四川德阳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暴行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一日】德阳监狱坐落在四川省德阳市黄许镇,对外又称九五厂。在这监狱里,我目睹了中共的暴行。

进入监狱,首先在二大队的集训队,每天训练,寒冬酷暑,无一例外。夏天很多人被强迫站军姿,随时都有人晕倒在地,休息一会还得训练。每天要集合报数17次以上,报错了数或者一个月背不了监规就要挨打受罚。狱警和劳改积极分子委员会的犯人随时都可以打骂其他犯人。

在二监区,我先后见到了十多名法轮功弟子,其中有三名研究生,还有一名口才一流、在法庭上将法官驳得哑口无言的律师。法轮功弟子都被管教安排几名刑事犯人单独“监管”,平时不得和其他任何人说话,更不准相互说话,否则就要受到各种处罚。

集训后,我下到四监区,当时四监区有五名法轮功弟子,他们待人和善有礼,不计较个人得失,真诚、善良、处处忍让,很多人都说:这样好的人怎么抓来坐牢,共党真是瞎了眼。

有机会的时候,我和法轮功弟子接触。一名叫曹君健的法轮功弟子在监狱里多次给犯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因而几次被关小号。我听了他给我讲真相以后,当晚就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快要淹死时,被人救了。我明白了法轮功是在救人。

二零零一年初,“天安门自焚事件”发生后,监狱反复组织所有犯人集体观看,很多犯人看到自焚惨剧时,都骂法轮功。法轮功弟子在犯人的心目中一下掉入深渊,我当时也懵了。各监区还组织全体犯人看污蔑法轮功的电视录象,让所有犯人都憎恨法轮功。后来,法轮功弟子给我解释了“自焚”真相,我才看到共产党的无比邪恶:制造骗局蒙骗群众,让群众斗群众,抹黑法轮功,煽动人民仇恨法轮功,使残酷打压法轮功变得冠冕堂皇且无人同情。在强制“转化”阶段,监狱警察指使很多犯人对法轮功弟子大打出手。监区大队长戎峰在犯人大会上公开说:“如果不写‘转化’保证,给我站着进来,躺着出去。”

第二天下午,法轮功弟子曹君健首先被王管教叫到生产车间,没有答应写“保证”,被王志光毒打,还被刘队长用警棍殴打。我们只看到犯人架着无法站立的曹君健回到监区,随后他被关进小间躺着,由犯人严密看守。

当晚,监区安排每一名法轮功弟子由几名犯人“强制”转化。成都双流县的教师蒋红被管教王志光指使犯人群殴后,当晚又被暴打至昏死,犯人拿来急救包才将其抢救过来。那天晚上,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响彻监狱,几层楼都能听见殴打的声音。

同时,关有法轮功弟子的二、五、六监区都先后使用暴力“转化”法轮功弟子。犯人都说,法轮功弟子都被打变了形。六监区的犯人在管教李卫东的指使下,打法轮功弟子还不许发出惨叫声,犯人狠命的打法轮功弟子的喉部和胃部,这样就喊不出声音了。事后犯人还洋洋自得地作为经验来交流。整个监狱弥漫着异常的恐怖。

由于强制“转化”有功,监狱长马爱军、分管法轮功人员的副监狱长石某和二、五、六监区的管教和大队长都被四川省政府记“二等功”,四监区管教王志光和刘队长被记二等功。

后来,监狱又进了一些法轮功弟子,好几个法轮功弟子仅仅因为发放真相传单就被判刑十多年,最高的达十八年。不“转化”的和“转化”后又清醒的,都被关进“特别监区”。“特别监区”由狱政科特别管理,每个法轮功弟子由两名犯人监管和迫害。法轮功弟子受到毒打和各种形式的虐待,有的整天被罚站,有的被罚超负荷劳动和集训,白天集训晚上面壁,不准会见家人,强制看污蔑法轮功的电视、书籍等等。

法轮功弟子蒋和平是当时监狱里最坚定的,他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仍然顽强不屈。还有法轮功弟子王小松等等因为拒不“转化”也被折磨得奄奄一息。

二监区后来还打死了一名法轮功弟子,其他法轮功弟子闻讯后,进行了绝食等抗议。很多犯人暗地称赞法轮功弟子,说谁都比不了他们坚强。犯人私下都骂警察是“持有执照的流氓”。

在六监区,有一名叫曹平,据说是四川邻水县的法轮功弟子,在入监前就被当地的恶警打断了手臂和脚骨,骨头是从中间活生生打断的,断后也没有接,断了的骨头翘起很高。曹平后来在监狱又受到各种形式的迫害,直至生命垂危,监狱怕担责任急忙将其释放,听说不久后曹平死于家中。

我从监狱出来后,监狱的暴行还在继续,并有增无减。我有幸在网上读到了《九评共产党》,真正认清了共产党的邪教本质,也更进一步看到了法轮功修炼“真、善、忍”的崇高和美好。现今,我退了队,并将我的见闻写下来,希望对那些还蒙在共党圈套里的人有所警示。也希望更多的人读到《九评共产党》,退出邪党,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