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马三家集中营“转化术”兼与同修交流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一日】我是刚从马三家出来的,尽管邪恶想尽办法迫害,让我邪悟,我最终没转化走出了邪恶集中营的大门。在此把自己总结的一些经验跟大家交流一下。

我得法较晚而且年轻。刚进去时,恶警与犹大对我“特别好”,说话态度、生活中的细节都很“照顾”,这都是伪善,但是给人的感觉是真心为你好一样,千万不要被迷惑,时间长了就露馅了。记得刚去时,我揭露马三家迫害事实,恶警一口否认。说那里没有小号、没有酷刑,明慧网上全是假的,而且有转化的人作证明。其实转化的人也是被恶警操控,看起来她说的“有理有据”,其实她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在说什么。它们那里洗脑的方式有很多种,如:不让睡觉或让你睡很少的觉(目地是让你没有精力去背法,远离法,在你正念不强的时候钻你的空子,让你接受它们那一套,或是你承受不住违心转化);强制坐小板凳,臀部坐出血了也不让起来;有的同修一天只让上两次厕所;整天放污蔑大法的录像录音;找专门做转化的人跟你唠,师父在不同角度讲的法,她们会拿来断章取义进行歪曲,说前后矛盾,还会提出很多问题,好象她们是站在真理的一边。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也不动念去想她们的提问,心里默守一念“师父说的对,就听师父的,你们说的我不听。(注:我个人体悟,如果定力很深,学法学的特别扎实,可以去跟她们谈,可以做反转化工作。否则,最好尽量少跟她们谈话,也不要顺着她们说的去想,多发正念,千万别被带动,否则很容易邪悟。据我观察同修大部份都是这么被所谓“转化”的。一位老同修坚定了2年,吃了无数的苦,后来顺着她们说的去想认为有点道理,这一念没守住,结果就在第三年转化了,彻底邪悟,又去做别人的转化,铸成大错);如果你软硬不吃,它们还有对策,如上其它分队或大队找你的同乡或熟人或是你所在地区中昔日所谓的“精英”来陪你唠(注:我认为邪恶在考验你有没有看别人的心,同时也在检验你情放下没有,很多同修有一个弱点,可以承受别人对自己不好,却往往受不了别人的好,即使明知那是伪善。因为你情太重了,这也不行)。另外,她们时不时的就来恐吓一番:不转化就加期,到期也走不了,即使放你走,出了这个门还是送你去洗脑班,再不转化就送大北(大北监狱)……给人感觉好象进了人间地狱,只要不转化就别想出去了。这时一定要做到“坚修大法心不动”,千万别被带动,别动歪念,别去想恶警说的话,时刻用正念看问题。

在那种环境,自己时常感到很孤独,因为长期被隔离,每天和自己接触的不是恶警就是犹大,加上每天不停的被强制洗脑,学法发正念都静不下来,处于被严重干扰状态。但是只要有一颗坚定的心,就什么难都能挺过来!我得法时间不长,学的也不多,但是我抱定一念:切莫错过这万古机缘,决不能给这么神圣的修炼路上留下污点,决不能背叛师父、背叛大法,一定要坚定、坚定、再坚定!我每天都在重复这句话。邪恶问我会背《洪吟》吗?会背《论语》吗?我一律摇头,心里想:我不告诉你们。她们以为我什么都不会,因为我很少和她们说话,所以她们不知道我在想什么,执著在哪,漏在哪,她们像没头的苍蝇乱叮,而我永远只有一个表情“沉默是金”。后来一个犹大气急败坏的对我说:“看你能挺多久,到年底强转没有不转的,你懂什么,一个小孩”。(注:2004年以前每年年底马三家集中营会把一年下来所有不转化的学员集中到一起,从外面调来很多男警察用强制的手段进行转化。如小号、电棍、吊铐、罚站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扒光衣服上外面冻、老虎凳、双盘腿不准拿下来、毒打、死人床……很多人都是承受不住痛苦折磨而违心转化的)。结果在2004年底形势发生了巨大变化,违心妥协的学员大规模的声明转化作废,强制转化解体了!后来我又开始罢工、拒穿劳教服,并因此多次被送小号、被吊铐及毒打。后来恶警就放弃了对我的转化,一直到我获得自由。

其实马三家的转化手段远不只这些,这只是我个人亲身经历过的和接触过的,还有许多同修遭遇了比我更加严重的迫害,内情不详,不能细说。马三家的每一颗空气微粒中都浸着邪气,令人窒息。让我们加强正念,加速解体这个罪恶滔天的人间地狱!个人层次所悟,不足之处请指正。